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39 今天晚上不要睡

    林惜再把灯打开的时候,垃圾桶里面已经多了两个被踩碎的监视器了。

    陆言深进去浴室检查了一遍,才出来:“好了。”

    她点了点头,坐在床边上,被子上还放了两套睡衣,一套是男款的,一套是女款的。

    她眼角抽了一下,真的是服了这个韩进了。

    再这么下去,她估计都忘了,自己是被压着来这里的。

    陆言深倒是比她看得明白,把睡衣拿起来放到她手上:“换了,先睡一会儿。”

    K爷就算收到风,也不可能这么时候过来的。

    林惜向来都对陆言深的换深信不疑的,虽然这个韩进做的一切让她毛骨悚然,可是他既然让她睡,她也不怕。

    而且折腾了一个晚上,她确实是困。

    那个被屏蔽了信号,已经没什么用处的手机唯一的功能就是看时间了。

    林惜扫了一眼,已经六点了,还有一个小时天就要开始亮了。

    她把衣服换了,拉开被子躺了进去。

    这床一躺就知道是好的、贵的,跟之前半个多月睡的床完全不一样。

    陆言深从沙发那边回来,看到她闭着眼睛,以为她睡着了,刚弯下身,就被她伸手拉住了手腕。

    一睁眼,就看到她的双眸正直直地看着自己。

    她的眼睛很亮,也很纯,里面出来他的一张脸,什么都没有。

    “不要留我一个人,陆言深。”

    她说得很轻,却无比的怔忪。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已经不奢求陆言深不受伤了,她们现在可以算是案板上的鱼肉了,就看韩进怎么切。

    受伤是在所难免的,她心疼,却也有心理准备,也能接受,只要他好好的,还能抱自己,还能牵着她的手,她就什么都可以接受。

    他没有说话,整个房间里面安静得很。

    大概过了半分钟,陆言深才动了动,原本在她上方隔了将近半米的脸突然之间往下,一下子就停在了她脸上的咫尺之间。

    两个人的脸几乎靠在一起,她能够清晰地听到他每一下的呼吸。

    “我答应你,林惜。”

    他向来是强硬,对外的时候冷厉暴戾,可唯独对着她的时候,会暖、会笑。

    可这样的严肃庄重,除了那时候他从身后抱着她说“我爱你”的时候,就只有现在了。

    她抬手抱着他,下巴扣在他的肩膀上,“你不能再食言了。”

    “嗯。”

    他抱着她翻了身,拉过被子盖到两个人的身上。

    林惜这一觉睡得有些长,醒来的时候发现陆言深不在身边。

    她惊了一下,衣服都没穿,就起来去找人。

    五十多平米的房间这个时候显得很空旷,里面除了她谁都没有。

    她惊得手心发汗,直接就跑到门口,拉开门就要冲出去。

    可是人还没有走出去,就被守门的人给拦住了:“林小姐,韩先生吩咐了,你不能离开这里。”

    “我要找陆言深!”

    她努力稳着情绪,脸上一片冰寒,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手在发抖。

    “陆总在和韩先生谈事情,林小姐现在不方便过去。”

    听到守门人的话,林惜冷静了一点:“他们谈什么?”

    “不知道。”

    她看了守门人一眼,抬手把房间门关了。

    与此同时,陆言深正在一个房间里面。

    房间里面像是一个小小的客厅,桌面上放了一瓶名酒,沙发前有一台液晶电视,正开着,里面的话面好像静止了一样,没有声音,也没有人。

    但没过多久,视频里面就开始有人物了。

    进来的是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男人五十岁左右,穿着一身唐装,手上撑着一根拐杖。

    很显然,这是一个监控显示。

    韩进看到K爷进来,依旧是坐在那儿泡着茶,仿佛没来人一样。

    K爷看了那沙发上目不斜视的韩进一样,抬腿走了过去。

    “没想到,你也有喝茶的习惯。”

    韩进刚泡好一壶,倒了两杯,递了一杯过去:“K爷尝尝,刚托人带过来的毛尖。”

    K爷伸手接过,抿了一口:“茶叶是好的,只是这茶差了一点儿。”

    他在讽刺韩进,韩进倒还是笑:“自然是比不上您泡的,我也就是口渴了,泡来解渴。”

    这话,要是让爱茶的人听了,估计能被他气死。

    K爷也跟着笑了一下:“泡茶也没什么技巧,唯一一点就是切忌心浮气躁。”

    “K爷教训得是。”他说着,又给K爷满了一杯茶,放了茶壶,抬头看着人:“不知道K爷这么早过来,有何贵干。”

    K爷眉头一皱,似乎不悦:“难道没什么事就不能过来?”

    “呵,倒不是,只是我受宠若惊。”

    K爷放了茶杯,看了他一眼:“我们也认识十几年了,刚认识你的时候我就你现在这么大,倒是没想到,十几年后,你正是好时候,我都已经半只脚塌进棺材了。”

    韩进依旧是笑,“K爷你说的是什么话,别人不知道就算了,我们都这么熟了,我还能不知道您如今可是雄风不减当年啊。”

    K爷看了他一眼:“我中午约了市局,先走了,改天来我家,我给你泡一壶。”

    来得快,走得也快。

    明耳听着什么话都没说,也半点都没提陆言深。

    但是K爷刚走出门口,韩进脸上的笑容就收了起来。

    这个老狐狸,过来先表个态,不至于让陆言深跟他崩了,然后想不费摧毁之力让陆言深跟他翻脸,倒是个会想的。

    韩进抬手拍了一下衣领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灰,起身走向了二楼,停在一间房间门口,推门走了进去:“陆总,电视好看吗?”

    陆言深侧头看向门口的人,脸上没什么能分辨的脸色:“韩先生觉得呢?” 他反问回去,韩进耸了一下肩,没有回答:“听说林惜找你。”

    林惜刚洗漱完出来,就有人送吃的进来了。

    一个早餐,韩进让人给了她十个品种选择。

    她随意挑了两样,端到桌面上默默地吃着。

    刚吃完,门就推开了,陆言深从外面走进来。

    她愣了一下,吊着的心终于松了一下:“陆总,你吃早餐了吗?”

    她说着,抬手就舀了一勺粥递上去。

    他附身吃了,“没有。”

    说着,他坐到她身侧,半抱着她,低声在她耳边开口:“今天晚上不要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