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44 韩进很快就来抢东西了

    他说着,牵着她往正门跑。

    林惜跟着他翻了墙出去,刚上车,车子就开了起来了。

    警笛声越发越发的近,但过了一会儿,又越来越远了。

    她侧头看了一眼陆言深,刚想开口,想到之前韩进说的话,连忙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翻了又翻,都没有找到韩进说的追踪器。

    林惜皱着眉,又摸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头发,还是找不到。

    她有些烦躁,一旁的陆言深侧头看着她:“怎么了?”

    “韩进在我的身上放了跟踪器!”

    她刚说完,陆言深就把车子停了下来,“你过来。”

    林惜知道他要帮自己找,也没有多说什么,动了动,翻身侧坐在他的腿上。

    陆言深伸手摸了一把她的头发,然后是衣领、手袖、衣摆,一直往下,都没找到,最后才在她鞋子的侧面找到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追踪器。

    他脸色沉了沉,抬手直接就往车窗外面扔了。

    陆言深还是不放心,又重新检查了一次,确认真的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他才抬手将她抱了回去。

    “把衣服穿好!”

    林惜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冷得很,她赶紧把外套穿好,刚想说话,突然看到前面好几辆车子。

    “陆总——”

    她下意识地叫了一下陆言深,他伸手握了一下她的手,“是K爷的人。”

    其实她是有些好奇为什么会有警察,但是看到前面一堆的人,林惜还是没有问出口。

    车子停了下来,陆言深先下的车,绕到她的那边拉开车门,示意她下来。

    林惜跳下了车,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过来:“陆总,林小姐,辛苦了。”

    他说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林惜抿了一下唇,跟着陆言深上了他们的车。

    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了,陆言深和林惜坐在后面,车子启动不久,刚才下车请他们上车的男人接了个电话,应了几句,然后侧头看向陆言深:“陆总,是K爷的电话。”

    说着,就把手机递给了陆言深。

    陆言深伸手接过,“K爷。”

    林惜虽然靠得近,但是那K爷说话并不大声,她听不到他们说了什么,只听到陆言深应了两句,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车子里面不仅仅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林惜虽然有很多问题,但也不好问些什么。

    开了一个多小时,车子才停了下来。

    林惜跟陆言深下了车,男人领着他们两个人进了别墅,房间显然是早就已经安排好的了,里面放了两套衣服,一男一女的。

    男人推开了房间的门,“陆总,时间不早了,你和林小姐好好休息,晚安。”

    “嗯。”

    陆言深刚应了话,男人就离开了。

    林惜进了房间,她刚才躲在韩进的时候蹭着墙,衣服脏得很。

    “先去洗澡。”

    他从床上拿了一套睡衣给她,林惜伸手接过,也没有多说。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是她的意料之中,但又有些意料之外。

    沈寒的人过来显然是除了她和陆言深没有人知道的,可是在最后却还有警察来了。

    还有他们现在在K爷这儿,陆言深只是想要借K爷把韩进背后的人引出来,如果K爷发现了……

    她不想再想了,越想越不好。

    韩进今晚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不可能再有行动了。

    林惜洗了十多分钟,才从浴室出来。

    房间里面开了暖气,倒也不冷。

    她一边吹着头发一边等着陆言深出来,陆言深的速度比她快多了,五分钟左右就从里面出来了,她的头发只干了表面的那一层。

    这个时候已经不早了,陆言深看了一下手机,坐到她身边伸手:“风筒给我。”

    林惜的头发又长又多,自己吹了好几分钟,手有点累。

    现在陆言深要帮忙,她也伸手就把风筒递给她了。

    “转过来。”

    他扳着她的肩膀,林惜顺着他的力气背对着她。

    “陆总,今天晚上,怎么会有警察?”

    她总觉得不对,忍了几个小时了,现在就只有她们两个人,她实在是不忍住想要弄清楚。

    “沈寒报的警。”

    听到陆言深的话,林惜怔了一下,半响,她就反应过来了:“那K爷——”

    “不用担心,韩进很快就来抢东西了。”

    林惜看着自己的手背,之前跑得急,也没有发现,手腕靠近手掌的地方有一道划痕,很浅,就是刚刚出血的口子,大概是之前翻墙的时候被划到的。

    她收回视线,也没有再问下去了。

    也是,这个地方是K爷的,陆言深在K爷的手上,现在急的人就是韩进了。

    沈寒的人一直都没有露过面,今天没能把韩进捉住,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就是周先生,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惊动当地的警察了。

    虽然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办法,毕竟如果人被捉住了,很容易就泄露了。

    可是今天晚上这样的情况下,也是无可奈何的举措了。

    林惜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陆言深吹头发的动作向来都很轻柔的,吹风机暖烘烘的,她垂着头看着自己放在膝盖上的手,头一点一点的,等回过神来,自己已经睡过去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陆言深已经起身了。

    她揉了一下头,撑着坐了起来,看着从外面回来的陆言深,眼睛动了一下,“陆总?”

    刚睡醒,她的声音有些喑哑。

    他点了点头,过去将她直接抱了起来,一边抱着一边往浴室里面走,“先洗漱,待会儿有早餐送过来。”

    闭口不谈刚才去哪儿了,林惜见他不说,她也不问。

    中午吃饭的时候,林惜才算是见到了传说中的K爷。

    K爷和她想象的有点不一样,林惜一直都以为,能够混到这样的地位的人,必定是个心狠手辣的。

    可是K爷比韩进还要温和一点,如果不是早就知道他是什么人,如果偶遇到,她也只当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午饭之后,林惜先回的房间,陆言深和K爷单独离开去谈了。

    她们虽然离开了韩进,但是在K爷这儿,也并不一定就是安全的。

    难得正午有一点阳光,但是林惜却睡不着。

    万一K爷要逼着陆言深把东西交出来,这个时候是轻而易举的,毕竟她和陆言深两个人都在K爷的手上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