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23 我还是会犯这样的错误

    陆言深伸手直接就将她摁到怀里面:“别看。”

    她也没挣扎,虽然杀人的时候她一点儿的犹豫都没有,手起刀落,一条命就这样没了。

    可现在事后,林惜内心的震撼还是很大的。

    她不是冷血的杀人狂魔,看着倒在跟前的那么多具尸体,林惜确实是不想看下去。

    天很快就要亮了,陆言深让人把房间的门锁好,一行人悄无声息地下了楼。

    这三线城市的小镇并不算发达,车子的车胎都坏了,但是接下来的路不好走,开普通的轿车是很不实际的,这样的地方,买车子也很不实际。

    权衡利弊之后,陆言深直接用手机导航搜出修车店,直接让人把轮胎运过来。

    他们的人只剩下八个了,两辆车就够了。

    这个小镇,很少能碰到像陆言深这样财大气粗的客人。

    修车店的老板凌晨五点多被手机铃声吵醒,听到对方开出的价钱之后,哪里还有半分的不开心。

    酒店的事情不能暴露在他们走之前,陆言深直接就让人打车去店里面把轮胎运回来,没有让修车店的老板过来。

    幸好他们除了林惜都是男人,六个男人换轮胎不过是十几分钟的事情。

    一切忙完之后,天已经微微亮了。

    这一次陆言深拉着林惜上了后排,车子开出去不到半个小时,天就已经大亮了。

    林惜的手还有些一抽一抽地疼,她不敢乱动,也怕陆言深想起这件事情,所以一直闭着眼睛假装在睡觉。

    九点多的时候,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林惜下意识地睁开眼睛,猝不及防对上陆言深的黑眸。

    他低头直直地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明没有做什么坏事,可是被他这样看着,她心里面虚得很。

    “下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开口。

    前面的两个人已经识趣地走了,留下他们两个人。

    林惜听到他开口,松了口气。

    只是这口气没松多久,就听到他说:“你先上去酒店,我去买药。”

    说这话的时候,陆言深的脸色有点沉。

    她抿了抿唇,只好乖乖地过去拿了房卡,然后进电梯上楼。

    现在是白天,那一场恶战才刚结束,这个时候自然是安全的,不然陆言深也不会放任她一个人上去房间。

    房间在九楼,林惜从电梯出来,身上的衣服有些沾了血,她进去房间就忍不住脱了下来。

    手机被陆言深扔了,可是那衣服她不想要了,幸好房间里面有座机,她跟陆言深打了个电话,让他买衣服回来。

    浴室里面的水开了好久才热起来,林惜有些后悔自己把衣服都脱了。

    她的皮肤白,那右手腕上掌心大小的淤肿十分的明显。

    这一棍打下来真的是狠,要不是她卸了一点力气,估计手当时就要断了。

    林惜看了一眼,伸手摸了摸,疼得她的头有点晕,她不敢再碰了,专心洗澡。

    头发也沾染了血,她不得不把头发洗了。

    等她出去的时候,陆言深已经回来了,人站在不远处打电话。

    衣服的袋子放在床头,林惜披着浴巾,冷得很,连忙过去把衣服找出来穿上。

    林惜把自己整理好,刚好陆言深也挂了电话,回头看着她,提着药袋就走过来。

    她知道他什么意思,那一棍是他看着砸下来的,就算是想瞒也瞒不住,只好乖顺地把手伸出来。

    陆言深坐在床沿,视线一直落在她手腕上的淤肿处。

    林惜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能够感觉出来,他现在周身都是冷意。

    她抿了一唇,手腕上突然之间吃痛,低头一看,才发现是陆言深的大拇指正摁在上面。

    他也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可是这伤口确实疼。

    眼泪一下自己从眼角逼下来了,林惜抽了口气:“疼,陆总。”

    他这时候才抬头看着她,一双黑眸阴鸷无比:“我不是让你躲好的吗?”

    她抿了一下唇,看着他不敢接话。

    陆言深将她又是这样,冷嗤了一声:“你该庆幸,这棍不是落在你脑袋上,不然你现在连喊疼的机会都没有。”

    他生气了,说话的声音都重了,不像往常那样,就算是愤怒,也是压着的。

    林惜眨了眨眼睛,低着头,抿着唇看着他往上面喷云南白药。

    云南白药光喷不行,还得揉才好消淤血。

    陆言深硬着一张脸用大拇指摁在她的手腕上,林惜疼得头皮都发麻,但是不敢吭声,只能咬着牙死死地撑着。

    这疼痛持续了几分钟,按在她手腕上的大拇指松了开来,陆言深将她的衣服重新拉了下来。

    期间他没有再碰过她的伤口处,袖子被整好,她刚想开口,他突然就将她压在了床上。

    吻就好像是突如其来的暴雨一样,她被淋得毫无防备。

    他的攻势带着怒气,直直地往她的唇腔里面走,每一下都重得很,拖着她舌头咬了一下,最后出来还在她的嘴角咬了一口。

    然后他也不说话,撑在她的上方用鼻子贴着她的鼻尖,和她双目相对。

    林惜被他看得眼睛有些发热,抬手抱住了他的脖子,“陆总。”

    撒娇的、委屈的,就跟那毫不讲理的穿堂风一样,只是地扫过来。

    陆言深微微闭了闭眼,再睁开眼,眼底的怒意显然消减了几分,却还有余威:“林惜,我只希望我的女人躲在我的身后,而不是挡在我的前面。”

    “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

    每一次都是这个样子,他们一路过来,她到底认错多少次了。

    只是显然,林惜这一次也不仅仅认错这么简单,她眼眸低了低,很快又重新抬眸和他对视:“可是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我还是会犯这样的错误。”

    她说完,在他开口发怒前张嘴先吻住了她。

    缱绻的、哀求的,甚至还带着几分勾引。

    陆言深胸口的一堆火就好像突然之间被人倒了一盆冷水下来,一下子就全部都灭了,就剩下那袅袅的余烟还在逞强。

    他松了嘴,她就顺势进来,非要他主动。

    他手动了动,摸了摸她额头前的碎发,然后扣着她的后脑勺一点点地吻了回去。

    主动权还了回去,林惜抱着他的手不禁收紧。

    半响,他终于松开了她,压在她的身上贴着她耳侧喘着气。

    林惜抬手摸着他长长的头发,把没说完的话补充完:“陆总,我也不能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我的男人为我挡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