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27 是他背信弃义在先

    林惜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她没有手机,房间里面也没有时钟,她并不知道确切的时间。

    身旁的陆言深不知道去了哪儿,她皱着眉将头顶上的夜灯打开,陆言深并不在房间里面。

    她觉得有些奇怪,心底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陆总?”

    她开口叫了一下人,可是还是没有人回她。

    秀气的眉头皱得越发的深,她连忙捉起衣服穿上跑出去。

    齐昊的这个山间别墅大得很,本来白天的时候就没什么人气,现在晚上了,整个走廊都是她的脚步声。

    “陆总?齐先生?”

    走廊很黑,她什么都看不清楚,走到楼梯口,她才摸到控灯的开关,伸手按了下去。

    灯光亮起来,一整个走廊都是空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有些心慌。

    林惜下意识地往楼下跑,一边跑一边叫人:“陆言深?齐昊?”

    “林小姐?”

    回应她的是披着衣服出来的一个佣人,林惜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连忙走过去,“齐昊的房间在哪里?”

    那佣人指了指楼上:“在三楼左边最里面的那一间。”

    “谢谢。”

    她没有多说什么,应了一下就转身往楼上跑。

    这走廊十多米长,林惜觉得走太慢了,直接跑过去。

    三楼的左边最后一间,她找到房间,直接就拍门。

    “齐先生?齐昊?”

    今天的事情太奇怪了,一觉醒过来还发现陆言深不见了,林惜觉得自己的心不上不下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她又说不出个完全。

    齐昊刚睡没多久,别墅里面的隔音好,但是林惜这么拍门,他多多少少还是听得到的。

    林惜为什么会半夜拍门,他自然是知道的。

    可是受人之事,自然是要忠人所托。

    他没有立刻开门走出去,陆言深已经说过了,尽量瞒着,能拖多久就是多久。

    门外的人动作越发的大,他根本就没有把发忽略。

    齐昊有些烦躁,抽了根烟叼在嘴里面,摸到手机点燃,坐在床边眯着眼抽着。

    他没想到,自己活了三十二年了,第一次给一个女人下安眠药。

    要不是因为陆言深,他才不会干这样缺德的事情。

    偏偏陆言深跟他的交情不仅仅是一般人,当年要不是陆言深,他早就被齐家人给吞了。

    一根烟抽完,林惜的敲门声突然之间停了下来。

    他眉头微微一挑,觉得奇怪,正想去看看怎么一回事,门外的林惜已经开口了:“我不知道陆言深跟你说了什么,如果齐先生你不愿意出来见我的话,我现在就去你的车库找一辆车开走。”

    听到林惜的话,齐昊不禁笑了,说得好像他车库里面的车不用车钥匙一样。

    正这么想着,林惜突然之间又开口:“开不走也没关系,我还有两条腿。”

    “嚓!陆言深的女人怎么就这么个性!”

    他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抬腿走到门边,但又怕林惜给他弄一个空城计,把他逼出去。

    想了想,齐昊还是站定了,没动。

    林惜说完话之后就在门口站了一下,不过十秒钟,她转身就跑了。

    她不是傻的,今天陆言深突然之间跟她说带她来见一个朋友。

    他们现在这样的情况,见哪个朋友都是连累对方。

    这也就算了,晚上陆言深居然还留宿。

    再加上她吃完饭没多久就困了,还困得不行,种种迹象加起来,她也算是明白了,陆言深是刻意的。

    而齐昊现在甚至对她避而不见,林惜从来都没有这么生气过。

    又气又难受,说好了不把她抛下的,结果到头来还是将她留下来了!

    林惜气得眼睛都红了,踩着拖鞋蹬蹬蹬地往楼下就跑,刚才的那个佣人这个时候已经换好了衣服出来,看到她又跑下来不禁愣了一下,“林小姐?”

    林惜只看了她一眼,继续往楼下跑,从一楼的小门进了车库,里面放了好几辆的车。

    齐昊等了几分钟,还是没有听到林惜的声音,眉头一皱,没有再等下去了,伸手拉开了门。

    可是这个时候,门外面哪里还有人,只有空荡荡的走廊。

    “不会吧?!”

    他惊了一下,连忙往楼下跑。

    刚好到二楼的时候,留夜的佣人看他他一眼,然后叫了一声:“齐先生,林小姐去了车库。”

    齐昊觉得头大,连忙跑去车库。

    林惜之前见过陆言深没有钥匙把车给启动了,所以她找了一辆没把窗户关紧的车钻了进去,一直在学着之前陆言深的动作,可是车子怎么都不启动。

    这时候,齐昊突然跑了出来:“林惜,你干什么呢!”

    他说着,人已经跑到了她的跟前,一把拉开车门:“你下车,别乱来!”

    林惜看着他,脸色很冷:“你不用骗我,我知道陆言深他先走了,把我扔在这儿,让你看着。”

    齐昊有些讪讪,他还什么都没有说呢,她就已经把话都说完了。

    “你先下车,这车你开不动的!”

    林惜没说话,她想到陆言深自己跑了,气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固执地把弄着手上的两根线。

    可是车子怎么都启动不了,她正想下车换一辆,突然听到齐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得罪了!”

    下一秒,她人就被齐昊抱了下去。

    林惜连忙挣扎:“齐昊,你放我下来!你拦不住我的,你赶紧放我下来!”

    齐昊没松手,一直抱着她上了楼,把人扔到沙发上:“林惜,你既然知道这是陆言深的决定,你又何必呢,他的决定,你觉得谁能改变?”

    “你不用跟我说这么多,是他背信弃义在先,我也不用管他,你今天不让我出去,我往后出了什么事情,你怎么跟他交代?!”

    说这话的时候,林惜的脸色很冷,脸上没有半分的表情,抬起头直直地看着齐昊。

    齐昊抬手摁了一下太阳穴:“林惜,你何必为难我?”

    “那你又何必为难我?我的事情不需要任何人帮我做决定,就算是陆言深都不行!你要么现在让我走,要么就等着我出事吧!”

    陆言深不就是怕她有什么事吗?

    她要是先把自己弄出事了,他还把不把她扔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