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36 你之前都没嫌弃过

    齐昊看着突然被挂断的通话,骂了一句粗口,回头看着被毁得跟八国联军侵华的颐和园一样的别墅,抬手就把手机给摔了。

    陆言深跟林惜这夫妇不是能惹的,前天晚上被林惜折腾得几乎奔溃,好不容易把人完璧归赵了,结果陆言深又塞了一个人到他的手上。

    陆言深倒是说得清楚,什么人没弄死就好,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谁成想这人是个大麻烦,不能弄死,又不能把人丢了。

    昨天晚上一堆的人进来抢人,要不是他早有准备,估计现在他就跟那碎在地上的花瓶一样了。

    刚打了个电话去问陆言深那人要怎么处理,结果陆言深没说几句有用的话,只说了看好,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现在好了,一堆破事找上门,偏偏他还不得不管,还不能撂挑子。

    真是服了陆言深了。

    走出门口,两人刚出去,她就伸腿把门勾上了。

    这默契,一看就不是一天两天才形成的。

    林惜虽然是真得饿,但也没有到路都走不到的地步。

    所以一到电梯里面,她就让陆言深把自己放下来了。

    刚被放下来,她就看到陆言深伸出来的手了。

    林惜只觉得眼眶一热,抬手扣了上去,紧紧地牵着。

    这一路上她跟他撒娇也好,威胁也好,说过许许多多次,一定要牵着她往前走,可是前天晚上他就把手给松了。

    昨天从林子里面出来的时候,他想牵她,她第一时间就不想把自己的手递上去。

    哪里有这么容易,你想牵人就牵人,你想松手不要就松手不要。

    谁还没有点儿小情绪呢,就算是如今的境地,也没办法把她的小情绪压下去。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两个人从一开始的谁都不相让,到最后的陆言深勉强妥协,再到如今。

    林惜想到,就觉得自己不容易。

    这一次,他就算是想松手,她也不会让他松了。

    两个人都饿了,菜上来就低头默不作声地开吃了。

    半个小时后,林惜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知道不能再吃了,只好忍住把筷子给放下了。

    对面的陆言深已经早她五分钟吃好了,靠在沙发上看着她。

    见她放了筷子,眉头动了一下:“撑了?”

    一眼就被人看穿了,林惜有点小囧,但在对方如炬的目光中,只好点了点头:“嗯。”

    她平时吃东西都是慢条斯理的,但是这一次是真的饿了,况且这段时间林惜吃东西都快了不少。

    饭菜一上来她就开始吃,基本上都没怎么停过嘴,吃得急,东西吃得多,刚开始觉得还是很饿,但是慢慢的,就知道已经撑了。

    陆言深哼了一声,“吃这么急,有谁跟你抢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付了款。

    两个人从商场走出去,陆言深没有直接带着她回去酒店,而是往一旁过去。

    林惜觉得奇怪,拉了一下牵着的手:“陆总?”

    他侧头看了她一眼,却也没有跟她说要去哪儿。

    很快,她就知道陆言深想去哪儿了。

    看着眼前的药店,她也算是知道陆言深想干嘛了。

    走了几步,林惜觉得自己更撑了,所以看到陆言深的手伸过来,她也乖乖地摊开手,把消食片接到手心,再就着他端过来的温水吃了。

    吃完饭还没到十二点,两个人在房间里面歇了半个小时,然后就开始去L市那边了。

    从一开始的十多个人,如今就只剩下那么几个人了。

    林惜看着仅剩的三个男人,心情十分的复杂。

    不过到底没有说什么,跟着陆言深上了车,不再想了。

    接下来,才是他们最后的终点,而那里会发生什么,“周先生”会用什么迎接他们,韩进是不是真的是周先生,他会不会出现。

    一个又一个要面临的挑战,全部都是未知的。

    她收了脸上的笑容,直直地看着前面。

    天色不是很好,虽然这个时候是正午,但阳光被云层遮住了,阴沉得很。 这一回陆言深直接走的是高速,可这边的山多,高速也不比平地的速度快。 三百公里不到,开了整整四个小时,到L市的时候,已经起凉了。

    车子停下来,林惜下意识地侧头看向陆言深。

    他正好侧头看着她,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是她能够感觉得出来他的凝重。

    “下车吧。”

    陆言深说完,推开车门就跳下了车。

    林惜抿了一下唇,跟着他下了车。

    天色已经开始阴下来了,他们现在所处的是L市的一个边界小镇,小镇并不发达,两辆名贵的越野车一出现,就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陆言深走到她身边将她牵住,直接进了跟前的一家旅馆。

    开了两间房,晚饭是在楼下的一家小面馆解决的。

    重新回到旅馆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了。

    林惜看了一下时间,才六点不到,这天黑得还真不是一般的快。

    这旅馆算是这附近最好的了,收费也相对高,但也就一百多,两百都不到。

    房间里面的设施很陈旧简陋,床上的被子已经封了沉了,显然是根本就没有洗过,更别说消毒了。

    更何况,这样都小地方,估计也没有那样的条件。

    林惜这一路已经习惯了,陆总这么一个有洁癖的人都能受得了,她什么都没说,先去刷牙洗脸。

    房间里面没有暖气,一入夜,周围冷得很。

    陆言深让她早点睡,晚上十二点再吃饭。

    现在已经七点多了,离晚上十二点没多少时间了。

    她刚脱完衣服,回头发现被子不见了,扭头才发现陆言深已经拿了一床新的被子上来了。

    她眉头挑了挑,他已经伸手将她拉下来:“赶紧睡。”

    她不困,躺下去睁着眼睛看着他:“陆总,你哪儿来的一床被子?”

    “小卖部。”

    林惜笑了一下,“你之前都没嫌弃过。”

    “不一样。”他看了她一眼,眼神林惜不懂。

    真的睡着已经是九点多了,十二点多林惜被喊醒,整个人又冷又困,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

    连忙从床上起来,飞快地穿好衣服,混着夜色跟着陆言深重新上了车。

    这夜晚冷得渗人,路上一个人都没有。

    林惜侧头看着他,发现陆言深的脸色有些紧。

    她刚想问怎么回事,跟前突然之间一个远光灯打过来,她眯了一下眼,车子飞快地往一侧一拐,林惜低呼了一下:“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