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233 你哭得我这里疼

    那些人的注意力都在纪司嘉和陆言深的身上,林惜趁着这个机会连忙跟着上去。

    陆言深是正对着她的,林惜刚跑到另外一边,他就看到人了。

    脸色沉了沉,扣着纪司嘉的手忍不住用力,纪司嘉呼吸不了,脸直接就憋红了。

    但他以为陆言深是故意的,一声不吭,“陆,言深,你有本事,就把我杀了!”

    陆言深低头看了他一眼,才觉察到自己手上的力气太大了,微微松了松:“打个赌,你猜猜你今晚会中多少枪?”

    纪司嘉冷笑:“我们还是赌一赌,你能不能活到天亮吧。”

    他没有回答纪司嘉的话,带着纪司嘉一直往后退,突然之间,他一个飞快的转身,将纪司嘉往身后一扔。

    而纪司嘉被他摔在地上,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突然之间被绳子缠着吊了起来。

    与此同时,齐昊已经对着最近的一个人出手,将人扣住的同时将他手上的枪抢了过来,对着他身上直接闷了一枪。

    齐昊松了手,男人应声而倒。

    其他人发现齐昊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齐昊早就观察好了,抢了枪之后迅速打中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人当场毙命,另外一个人腿中了枪。

    他和陆言深对视了一眼,两个默契地分头对付剩下的六个人。

    林惜本来想上前的,但是她想到齐昊之前的话,还是忍住了,没有冲上去,只是扣着手心紧紧地看着。

    和林惜他们一起过来的两个男人也冲了上来,加入交战中。

    陆言深和齐昊两人配合得很好,林惜第一次两个人互相掩护得这么好的。

    最后的一个人倒下的时候,她终于松了口气,起身走了过去。

    齐昊看了陆言深一眼,却被陆言深剜了一眼,他耸了耸肩,往后退了一步。

    林惜抬腿就跑过去,将人抱住,直接就在他肩头上咬了一口,整个人都是发颤的:“你骗我,陆言深。”

    他没说话,抿着唇站在那儿任由她咬。

    齐昊摸了摸鼻子,让人将纪司嘉放了下来。

    过了几分钟,林惜才松了口,看着他也没有再说别的,只是眼底里面的情绪已经反映了一切。

    陆言深抬手想要将人重新抱住,她却微微往一旁侧了侧。

    林惜的脸色很冷,在月色下,更显得冰凉。

    这时候,齐昊带过来保护林惜的另外四个人也来了。

    薄唇微微动了动,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这时候,齐昊却开口了:“这个人你想怎么样?”

    陆言深收回视线,侧头看向被齐昊压着的纪司嘉:“人你带走,别弄死,你想怎么样都行。”

    齐昊也没有说什么:“行,人我带走了,我的人留四个给你,至于林惜,我算是完璧归赵了。”

    说着,齐昊看了一眼林惜:“林惜,我都说了,你的男人很棒的。”

    说完,齐昊轻轻吹了个口哨。

    林惜抬手抹了一把眼睛,看向齐昊,语气温和了许多:“谢谢你,齐昊。”

    齐昊摆了摆手,“结婚记得请我就好了。”

    说着,他让人压着纪司嘉转身就走。

    林惜也抬腿往前走,毕竟这树林里面,除了那几具尸体,什么都没有,车子在外面,就算是在这树林里面待一辈子,也没有用。

    陆言深看着她,眉头动了一下,抬腿跟了上去。

    林惜走得快,他的手刚伸过去要牵他的手,却被她躲开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默不作声地到车子那儿。

    齐昊让人把陆言深的车子推了出来,陆言深的人就只剩下三个了,他没有要齐昊的人,这趟浑水,少一个人算是一件功德了。

    齐昊想说什么,对上陆言深的视线,最后也没有在坚持了,只是看了看几个人刚出来的方向:“我让人过来处理一下。”

    这陆言深倒是没有拒绝:“嗯。”

    林惜上了后座,陆言深上了车,回头看了她一眼,她闭着眼睛靠在那背椅上。车厢的灯光下,他能看到她的眼睫毛在发颤。

    他到底是没有说什么,启动了车子。

    路还是不好走,陆言深从其中的一条小路绕了出去,上了高速。

    这时候天已经开始亮了,林惜看了一眼手机,已经七点多了。

    闹了一整个晚上,她现在才平复下来。

    她不知道,要是今天晚上齐昊和她没来,陆言深孤军奋战,那样的险境,他还怎么脱离。

    车子到小镇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八点多的小镇,到处都是上班的热闹。

    车子停在了酒店前,林惜还是一声不吭,直到进了房间,她还是什么话都不说。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倒是没有说些什么,开了门又重新走出去了。

    听到关门声的时候,林惜才抬手捂着脸。

    她觉得今天晚上真的要疯了,一闭上眼睛就想到纪司嘉说的那些话。

    八个人对一个,陆言深就算是有翅膀,也未必飞得起来。

    她没想哭,这一路以来,她虽然害怕,可一滴眼泪都没掉过。

    可就这短短的十个小时不到,她哭了两次。

    一次是醒来之后发现陆言深把自己扔下了,她几乎都要奔溃了;另外一次就是现在,她奢求得又不多,不过就是想要陪着他,怎么就都这么难呢。

    他从来都不是什么伟大的人,可到了这个时候,却还是将她扔下了。

    前面多艰难啊,他凭什么就帮她做了决定,连问都不问。

    陆言深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蜷缩在床上哭着的人,他已经好多年没有看过她哭了。

    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林惜更多的时候是笑。

    现在她埋着头在双腿间浑身颤抖地抽泣着,一抽一抽的,就跟皮鞭打在他的身上一样,难受得很。

    他拎着手上的东西走过去,伸手直接将林惜整个人环着,另外一只手再用力将人一抬,直接把人抱到自己的怀里面,低头亲着她的发顶:“林惜。”

    怀里面的人却还是一声不吭,这种拒绝交流的状态已经持续两个多小时了,他心口堵得很。

    想了想,才继续开口:“林惜,我受伤了。”

    林惜微微动了一下,她抬手胡乱地摸了一把脸上的眼泪,抬头看着他,声音喑哑:“哪里受伤了?”

    她想着开车时听到的枪声,脸色白了一下,下意识地伸手去拉他的衣服,想要查看,却被陆言深先一步拉住了手,摁在了他的胸口上:“这里,你哭得我这里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