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48 林惜,你抬头看看我

    她扶着他,走到医院门口,看到一堆的人,急得很,又不知道怎么办,最后只能大叫:“医生!快来救命!”

    大概是见她喊得太大声了,很快就有医生过来了。

    林惜下意识地侧头看向陆言深,她刚想开口安慰他,却觉得肩上一重,然后他整个人就压了下来。

    陆言深一个一百五十多斤的男人突然之间压下来,林惜根本就站不稳。

    幸好医生刚好赶过来,帮忙把陆言深架着,直接就往急救室里面送。

    “家属请在外面等!”

    被推出去急救室的时候,林惜整个人都是抖的,手脚都发凉,站在那儿,脑袋一片的空白。

    她告诉自己没事的,不会有事的,可是根本就一点儿用都没有。

    陆言深什么时候在她的跟前直接晕了,可是现在,人都已经到了医院里面了,他却突然之间就倒在了她的身上。

    很显然,他是根本就撑不住了。

    骗子!

    还说什么没事!

    一个多小时,林惜站在急救室外面,也不知道时间是怎么过去的,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熬过去的。

    急救室的门一开,她连忙冲了过去:“医生,他怎么样?”

    “子弹已经取出来了,病人失血过多,并没有致命的伤害。”

    听到医生的话,林惜才松了口气,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刚从水里面捞起来的人,终于是活过来了。

    幸好,幸好她来得快,不然就算是失血过多,拖久了,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

    林惜点了点头,看着被退出来的陆言深,他刚做完手术,麻药还没有过去,人还没有醒。

    她有点儿担心韩进的人会不会在这个时候搞突然袭击,正想着,突然之间有人叫了她一下:“林小姐。”

    林惜警觉地看了对方一眼,但很快,她就把对方给认出来了。

    这是那天在韩进别墅里面碰到的人,是沈寒派来的。

    她点了点头,对方直接说明来意:“你需要跟我们去做一次口供。”

    林惜眉头一皱,他似乎想到她担心什么,已经先一步开口:“林小姐不用担心,陆总我们会派人守着。”

    既然都这样了,林惜也别无选择。

    这L市到处都是盯着他们的人,今天如果不跟着回去做一次口供,K爷那边说不定就会怀疑了。

    林惜权衡了一番,还是跟着他回去了。

    “林小姐,请过来。”

    林惜也没有多想,她以为自己是真的过来做口供的。

    所以看到沈寒的时候,林惜怔了一下,“沈警官?”

    “林小姐。”

    沈寒看着她点了一下头,示意她坐下:“我派人去山下搜韩进,可是找不到他的尸体,而在那断崖边,我发现那里有一个山洞。”

    林惜不笨,听到沈寒的话,她马上就明白了:“韩进是故意把我们引到那儿去的!他根本就没有出事!”

    沈寒点了一下头,“这几天我一直盯着他,发现他并没有和任何的人接触,想来他就是我们一直要找的人了。”

    “确定了?”

    “嗯,他对你的兴趣很浓。”

    沈寒说这话的时候很严肃,但是林惜还是有些尴尬。

    不过很快,林惜就没有时间去尴尬了,因为她很快就想到另外一个问题:“韩进没有出事,那陆总不是有危险?不行,我要回去医院!”

    想到这里,林惜马上就要走,却被沈寒拦住了:“你别急,医院现在围得密不透风的,而且我已经开始正式通知要全城捉韩进了,他这两天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

    林惜心松了一下,但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K爷那边,这样三番两次,他怕是看出来了?”

    “所以你现在不能走,K爷那边,能稳住多久就多久。“

    沈寒已经安排好了,她只好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K爷那边有没有起疑林惜不知道,她现在能够做的就是等陆言深醒来了。

    从警察局回到医院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她下了车就往陆言深的病房里面快跑。

    虽然沈寒已经说了韩进这两天不敢轻举妄动,他也安排了人守着陆言深,可是他麻药还没有过,林惜根本就不放心。

    幸好,到医院的时候陆言深已经醒过来了,坐在床头上,脸上的血色虽然不太好,可是精神看起来不错。

    她觉得自己现在的脚步才算是踩在地上——踏实的,松了口气,林惜抬腿走过去,坐在他的床边,抬手摸了摸他的眉眼:“陆总,韩进逃了。”

    “嗯。”

    他仿佛早就料到了,倒是没有多惊讶。

    林惜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她现在都还是心有余悸。

    如果当初韩进的枪再指上一点儿,现在陆言深就不是坐在这病床上这么简单了。

    她其实是憋了很多话的,可是话太多了,反倒是一句都说不出口了。

    两个人这些日子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也知道,在那样的情况下,如果换了是她的话,她也会转过身去帮他挡了那一枪,所以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去指责他。

    林惜什么都收不出口,只是抬手抱着他。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抬手落在她的后背上抱着。 她埋头在他的怀里面,一开始是死死地忍着的,可是最后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胸口一片温热,陆言深知道是怀里面的人哭了。

    他低头看了她几秒,有些无奈,“林惜。”

    陆言深伸手扒着她,可是她的手死死地抱着他,就是不起身看他。

    以前她做错事耍赖的时候就这个样子,那时候倒是简单,他话说得重一点儿,轻易就把人从怀里面弄出来了。

    可是现在,他也知道自己刚才晕倒的时候必定是把她吓傻了。

    她这一路上,就算再大的场面,她都没跟他说过一个“怕”字,可但凡碰到他受一点儿伤,她整个人就跟那刚从蛋壳里面破出来的小鸟儿一样,又惊又乍的。

    偏偏他还舍不得把人硬拽出来,只好耐着性子又叫了她一声:“林惜,你抬头看看我,我好好的呢!”

    怀里面的人只是动了一下,还是没抬头。

    陆言深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另外一只手捉着她的手指捏了一下,自己低头贴在她的耳侧,低低地再次开口:“我想吻你,林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