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37 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

    她下意识地伸手顶住车门,才没有让自己的头撞上去。

    车子停了下来,陆言深侧头看着她,脸色很沉:“撞到哪里?”

    “没有。”

    林惜摇着头,正视着前面,刚才被远光灯刺到了,眼睛现在的视线都有些散,她看不清楚前面的情况。

    “下车。”

    身旁的陆言深开了车门,跳了下去,她连忙也跟着下了车,走到他的身边。

    车前,不过四五米远的位置,停了一辆吉普车,车头的灯开着照过来,十分的明亮。

    林惜终于看清楚那站在车头前的男人了,毫无意外的,是韩进。

    她正皱了一下眉,手腕一紧,侧头的同时陆言深已经将她拉到自己的身后。

    韩进也是一身的黑色,只不过和陆言深不同的是,他上身穿的是一件长款的大衣,一只手插在衣服的口袋里面,打扮和林惜从前看到的并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他的眼睛摘掉了,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人,视线直直地看向林惜,他整个人当初隐藏起来的真实就马上浮现出来了。

    桃花眼本来就不是很正经的,韩进虽然站在那光源处,可是那似笑非笑中,并没有几分笑意,眼底有些阴戾,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林惜看着他,总觉得那眼神落在自己的身上,仿佛自己是待价而沽的商品一样。

    “陆总,好久不见啊。”

    是韩进先的口,林惜拉着陆言深衣摆的手下意识地紧了一下。

    他大概是感觉到她的小动作,原本是横在她身前护着她的手松了下来,没有回头就将她的手扣住了。

    他像往日一样,大拇指在她的手心上轻轻地摁了一下,安抚意味很浓。

    林惜抿着唇,一直都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韩进。

    他走得不算快,也不慢,四五米的距离,不过几步就走到他们的跟前了。

    韩进站在陆言深半米的跟前,头微微一歪,看着林惜:“林惜,好久不见啊。”

    他嘴角衔着笑,可是那笑容却让林惜觉得瘆人。

    林惜没有说话,她只是挪着小步往陆言深的身后又走了一点,让陆言深挡住了他的视线。

    陆言深脸上看不出什么神色,视线落在韩进的脸上,黑眸深不见底:“韩先生半夜三更拦我我的车,就为了一句好久不见?”

    “那陆总为什么半夜三更不睡,在这荒山野岭地路过,亏我还以为是什么坏人。”

    大家都在装,就看谁先绷不住,把这样伪装的祥和撕破。

    两个人挺像真的就是朋友突然相逢在打招呼一样,语气平静,除了韩进突然多了几分阴戾,没有了平日的温和和绅士,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可是林惜却知道现在是剑拔弩张的时候,那平静无波下,早就已经拉了一张网,绷得死紧的,哪一方再用一点力,“嘶啦”的一下就能裂开了。

    韩进带的人没有出来,她不知道头到底带了多少人过来。

    但不管多少人,突然之间在这样的地方碰上,吃亏的总是他们的。

    “既然是一场误会,了解清楚就没什么了,这周围都是山,林惜身体不好,就不和韩先生多说了。”

    陆言深顺着他的话说下去,半句不说他突然之间开远光灯的事情。

    明明那是一种嚣张的示威,可他愣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韩进突然笑了一下,在陆言深准备转身的时候开了口:“陆总你都是,这样跟别人做生意的?”

    陆言深没说话,只是看着他,显然是问什么意思。

    “怪不得陆总能和K爷搭上线,就陆总刚才的那一下,我就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又扯回去刚才陆言深突然之间大方向盘和停车的事情,这里是盘山公路,没有路灯不说,周围的护栏也十分的简易,要是陆言深刚才反应慢了一点,说不定就是连人带车翻下去了。

    在这样的路打远光灯,和谋杀没什么区别。

    “韩先生真是幽默,就是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

    陆言深四两拨千斤,把他的故意说成了玩笑。

    韩进勾着的唇角也平了下来,默不作声地和陆言深对视了几秒,最后往一侧走了一步,侧过身直直地看着她:“林惜,我们也有三个多月没见面了吧,怎么你见到我,是这样的反应?”

    林惜下意识地捉紧了一下陆言深的手,他注意到她的紧张,牵着她的手轻轻地捏了她一下。

    她微微舒了口气,看着韩进,脸上的表情也很淡:“知道你有正事要做,我也不耽误你时间了。”

    “我时间挺多的,正巧我今天出门就是想找一样东西,现在嘛,我找到了,也不耽误时间。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这夜里山里面冷,要不要和陆总一起到我家坐坐?”

    “不用了,我们不顺路。”

    她下意识地拒绝,脸色也绷了起来。

    韩进笑了一下:“你这样真是让我伤心,啊生前几天才问我什么时候有空,我们一起吃个饭。”

    他故意提到罗荣生,林惜咬着牙,脸色越发的不好。

    韩进这个人,越发的不像当初认识的韩进了。

    他看了她一会儿,最后笑了一下,看向陆言深:“陆总,相逢不如偶遇,请你到我家做个?”

    “既然韩先生这么热情,那我们也不客气了。”

    陆言深这一次没有推托,只是侧头看了她一眼,眼底下带着几分安抚。

    林惜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韩进没说什么,只是环着手看着他们。

    这时候两辆车从一旁看过,林惜下意识地往回看,看到两辆车正停在他们的车子后面。

    意思很明显了,他们这一次,想中途反水都不行了。

    林惜微微低了低头,手下意识地收紧。

    陆言深牵着她往回走,带着到了副驾驶,拍了拍她的肩膀:“上去吧。”

    她抿着唇,抬腿上了车。

    陆言深很快也上了车,站在车子前的韩进笑了一下,终于转身走回车子里面,也上了车。

    两辆车交错而过,林惜下意识地错过头,她看到那车窗里面的韩进正在对着他们笑。

    外面天寒地冻的,林惜却觉得自己现在更加的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