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24 带你见一个人

    她说完这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动作了,原本落在他头发上的手也收了回来,只是直直地看着她。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了好几分钟,最后还是陆言深先开的口:“逞能。”

    他说着,将人从自己的怀里面放了出去,“我出去一下,你不要乱跑。”

    林惜点了点头,看着他起身走出房间,起身去开了电视。

    她从遇到陆言深最羞涩腼腆的时候到后来满嘴都是好听的甜言蜜语,林惜已经习惯了信手拈来的好话。

    陆言深这个人,你别看着他像个冷面罗刹一样,在外面软硬不吃,可是只有她知道,他喜欢听她说熨帖的话。

    她也喜欢说,就跟哄小孩子一样,从一开始的可以讨好到后来的习惯,她都忘了自己到底说过多少那样腻死人的情话了。

    可是就刚才那么一句话,对林惜而言,她不仅仅是哄陆言深开心的情话那么简单,那是她这些时日一直藏在心中的话。

    从前他挡在她跟前就算了,如今这个境地,她不可能再让他一个人什么都挡了去了。

    她也怕疼,小时候打个针,针头都还没有扎下来她就能扯着嗓子哭得惊天动地的。就算是长到现在这么大的一个人,她也还是怕疼。

    人怕的东西,不会随着时间的增长而改变的。

    那铁棍落下来的那一刻,她真的差点儿就没忍住哭出来了。

    可是看到陆言深安然无恙的,她觉得再疼也无所谓了。

    可能爱情总是这样的,让人变的懦弱,也让人变得果敢。

    她是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么义无反顾的一天的。

    想到刚才陆言深的反应,林惜不禁笑了一下,以前怎么就这么怕陆言深呢,明明就是个可爱的男人。

    酒店的电视也不知道多久没换了,花得很,林惜看了一会儿,觉得眼睛难受,再加上之前半夜里碰上那样的事情,现在人放松下来,闭着眼睛倒头就睡了。

    昨天晚上死了这么多人,陆言深就是去处理这件事情的,他不能跟沈寒接触,也不能让韩进怀疑,所以只能亲自出面去解决。

    他早在之前查出他们的老巢在这边的时候,就已经安了人在这边,不过没人知道,别说韩进他们不知道,就连沈寒他们都不知道。

    这个L市虽然只是个三线城市,但也不代表没有有分量的人在的。

    H市的齐家如今的当家人,就是他当年顺手搭出来的线。三年前他亲自过来这边谈过一个项目,昨晚的事情找谁出面都不好,找齐昊最合适了。

    事情安排好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情了,过了H市之后就是L市了,昨晚这么大的动静都没能让他们如愿,过两天韩进他们就按捺不住了。

    敛了思绪,陆言深刷卡推开房门。

    一进去,就看到林惜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腕。

    她侧着睡,一只手压着被子露了出来,脸倒是三分之二都压在被子里面。

    他眉头微微动了一下,抬头走过去,摸了一下她的手,果不其然,冷得跟冰一样。

    陆总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了,将她的手拉开,塞到被子里面。

    做完这一切,他才坐在床沿低头看着她。

    林惜也是个心大的,几个小时前才发生过那样生死相关的事情,她现在倒是睡得安好。

    当初他还担心她会有什么心理阴影,如今想来,倒是小看她了。

    想到她两个小时前说的话,他就忍不住抬手捏了捏她的脸。

    估计是吃痛了,睡得雷打不动的人动了一下,眉头一皱,哼了一声,不过始终没有睁开眼睛。

    他难得地笑了一下,收了手,看了一会儿时间,进了浴室。

    林惜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大中午了,陆言深就在她的旁边,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上,迎着前面的阳光,眉目难得看着有些温和。

    他的手机放在他那侧的床头柜面上,她想看看时间,只能一只手撑在枕头上小心翼翼地够了过去。

    摸到冰凉的手机时,腰上突然一紧,人直接被拉了下去。

    “啊——陆总!”

    林惜拿着手机惊叫了一下,陆言深还是闭着眼:“几点了?”

    可能是刚睡醒,声音多了几丝喑哑。

    她把刚拿到的手机屏幕按亮,看了时间:“十三点三十六分了。”

    “饿吗?”

    他说话的时候扣着她的手在她腰上的软肉捏了一下,林惜敏感得很,惊了一下,忍不住扭了扭身体:“饿,我下去买吃的。”

    她说着伸手想要把他捏着她软肉的手拉开,但是陆言深扣得紧,她的手都摸进去被子了,还是没把人的手拉开。

    他的大手就在她的腰侧来来回回地捏着,突然捏到了一个地方,林惜觉得腰一麻,忍不住笑了出来,“陆总,你放开我啊!”

    她受不了,止不住的笑意,又酸又痒的。

    陆言深松了手,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原来是这里。”

    说完,他掀开被子自己起了身,捞过一旁的毛衣往头上一套,露出头的同时他已经伸手拿到搭在床侧的夹克衫,一边穿着一边问她:“想吃什么?”

    林惜想了一下:“热的。”

    这么冷的天气,她很想吃热辣辣的东西,最想就是去打火锅,但是现在这情况她也知道,不能这么高调地招惹人。

    他似乎并不在意在哪里吃:“想在外面吃还是打包回来?”

    听到陆言深的话,林惜眼睛一亮:“可以出去吃?”

    “有人把你扣着不能出去吃了?”

    他反问,林惜觉得自己问了个白痴的问题。

    她也不管刚才陆言深语言里面的嘲讽,也从床上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说着:“我要去吃火锅!”

    “嗯。”

    他应得倒是干脆,林惜总觉得今天的陆言深有点不一样。

    她把毛衣套好,又把短款的羽绒换上,想了想,还是把围巾也戴上了,然后回头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的陆言深,“陆总,你回来之后,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吃完后带你见一个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