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30 这是害怕了吗?

    林惜把手机往车头一扔,微微提了速,全神贯注地集中在前面的路况。

    她知道,陆言深走的是乡道。

    刚才的那一番话,她是故意那么说的,就是为了试探他。

    陆言深从来都不对她撒谎的,就算是迫不得已,也宁愿选择闭口不谈。

    她不得不感谢陆言深对她的尊重,从来都不会骗他。

    所以就在他从侧面回答的时候她就肯定了,他既没有上高速,也没有走省道。

    当然,她也不仅仅是凭借着这个就那么肯定他走的是乡道。

    刚才她也说了,H市的乡道很多,几乎是纵横交错,但H市周边的山很多。山多就证明交通不是很发达,经济也不是很好,乡道必然是不怎么好的。

    他今晚会把她留在齐昊这儿,想来他是打算有什么动作。

    在今晚之前,她一直都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直到现在,她把之前的事情重新想了一次,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

    从海上起来在T市躲着纪司嘉的时候,陆言深就让她不要害怕,因为沈寒一直带着人守着他们两个人,想要来个瓮中捉鳖。

    前面的时候来的人他们都轻易躲过去了,直到昨天晚上,他们是真真正正地经历了一场生死搏斗。

    而且今天一大早,陆言深还说出去有事情处理。

    她原本是以为他联系沈寒商量下一步应该怎么办,但是仔细想想,根本就不是那个样子的。

    他分明就是找人去处理那个房间的事情了,毕竟曝光了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处。

    但是纪司嘉他们不傻,派出来的那么多人都没有了,H市还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哪里能不怀疑。

    下午陆言深带她去见齐昊,一切的事情连起来,她算是知道了。陆言深在演一场戏,而戏中人,不能有沈寒,所以只能让齐昊出现。

    而刚好,他将她放到齐昊那儿,更证实了他这一次是要去找K爷,让周先生和K爷两个人斗了。

    纪司嘉一直不出现,今天晚上陆言深带的人也不多,走的还是那些乡间小道,这又是靠近L市。

    不管怎么看,对他们而言都是十分有优势的。

    她一想,就想出来了,陆言深今天晚上是想要那自己做诱饵,把纪司嘉或者韩进引出来。

    韩进一直躲在纪司嘉的身后,如果不是当初她一次意外,谁都猜不到他才是那个背后的人。

    但是如今纪司嘉被陆言深伤了一条腿,又加上她之前说宁愿跟陆言深一起去死也不会跟他走的话。想必纪司嘉如今必定是像一条疯狗一样,逮着谁就去咬谁了。

    想到这些,林惜的车速越来越快。

    陆言深已经先她离开了三个多小时,乡道不好走,她要是一直走乡道的话,根本追不上人。

    从别墅区下来,林惜直接就导航找了高速口。

    齐昊刚才已经从陆言深那儿知道林惜接下来的走向了,看到她突然之间上了高速,眉头微微一皱,觉得事情不妙。

    果然,林惜上了高速之后,车速几乎都是在一百二的。

    她开得很快,幸好这个时候晚上的高速没有几辆车,一路过来,林惜都是开得极其的顺利,车速根本就不用降下来。

    她在高速上走了一个半小时,然后就下了高速。

    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但这路上还是一片的宁静,就连清洁工人都还没有出来工作。

    林惜下了高速之后又走了二十分钟的省道,找到一条通往L市的乡道开了进去。

    这边的山很多,乡道的路况很不好,她开的是越野车,地盘高,倒是不算什么。

    可是一直追着人的齐昊就难受得很了,跑车哪里适合在这样坑坑洼洼的路里面开,开了没多久,他就听到“哐当”的一下,底盘不知道蹭了什么东西。

    齐昊倒不是心疼车子,就是他现在车子很尴尬,陷进一个坑里面了,开不出去。

    这乡道刚刚好能过两辆车,他也没有犹豫,连忙下了车,往身后的车上了去:“赶紧的,盯着前面的那一辆车!”

    他怕林惜有危险,早就在林惜闹着要离开的时候,他就已经调了六个人过来跟着了。

    幸好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跟着,不然这车子这样子,那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跟陆言深交代了。

    路很不好走,林惜开得不快,只有那么四五十的时速。

    而且这乡道岔口很多,林惜怕自己不小心走错了,只能开慢一点儿。

    陆言深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之前的那一段路还算好走,现在的路简直就是开几米就一个坑,再好的越野车也不能飞起来越过去。

    车子开得很慢,周围的村落安静得很,风吹着那些树枝,声音有些渗人。

    没有路灯,周围都是黑漆漆的一片,远处偶尔有一两声的狗叫。

    车轮陷进坑里面的时候,陆言深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了。

    果不其然,他刚从车子跳下来,人就从两边冲了出来了。

    月色并不是很亮,双方都看不太清楚对方。

    纪司嘉拿着枪站在一堆人的中间,就在他们的车头前,车头灯照得十分的清楚,看着陆言深冷笑:“陆总,我说着是巧合,你信吗?”

    陆言深没有说话,L市是周先生他们那些人的老巢,他都已经以身作诱了,要是纪司嘉这样都还不敢出来的话,那他还真的是低估了他的忍耐能力了。

    纪司嘉看着眼前的陆言深,他脱了一身的黑西装,换上了一身野性的装束,身下是扎脚的黑色裤子,上身是皮质的棕黑色夹克衫,人站在车头的跟前,黑眸直直地看着他,一声不吭,却依然没有办法让人忽略他身上的气势。

    他想到自己小腿上还没有完全好的子弹伤口,想到林惜,男人的自尊心和好强心让他心底烧起了火。

    他抬手举着枪,直直地对着陆言深:“陆总,你不说话,这是害怕了吗?”

    陆言深脸色依旧不变,只是开口了:“纪总,你现在能跑步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