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34 前面的路太难走

    林惜僵了一下,抽回自己的手,脸色比刚才还冷:“陆总,你觉得这样骗我有意思吗?”

    她一语双关,可是他就好像没听懂一样:“我说的是实话。”

    林惜冷哼:“陆总的实话让我不敢恭维。”

    她说着,用力推了他一下,却看到陆言深的眉角微微动了动。

    林惜虽然是又委屈又生气,可是到底还是人平安无事,她耍性子,但也知道限度。

    所以一直都留意着陆言深,她不想自己又一次被扔下了。

    见他眉角一动,她心口一滞,顿时就知道他真的手上了:“你受伤了?”

    “我说了是实话。”

    见她主动开口,陆言深也不阻止她扒自己衣服的动作,往下一躺。

    林惜把衣服卷了起来,很快就看到肩膀上的伤口了,已经包扎好了,但是血渗了出来,可想而知,不是一个小伤口。

    她脸色有些发白,不敢碰:“枪伤?”

    “刀伤。”

    近身的时候为了多一颗子弹不相信被刺了一刀,伤口不浅,他刚才出去除了买了吃的,就是让人处理这个伤口。

    这一次他把林惜跟扔下了,再让她看到伤口,她估计整个人都要崩溃。

    事实上,林惜已经崩溃了。

    她看着他,整个人都是在发颤的:“你,你,陆言深,你真的太过分了。”

    她气得呼吸上不来,脸色顿时就白了,起身从床上跳了下去,转身要走。

    陆言深眉头一皱,连忙伸手将人拉住:“你要去哪里?”

    她回头看着他,脸色十分的寒冷:“你管得着吗?”

    他手一用力,将人拉了回来,压在身下:“我管不管得着?”

    林惜抬手想要推他,可是手落在他的身上,又想起他的伤口,不敢用力。

    她就跟一只被狼扑到的绵羊一样,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办。

    又气又急,刚停下来的眼泪根本就控制不住。

    她不想看他,干脆比了眼睛:“陆言深,你太过分了,前一秒还答应我,不会扔下我的,后一秒你就将我扔下了。”

    她咬着唇,因为发颤,声音说出来都有些颠。

    眼泪不断地从她眼角流下来,淌过脸颊落在两边,床单湿了一大片。

    陆言深低头吻着她的眼泪,一边吻着一边开口:“嗯,我过分。”

    承认得倒是快,一点儿犹豫都没有,却也平静得很。

    林惜一口气卡在喉咙里面,气得直接就咳了起来。

    他抬手将人拉了起来,一边抚着她的背一边哄着:“我过分,你不听话,我们两个也别闹了,行吗?”

    听两头的话,倒还是挺顺耳的,可是中间他却偏偏要安插了一句“你不听话”。

    林惜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看着他:“你,你——!”

    她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每次她犯错的时候他就把她压得死死的,现在换过来了,他还是把他压得死死的。

    知道她记着他肩膀上的伤口,他越发的肆无忌惮,说不通,直接就低头将人吻住了。

    林惜抬手推他,又不敢太用力,最后还是被攻城略地了。

    被松开的时候,她低着头,没有说话,也不管他。

    “林惜,前面的路太难走。”

    那么多天,他终于说了一句实话。

    她还是不说话,“明天我们就进入L市了,周先生的窝在L市,那是他们的地盘,K爷也不是什么好人,我没有办法保证你的安全。”

    他没有通天的本事,如果可以,他也想将她带着。

    周先生三番两次发短信给林惜,很显然他也盯上了林惜了。人放在齐昊那儿,并不见得真的就安全。

    林惜被掳走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最严重的一次几乎是在他的眼皮底下被带走的。

    他不过是权衡利弊,选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路径。

    林惜咬了一下唇瓣抬头看着他:“难道你就没发现,周先生也盯上我了吗?”

    他能想到,她自然也能想到。

    见他不说话啊,林惜继续开口:“他已经盯上我了,不管我跟着你,还是留在齐昊那儿,我都不是安全的。”

    “我知道了。”

    陆言深说着,将人抱起来走到沙发上:“先吃东西,然后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再出发。”

    林惜看了他一眼,也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了,翻了一碗粥出来,她低头一边吃着一边想着。

    两个人好像是和好了,又好像没有。

    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也没有办法太多的精力投入儿女私情上。”

    林惜晚上是被惊醒的,醒来下意识就开灯看向一旁陆言深。

    陆言深早就在她坐起身的时候就已经醒过来了,这个时候正侧头看向她,见她看着自己,难得有些怔忪。

    过了两秒,林惜抬手把灯重新关了,没有说什么,又躺了回去。

    身侧的人也很快躺了下来,手压过她的腰,捉到她的手,紧紧地扣着:“林惜,我在这里。”

    她刚才什么都没有说,可是那转头过来一瞬间的惊慌失措,已经将她所有的情绪都暴露了。

    他没想到就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给她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

    林惜收紧了被扣着的手,下意识地往身后靠了靠,最后还是没有忍住,转头过去面对着他。

    黑暗中,她找到了他的唇瓣,张嘴咬了上去。

    嘴里面尝到血丝的腥味,她才松了口:“陆总,这一次你真的不能再说话不算数了。”

    她也不算是真的生气,她只是真的很害怕醒来之后又是自己一个人。

    纪司嘉都已经被齐昊带走了,明天他们就要进入L市了,这么多天来,她一直都绷着,没几天,所有的一切就要结束了。

    陆言深做事情向来都有把握的,唯独这一件事情上。

    正因为这样,她才会这么固执,要跟着他过来。

    “嗯。”

    他应得很轻,却也算是应了。

    陆言深没有再说什么,手扣到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了下去。

    有点狠,甚至有点急,他伸手扯着她的衣服,手从衣领探进去,扣子直接就被他崩开。

    林惜只是怔了一下,很快就伸手去脱他身上的衣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