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47 哭什么,我又没死

    “东西给你,你把林惜松开。”

    陆言深几乎是没有想就做了选择,林惜惊了一下,刚想说话,韩进就先她一步把话说了:“你倒是爽快,那行,你把东西给我,我把林惜给你,咱们一手换一手,谁也别想耍赖!”

    韩进能把林惜光天化日就从K爷的地盘弄出来,还刚好知道那个时候陆言深并不在房间里面。

    很显然,K爷的人里面有韩进的眼线,那人告诉他林惜落单了,而陆言深在和K爷谈事情。

    韩进大概是因为K爷要和陆言深交易了,所以才会被逼急了,什么都不管直接就先把林惜抢了。

    他知道,只有把林惜抢了,才有可能把东西从陆言深的手上拿到,其他办法,显然都是行不通的。

    可是他的暗线并不多,起码还没有深入到K爷的身边,所以根本就不知道陆言深确实是在和K爷谈判准备“交易”了,但是陆言深给K爷看的,也不过是一个复印件,也不过是其中的一点。

    陆言深应得太快了,韩进一点儿也没有怀疑,他也不会怀疑,因为在他手上的人是林惜,不是别的人。

    听了他的话,陆言深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办法:“可以。”

    “那我数一二三,我把林惜给你,你把林惜给我!”

    “可以。”

    林惜知道那东西不是真的,她怕韩进怀疑,韩进这个人诡计多端,生性多疑。

    听到两个人“交谈”成功,她连忙大喊:“不可以,陆总!”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韩进扯了她一下,笑了笑,“林惜,你是不是有点傻?”

    他问完,就开始数数:“1,2,3——”

    他刚说完,陆言深“如约”对着他扔了一个东西,韩进看到他真的把东西扔过来,才连忙把林惜往陆言深的怀里面一推。

    林惜身上还绑着绳子,虽然那绳子的结已经被她解了,可是并没有完全松下来。

    韩进那么一推,她脚绊在了绳子里面,整个人直直就往前扑过去。

    陆言深连忙伸手拉着她的手,用力将人拉到了自己的怀里面。

    韩进捉到陆言深扔过来的东西,看着陆言深和林惜诡异地笑了一下:“陆总,林惜,再见了!”

    他说着,突然之间往后一跳。

    跳下去之前,他拿着枪对着陆言深。

    林惜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就被陆言深反身扣在了怀里面。

    “嘭——”

    震耳的枪声传来,林惜刚撞进陆言深的怀里面,就听到男人的闷哼声:“嗯——”

    很低很快的一下,她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连忙抬头看着陆言深:“陆总?!”

    身后的警察连忙往前看,却发现下面全都是岩石,这是个断崖,韩进就那样跳下去了。

    “我没事。”

    陆言深抬手摸了一下她的头,扣着她的后脑勺就将人重新扣到了怀里面,摁得十分的紧。

    林惜松了口气,双手紧紧地抱着他。

    但很快,她就吻到血腥味了,脸色一僵,用力从他的怀里面挣扎起来:“你受伤了!”

    她刚说完,就有警察上来说:“陆总,你受伤了!”

    林惜脸色白了一下,但受伤的那个人却一脸无异:“没什么!”

    听了他的话,林惜又气又急,双眼顿时就红了。

    她连忙扒着他:“你哪里中枪了?快告诉我,你哪里中枪了!”

    林惜急得很,又找不到他到底哪里伤了,可又不敢乱动,整个人有点歇斯底里的疯狂。

    陆言深倒是风淡云轻的,“怕什么,肩膀而已。”

    听到他的话,林惜咬了一下牙,手马上就握成拳抬了起来,可最后还是停了下来。

    “快去医院!”

    这一次他倒是没有说什么,“嗯。”

    林惜刚想走,却被他伸手拉住了:“别急,先把你身上的绳子解了!”

    他不急不缓地,伸手解着她身上的绳子。

    林惜记得发颤,等身上的绳子解了出来,她推开他的手,绕到身后,果然在左肩处看到血渗出来。

    她咬着牙,没有让自己哭出来,牵着他往前走。

    “陆总,先摁着止血!”

    有警察拿了一大团纱布过来,林惜连忙伸手接过:“谢谢,我来!”

    她说完,站到陆言深的左侧,“你手先长开一下!”

    林惜以前不会包扎的,可是这段时间,跟着陆言深来来回回的,多少学会了一点儿。

    那伤口不断地冒着血,陆言深那张脸还是冷的,可是薄唇已经有些发白了。

    她手有些发颤,缠了几圈之后连忙打了结,拉着他往前走。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直到了外面车子停放的地方,林惜直接就让陆言深上了之前韩进开的车,她上了驾驶座,将车子转了个弯之后开了出去。

    路不好,她开了几百米之后,侧头看了一眼身侧的陆言深。

    他正靠在椅子上,侧头看着她,脸色有点白,可是一双黑眸却亮得很。

    “你——忍忍!”

    其实她想说的不是这一句话,可是看到他这个样子,最后却只有这样的一句话。

    事实上,这个时候,她其他什么话也没有办法说出口。

    林惜以为自己会很慌的,可是她发现自己镇定得很,路上那些大的颠簸都被她一一躲开了。

    上了平路,她才把车速提了起来。

    后面跟了两辆警车,可是她已经没有那个心思去管了。

    二十分钟后,车子终于停在医院门口。

    她熄了火,把安全带一解,侧头看向陆言深:“陆总,到医院了!”

    她的声音有点儿轻,陆言深不知道是晕过去了还是没有听到,没睁开眼。

    林惜手抖了一下,伸手过去碰了他一下,声音也提高了一点:“陆总!”

    陆言深睁开双眸,直直地看向探身过来的林惜,发现她双眸红得很,抬手抹了一下她的眼角:“哭什么,我又没死。”

    林惜被他一噎,脸色又青又白。可是陆言深这个时候的脸色真的很不好,她帮他解了安全带,“快下车,医院到了!”

    说着,自己也跳下了车。

    林惜绕过去的时候,陆言深已经下了车了,她刚好看到他的后背,那白色的纱布一大片的红色。

    她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牵着他连忙往里面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