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26 陆总和林小姐,真是真性情

    “唔——”

    林惜还是有点理智的,知道这里是别人的家,不能这么轻易的乱来。

    可是陆言深显然不管这些,扣在她腰上的手不断地收紧,林惜离着他越来越近,整个人几乎贴到他的胸膛上去。

    口中的空气一点点地被抢去,她的手挡在两个人之前,因为右手有伤,她只能放了下来,剩了一只手就没什么作用了,陆言深轻易就将那距离完全扣没了。

    她起初还记着这是别人的家,但是陆言深的攻势太狠了,不到一分钟,林惜完全就沦陷了。

    “咳咳——”

    男人的咳嗽声在头顶传来,林惜僵了一下,什么旖旎的心思都没有了。

    倒是陆言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慢条斯理地将人松开,然后还帮她把凌乱的头发给整理好。

    齐昊已经坐回去了刚才的位置了,视线落在陆言深的身上,却被对方的面无表情击退,最后看向林惜,脸上的笑意更浓:“陆总和林小姐,真是真性情。”

    林惜脸皮再厚,也是对着陆言深的时候,现在被齐昊这么一个刚认识的男人这么调侃,她的脸顿时就烫了起来,脸上有些讪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陆言深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脸,“不是说想去洗手间吗?”

    她愣了一下,抬头看着陆言深,很快就反应过来他这是给她解围,连忙点头。

    齐昊也不拆穿,“林小姐一直往前走,走到尽头就是洗手间了。”

    林惜这个时候确实需要私人空间冷静一下,她也不知道刚才齐昊到底在他们的身后看了多久,可是两个人在别人的家里面吻得难分难舍,她真的是没脸面对这事情。

    她一直往前走,很快,就看到尽头的洗手间了。

    里面还分了男女洗手间,里面有两个隔间。

    林惜没进去,她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今天没化妆,脸上却红得很。

    齐昊看着林惜进了洗手间,脸上的笑意就浅了一点,看着跟前的陆言深:“倒是没想到陆总也有难过美人关的一天。”

    陆言深冷哼了一声:“陈小姐出国半年多了吧。”

    他话音刚落,齐昊的脸色就冷了下来了。

    两个大男人幼稚地互相伤害,得亏别人不知道,不然谁会相信,一个人称笑面虎的齐昊,一个冷面罗刹陆言深,也会有这么幼稚的时候。

    林惜很快就出来了,她坐下去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有点不对劲,缓和了一会儿,她现在倒是没有那么尴尬了。

    看了一眼齐昊,又看了一眼陆言深:“这是,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这不是林小姐上洗手间了,陆总想你么。”

    齐昊恢复了脸上的笑意,只是说出来的话有些不正经,林惜好不容易下去的脸热又上来了。

    陆言深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齐昊耸了耸肩:“听说林小姐会弹钢琴,能有幸听林小姐弹一曲吗?”

    林惜愣了愣,一旁的陆言深已经先开口了:“她的手不能弹钢琴。”

    她的手早就好了,伤的也不是手指,自然是能弹的。

    林惜侧头看了一眼陆言深,“没关系,一曲还是可以的,只是我也只是会弹而已,就是怕献丑了。”

    “我也是个俗人,听不出好不好,倒是林小姐不要嫌弃我。”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林惜只好跟着去了琴房。

    林惜已经有两个月没有摸钢琴了,她弹了一首《天空之城》,完了之后齐昊还煞有其事地鼓掌,她有些不好意思。

    三个人聊了一会儿,天色已经暗下来了,齐昊留他们吃晚饭,林惜没什么意见,侧头看向陆言深。

    “嗯。”

    陆言深点头了,这晚饭,自然是要留下来吃的。

    五点多,六点不到,齐昊就让人准备晚饭了。

    林惜白天吃太撑了,这个时候倒是吃不了多少。

    吃了晚饭之后,齐昊说有事,要去忙一下。

    她侧头看着陆言深:“陆总,我们什么时候走?”

    他侧头看了她一眼:“不急。”

    “散步吗?”

    林惜看了一眼窗外,天色黑沉沉的,外面好像笼了一层雾。

    她瞄了一眼,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

    齐昊太热情了,她本来已经饱了,结果还有饭后甜点。

    山里面本来就冷,现在入夜了,温度更是一下子就降了几度,风吹过来,还带着湿气。

    刚出去,林惜就颤了颤,她下意识地往陆言深的怀里面钻,但他穿的是短款外套,又不像从前。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回去?”

    林惜摇了摇头:“还是走走吧。”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安逸的时候了。

    陆言深倒是没说什么,牵着她在别墅的周围绕了起来。

    刚出门的时候林惜冷得直发抖,走着走着倒也不觉得特别冷。

    两个人在外面散了半个小时的步,天色已经黑得跟墨汁一样了,她们才回去。

    齐昊还在书房里面,林惜看陆言深的意思是两个人今晚要在这儿过夜了。

    果然,两个人刚回去,就有人领着她们去客房了。

    里面还放着崭新的衣服,都是她和陆言深的尺寸。

    看来陆言深也不是心血来潮,她只是想不明白,在这种时候,陆言深怎么还有心情带她来这里。

    林惜看了一下时间,才七点多,她打了个哈欠,居然觉得有些困。

    陆言深刚打完电话,回头看到她这个样子,眉头微微一挑:“困了?”

    林惜摇了摇头,结果又打了一个哈欠。

    眼泪都挤出来了,她讪讪地笑了一下。

    他倒是没说什么,抬手把她眼角的眼泪擦了:“去洗澡,早点睡,明天早上走。”

    林惜知道他这么说,必然是明天早上走得早。

    她确实有困意了,也没有说些什么,拿了衣服进去洗澡。

    八点多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在床上了,她闭着眼,困得很,哼哼唧唧地叫着陆言深,没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夜半,陆言深看了一眼已经熟睡的林惜,低头亲了她一下,拿着衣服起身出去了。

    齐昊站在走廊,脸上已经没有白天的笑容:“陆总真的决定了?”

    陆言深只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将衣服拉链拉上,径自下了楼。

    很快,楼下就传来一阵汽车的引擎声。

    齐昊看了一眼陆言深刚才走出来的房间,眉头微微一挑,转身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