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41 你记得你答应过我的

    过了三十多秒,他才松开她,压着她在沙发背上,一只手扣着她的腰,一只手掌着她的后脑勺,低头贴在她的耳侧:“晚上你听到动静,你不用管什么,先从别墅里面出去,我答应你,这一次我不会扔下你的。”

    她眨了一下眼睛,半响才问了一句话:“晚上沈寒来?”

    他点了一下头:“来得人不多,K爷的人应该也会来。”

    她顿时就明白陆言深的意思了,明面上看韩进似乎就是“周先生”,可是也不一定,这个周先生能够隐藏了十多年都没有站出来露个脸,自然不可能因为陆言深“自投罗网”他就会直接出现。

    陆言深一直都藏着,这么多年,除了林惜,没有人知道他和沈寒之间的关系,如果韩进不是周先生,他和沈寒的关系自然不能够暴露。

    晚上K爷的人会来,韩进是要拿下的,可是显然让“K爷的人”把韩进拿下,会比沈寒的人拿下韩进要有用多了。

    三方人马,韩进如果一旦发现K爷来了,无论是他对林惜有没有意思,林惜都是他要下手的第一对象。

    陆言深没有说这些,林惜却多少能想到了。

    她觉得喉咙有些热,可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除了一个“嗯”字,真的什么都没有办法说出口。

    “我知道了。”

    说这四个字的时候,林惜的声音都是打颤的。

    说完,她抬手将他紧紧地地抱住,很多话想说,最后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当初陆言深要将她送出国的时候,时候她坚持留下来的,留下来之后,也是她坚持着要和他一起走下去的。

    她说过不会成为他的负担,所以,只要不是让她离开,不管他说什么,她都必须要听。

    毕竟就她和陆言深两个人而言,她确实是一个累赘,韩进对她下手,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真正入夜之后,就不仅仅是天黑这么简单了。

    这些天的天气不好,就连月色都没多少,外面黑得跟墨一样。

    林惜从洗手间出来,心情从吃完晚饭到现在就没有平复过。

    陆言深坐在沙发上,闭着眼假寐。

    她看了他一眼,抬腿走过去,刚想开口,落地窗突然传来“嘎达”的一声。

    陆言深睁开了眼,先看了她一眼,然后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拉开了窗帘。

    林惜跟着走过去,什么都看不到,外面黑漆漆的一片,风很大,树被吹得摇摇晃晃的。

    他松了手,将窗帘放下,回头握了一下她的手。

    她的手有些冷,陆言深看了她一眼,门突然就被推开了,是韩进的人:“陆总,林小姐,韩先生让你们走一趟。”

    他们对视了一眼,陆言深上前一步,挡在林惜的跟前,牵着她的手紧了一下:“现在不早了,韩先生都喜欢这样打扰人的吗?”

    他不急不缓,听不出半分的波澜。

    门口的几个人对视了一会儿,然后拱了拱手:“得罪了,陆总,林小姐!”

    说着,人就进来了,显然是要用强的。

    陆言深将他们碰上林惜的时候先把人拉到自己的怀里面,眸色一冷:“不用你们得罪,我们自己会走。”

    “这就好。”

    那人应了一声,公事公办:“陆总,林小姐,请快一点!”

    陆言深沉着脸,牵着林惜被往外走。

    出了小别墅,林惜终于听到外面的一些动静了。

    那几个人带着她和陆言深显然走的不是前面的方向,而是侧门。

    别墅花园里面的照明灯关了,整个花园黑得很,他们一群人走了一条小道绕着走,前面的人显然没有注意到。

    刚走到一半,林惜手心一紧,突然在他们身后的人突然之间被人扳倒。

    陆言深反应很快,松了手上前把前面回头的其中一个男人解决了。

    在另外一个男人要捉林惜的时候,他摁着被他摁着嘴扣在怀里面的男人飞身一踢,男人被踹了两米远。

    他干净利落地用手心的刀在怀里面的男人喉咙割上去,在被他踹飞的男人动手前上去弯腰用膝盖扣在他的胸口,刀从喉咙滑过,他起身拉过反应过来跟过去的林惜,一路跑到偏门:“你先出去,外面停了一辆车,车里的人他们已经解决了,你先开车走,找个地方躲起来,接到我电话前不要出现!”

    他说得很快,一边说着一边拉开门,将她推了出去。

    林惜在他松手前拉住了他:“陆总,你记得你答应过我的!”

    “我记得!”

    他看着她,月色不是很亮,可是她却看到他的黑眸里面是灼灼的光。

    林惜松了手:“我等你!”

    说完,她就往外跑。

    刚才的人应该是沈寒的,陆言深没跟她一起走,显然是要去捉韩进。

    正门来的人应该就是K爷的人,韩进显然是想把他们送走,显然,韩进也并不想和K爷完全撕了脸皮,可偏偏陆言深是个油盐不进的。

    她没跑几步就看到车了,车边倒了两个男人,林惜直接踩过去上了车。

    钥匙就在车上,她很快就把车启动了。

    韩进并不想和K爷正面冲突,所以他得知K爷的人来了之后,就让人先安排陆言深和林惜先走。

    他出面说了几句,自己也打算跑了,却没想到刚到侧门,就看到一辆车子飞快地开了出去,而那车子开离的地方,赫然躺了两个他的人。

    眼底一阵阴鸷扫过,他连忙上了另外一辆车,前去追刚开走的车。

    林惜不认识路,正门的路她勉强记得,可是这侧面的路,她不知道自己怎么走。

    车速开得很快,看到路她就开过去。

    韩进原本是以为陆言深带着林惜走了,追了几条道才发现那人不是陆言深,而是林惜。

    得知这个事情,他忍不住笑了,也没有紧跟,在下一条岔口直接选了另外一条路。

    林惜不熟悉这别墅,他熟悉,要堵林惜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前面的车子直直开过来的时候,林惜有些懵,迟钝了一秒才把油门踩下来。

    “吱——”

    车轮摩擦地板,尖锐的声音让她心口一滞。

    她车速开得快,直直对着她冲着来的车开得也不慢,两个人都刹了车,但是还是在最后的时候撞了一下。

    林惜松了松捉着方向盘的手,发现那里面全都是冷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