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38 你最好离他三米远

    手上突然一暖,身旁的陆言深突然之间伸手握了她的手一下。

    林惜侧头看着他,忍不住开口:“他也太嚣张了。”

    公然把他们带走,虽然说现在这种情况,她和陆言深两个人想跑,是怎么都跑不掉的了。

    “他不敢掉以轻心。”

    他一句话,林惜就明白了。

    韩进果然是个老狐狸,肉都送到他的嘴边了,他还担心会不会有毒。

    不得不说,林惜还是挺佩服他的,心心念念了那么多年的东西就在陆言深的手上,前面好几次让纪司嘉的人过来抢,可是一点儿都不客气,如今轮到他自己了,倒是克制得很。

    陆言深这一次能把他引出来,无非是因为“K爷”,两个人是死对头,把柄要是落到K爷的手上,可想而知韩进什么下场。

    韩进想要把东西销毁,但是又怕有诈,所以现在把他们带走,显然是想要确定陆言深是不是真的和“K爷”要合作。

    这L市是韩进的地盘,也是“K爷”的势力范围,陆言深人被韩进带走了,“K爷”不可能收不到风声的。

    合作最重要的是什么,自然就是一条心。

    “K爷”是商人,自然不会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自断臂膀,但是如今可不是蝇头小利,如果这一次陆言深落到韩进的手上,他不出手。

    且不说“ 爷”少了韩进的命穴,而韩进就算是不能从陆言深的身上把东西拿到,就陆言深而言,他和“K爷”的合作断然是不能够继续的了。

    如果韩进的运气足够好,或者陆言深看上了他给的“利润”,他轻而易举就从陆言深的手上把东西要回来了。

    一箭双雕,不可谓不狡猾了。

    林惜没想到,自己一直以为是个绅士平和的男人,居然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想到这些,她就觉得自己的后背都是汗。

    她在英国的那段时间,跟韩进的接触不算多,但是现在想想,回国之后,韩进似乎总会在那么一段时间出现在她的视野里面。

    之前罗荣生还暗示她,她以为韩进是对自己有意思,却不想他伪装得太好了。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他以为当初林景留下来的东西在她的手上。

    她庆幸自己当初是真的不知道东西在哪儿,不然就韩进这只狐狸,轻而易举就把东西骗走了。

    觉察到林惜的不对劲,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了,手这么冷?”

    林惜侧头看着他,那车灯下,她的脸色有些白:“没有,我只是想到韩进以前总是故意接近我,以前还以为他是想要追我。现在想想,他原来是为了……”

    陆言深又侧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男人的直觉很准,韩进另有所图是必然的,只是这另有所图的过程中动了不该动的心思,也是必然的。

    不过林惜想岔了,他自然没有那个大方,还去告诉她。

    他又捏了一下她的手心,然后手松了松,大拇指在她的手背上来回地摩挲了几下:“别想那么多,我在这里。”

    林惜点了点头,收回了思绪。

    想再多也没有用了,现在他们是故意进狼窝的。

    韩进想一箭双雕,但陆言深又何尝不想深入探敌。

    大家都是心怀鬼胎,看就看最后谁输一截了。

    只是他已经联系不到沈寒了,韩进带了信号屏蔽器,手机如今就是一块砖头,除了打架的时候勉强能砸一下人,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

    林惜不知道这些,她想的是韩进会不会把她和陆言深分开。

    不过显然,韩进这个时候还不想撕破脸皮。

    深山里面建的房子,远远看过去是很简单的那种农村小楼,进去才知道别有洞天。

    韩进亲自领着他们进去的,一起跟着他们来的三个男人都被招待好。

    房间朝阳,这个时候却只有月色,但是里面灯火通红。

    五十多平米,差不多六十平米的一个房间,相当于一个一房一厅的公寓了。

    韩进双手插在口袋,回头看着他们,“L市比不上A市,只能委屈陆总和林惜了。”

    他说着,视线在林惜的身上停了一下。

    林惜很不喜欢他这样看着自己,他这样看着她的时候,她总有一种错觉,她是他手上的猎物,而他是已经拉弓对好她的猎人,志在必得。

    “韩先生倒是挺会享受的。”

    陆言深开口,话里面有点讽刺,但是他声调平稳,倒是勾不起什么战火。

    韩进轻笑了一下,也不在意,抬手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手表:“差不多快天亮了,我不打扰你们休息了。”

    他说完,真的就走了,头都没有回过来。

    林惜看着他把门带上,眉头皱得越发的深:“他是不是有病?”

    虽然没挑明,可大家什么关系,谁不知道,可他就真的跟招待朋友一样,还安排了这么好的房间。

    她真的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清丽脱俗的关押,说出去都估计没有多少个人愿意信的。

    陆言深回头看了她一眼,走到床边,到处看了一眼,然后从窗帘的边角摸了一下,摸了一个监视眼,他直接就踩烂了,然后不紧不慢地说着:“嗯,传染病,你最好离他三米远。”

    韩进看她的眼神越发的不加掩饰,这让他很不爽,可是这个时候,除了暗搓搓的不爽,他也不能做些什么。

    说完,他越过她又走到前面,从花瓶的后边又摸了一个监视眼出来,跟刚才一样,干净利落地踩碎,然后捡起来抬手就往一旁的垃圾桶扔了进去。

    林惜看着他摸出了两个监视器,脸色很不好,想到一个办法,“陆总,你手机呢?”

    她说着,走到电灯开关的地方。

    陆言深从衣服的口袋里面摸出手机,抬手就扔给她。

    林惜连忙伸手接过,“啪嗒”的一声,她把灯关了,然后开了视频录制。

    这是网上一个检测监视器的教程,她没有具体实践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可行的。

    看着眼前屏幕的灯完全黑了下去,很快又有一点光,韩进环着手,眉头微微挑了一下,突然松了手,附身撑在那监视屏幕的桌子上,低头直接对着屏幕里面的女人亲了一下:“有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