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40 没关系,你可以好好想

    他就说了一句话,然后伸手拿过她手上的勺子,又舀了两口粥进自己的最里面,才起身:“别怕。”

    林惜点了点头,想到他刚才的话,想要问他刚才出去发生了什么,但想了想,还是没问出口:“你没有吃早餐吗?”

    陆言深回头看了她一眼:“吃了。”

    只是刚才进来的时候她抬手就给他舀了一口粥,觉得还挺好吃的,所以后面又尝了两口。

    “没吃饱?”

    韩进总不会这么吝啬吧,提供个早餐都不让人吃饱的。

    “饱了,你吃。”

    他说完,转身进了浴室里面。

    中午的时候有人请他们出去,林惜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陆言深,他也回头看着她,带着几分安抚,牵着她的手:“我们先过去。”

    “陆总,林小姐,请——”

    门口站着的人微微弯了腰,林惜跟着陆言深走了出去。

    两人住的房间是在另一栋别墅里面的小别墅,一路上,走了一分钟,才到主别墅,上了二楼,韩进在餐桌的主位上坐着。

    “韩先生,陆总和林小姐来了。”

    一旁的人提醒着,他转头看向两人。

    视线在林惜的脸上掠过,然后才停在陆言深的脸上:“陆总,你和林惜远道而来,招呼不周,不要介意。”

    他倒是忍得住,今天早上才安排了“陆言深”看了这么一场戏,现在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林惜不知道早上那一出,但是双方的离场完全对立,韩进却偏偏还要粉饰太平。

    她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

    注意到他的视线,韩进又看向她:“昨晚睡得习惯吗?”

    他就连林惜的名字都没有叫,就这么问了。

    林惜并不想和他说话,但是想到陆言深早上回来说的那一句话,知道这个时候撕破脸皮并不是好时候。

    她点了点头:“习惯,谢谢你的安排。”

    “这么客气干什么,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怎么说也算是朋友吧?你和陆总原道而来,我作为东道主,接风洗尘的事情不是应该的么?”

    他说着,又看向陆言深:“坐吧,我让她们准备了一些当地的特色菜,有几道是A市的菜,你们要是吃不习惯当地菜也没有关系。”

    一顿饭谁都没说话,三人静静地坐在那儿就吃饭。

    被人带回去的时候,林惜都搞不懂韩进到底想要干嘛,弄这么一出装神弄鬼。

    门关上,林惜稍稍松了口气:“他是不是想做什么?”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倒也没有瞒着:“想我跟K爷翻脸。”

    林惜抿了一下唇:“他倒是会想。”

    毕竟是在韩进的地方,虽然监控都被两个人找出来了,但难保还有什么监听器。

    两个人交流还是很谨慎的,陆言深走到窗前,看下去,刚好看到别墅大门口。

    “睡个午觉吧。”

    林惜知道晚上必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的,但是到底会发生什么,来的人是K爷的,还是沈寒他们,她都不知道。

    陆言深让她睡午觉,显然是提醒她今天晚上并不好过。

    她其实睡不着,早上十点多才起来的,现在才一点多,两点还没有到。

    虽然已经是二月底了,可是天黑得还是快,再加上这段时间天气都不是很好,阴沉沉的一片,虽然没有下雨,但是太阳却一直被挡着。

    林惜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房间里面没有开灯,灰蒙蒙的一片。

    身侧的床还有余温,她下意识地开了灯,看到陆言深已经穿好了衣服,正从浴室出来。

    看到她醒了,他才开口:“换衣服,去吃饭。”

    她点了点头,把衣服穿好,起身去洗了一下脸,让自己完全清醒过来。

    韩进又准备了一大桌子的菜,林惜想到晚上即将发生的事情,胃口并不是很好。

    碗里面的饭她只吃了一半,韩进突然开口:“今天晚上的菜不合你胃口?”

    他没有叫人名,但是视线已经说明一切了。

    林惜捏着筷子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刚睡醒,胃口不太好。”

    “那你喝点汤。”

    他说着,拍了一下手,很快就有人上来了:“韩先生?”

    “给林小姐端一盅汤上来。”

    他顿了一下,还问了陆言深。

    陆言深咽了口中的饭,才凉淡地开口:“不用。”

    他笑了一下,“那就来一盅吧。”

    林惜喝了一盅汤,放了筷子,韩进看着她微微笑了一下:“饭后甜点还要吗?”

    “我吃不下了。”

    她冷着脸,回答得很硬。

    陆言深抬手顺了一下她身后的长发,看向韩进,不紧不慢地说着:“林惜不喜欢吃饭后甜点。”

    韩进挑了一下眉角,并不在意他不动声色的宣示主权:“陆总,早上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我今天早上给了你最大的诚意,你这一次来,无非就是想要份一杯羹,与其从K爷那里分,不如从我这里。我这个人,做事情全凭兴趣,对钱倒是无所谓,你如果觉得可以,我还可以给你让利。”

    这话要是让别的人听到,估计都想打人了。

    陆言深依旧没什么变化:“韩先生的这一杯羹,陆某自认还不够资格去分。”

    这话,在场的三个人都懂了。

    韩进的眸色有些凉,搭在桌面上的手指微微敲了两下:“陆总的意思是,你这是认定K爷了?”

    他虽然还是笑着的,可是林惜能够感觉出来,这个时候的韩进,已经恼羞成怒了。

    她有些担心陆言深,下意识地转头看向他。

    身旁的男人却还是不为所动:“韩先生在商场也十几年了,自然知道商人最重要的就是信誉。”

    既然韩进不愿意扯破来讲,那他们就一起胡扯是了。

    陆言深的话刚说完,韩进的脸色顿时就阴了下来:“陆总你可能没想清楚,反正我们都有时间,没关系,你可以好好想。”

    他说完,抬了抬手,顿时就有两个人站在林惜和陆言深的身后。

    林惜看了一眼韩进,他这个时候没看她,一双桃花眼阴戾地看着陆言深。

    “走吧。”

    陆言深起身,将她牵了起来,若无其事地走回了小别墅。

    “卡塔”的一下,门关上,陆言深突然之间走到床边,伸手从下面摸了一把小军刀,然后重新走到她的跟前,蹲下去直接把刀放到她的鞋子里面。

    林惜愣了一下,他已经抬起头了,后脑勺直接就被扣住,一个又快又急的吻落了下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