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49 你还是想想怎么跑路吧

    林惜怔了一下,半响才抬起头,迎面而来的真的是陆言深的吻。

    薄唇压在她的双唇上,她哼了一声,然后抬起自己勾着他的脖子,仰着头一点点地回应。

    这个儿吻持续了三分多钟,被松开的时候,林惜有点缓不过来,下巴压在陆言深的肩膀上,思绪停在了一半,原本的难受好像一下子就被人打散了。

    温暖的指腹贴着她的唇侧,一点点地移着,最后在她的嘴角收尾勾了起来。 好半响,陆言深才开口:“很快就结束了,林惜。”

    他双手都落在她的身上抱着人,力气有点紧,声音难得的有些沉。

    很显然,陆言深也很厌倦现在这样的状态。

    幸好,韩进那边已经露出马脚了,沈寒也开始收网了,好几个地方都已经被一锅端了。

    林惜抿了一下唇,唇瓣上还有陆言深刚才留下的温度。

    快结束了。

    她闭起了眼,下意识也抱紧了陆言深。

    A市,怡翠别墅园。

    这几天A市总下雨,天气阴沉沉的,房间里面的窗帘被拉了起来,但也没有开灯,里面一片的暗沉。

    偌大的床上正起伏着两个身影,这两个身影不是谁的,正是成韵和李森的。

    这些日子陆言深不在A市里面,丁源不跟李森硬碰硬,这几天,李森可以说是只手遮天。

    成韵自然也知道,她抬起自己迎上的同时,借着这个机会开口:“李总,我爸爸的事情现在对你来说,不过是勾勾手指的事情了,李总什么时候打算勾一勾你这手指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捉着李森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极尽挑逗。

    李森哪里受得了,狠得几下就完全泄了。

    成韵一边穿着气一边咬着牙抢着这个机会:“嗯,李总?”

    男人在这个时候比任何时候要好说话,李森也不例外,成韵这两个多月跟在李森的身边,早就摸清楚李森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李森一直被陆言深压着,陆言深这一个多月不在,李森在A市可谓是呼风唤雨,没有陆言深压着,A市一半的人都不敢惹他。

    他这些日子看着丁源不惹事,行事也越发的嚣张,居然还敢动到了达思的头上了。

    成韵也知道李森这个男人极其的要面子,答应的事情,他多半是会给你办成的。

    成仁贵已经被关了三个多月了,周先生那边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她不想再等了。

    这会儿陆言深不在A市,是最好的时机,要是这个时候都还不能把成仁贵弄出来,那她就得为自己以后想想了。

    李森正满足,话也好说:“你急什么,这事情我早就打过招呼了,走点儿程序,你爸很快就出来了。”

    成韵眉头微微一挑:“李总,你该不是哄我的吧?”

    刚开始跟李森的时候她是不愿意的,可是她成韵不是其他女人,在利益面前,自己都能委屈的。

    男欢女爱,不也就是那么档子事,她向来都是乐己主意。

    李森这个人虽然有点自大和阴晴不定,但是也好拿捏,年纪不小了,但是力气和身体还行,她就当是互相取悦。

    “哄你?我哪敢,我要敢哄你,怕是要被你夹断了。”

    他说着下流话,成韵不以为然:“李总知道就好。”

    女人在床光坦坦地躺着,身上什么都没有,说话的时候还故意勾着眼,男人那里受的住。

    李森只觉得血气一冲,刚想上去再来一回儿,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这会儿在办事,早就交代下去了,没什么事情不要来打扰。

    现在有人来电话,显然不是什么小事。

    他看了一眼成韵,成韵已经拉过一旁的毛毯把自己遮掩了全。

    李森吞了口口水,还是收回了视线,将一旁的手机拿了过来:“喂,什么事?”

    好事被打断,换了别人都不会有好脸色。

    成韵披着毛毯下了床,走到不远处拿起香烟点上,刚抽了一口,一回头,就发现李森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怎么回事?”

    成韵将手上的香烟往一旁一扔,李森看了她一眼,一边扒拉着衣服穿着一边说:“L市出事了,好几个点被端了。”

    听到李森的话,成韵脸色白了一下:“周先生呢?”

    “周什么先生啊!周先生就是韩进!”

    “韩进?”

    成韵眉头一皱,她跟他是高中同学,周先生早就在十多年前就跟成仁贵合作了,成韵是怎么都想不到,韩进就是周先生。

    “那我爸——”

    听到成韵的话,李森的脸色很难看:“别想你爸了,你还是想想怎么跑路吧!文件已经下来了,这一次正大范围地端,你爸是跑不掉的了!我让人安排飞机跑,你——”

    说着,他停了一下,想到这一个多月来,成韵虽然跟自己也就是床上那么一点儿的事情,但他活了这么多年,也还是第一次碰上一个这么合意的。

    李森难得大方仁慈:“你赶紧准备一下,两个小时后就走!”

    成韵挑了一下眉,她倒是没想到,大难临头,就连夫妻都各自飞,就她跟李森那么一点儿的情分,他倒是愿意带着她跑路。

    只是可惜了,之前跟着李森是碍于陆言深逼得她无路可退,再加上她一直想找机会把成仁贵弄出来。

    现在听李森的意思,这次的事情显然不小。

    她并没有跟李森一起跑的想法,但是没到最后,她还是不会轻易得罪李森的:“我知道了。”

    她说着,从衣柜拿了衣服进去浴室换衣服。

    李森这个时候哪里有心思管成韵什么想法,明天一早,他就插翅难飞了,他现在得想办法把钱能转走多少是多少!

    正因为瞒着把钱转走准备跑路,李森根本就没有发现,那个说去换衣服的成韵,半个多小时都没有再出来了。

    此时的成韵已经出了别墅,李森知道她被陆言深压着,跑不掉的,所以根本就没有让人看着她。

    所以这就方便了她现在的动作,车子从别墅开出去,守门的两个人就看了一眼,甚至还笑着跟她打招呼。

    看着后视镜里面越来越远的别墅,成韵勾了一抹冷笑。

    也就李森傻,以为自己还能跑得掉,这一次的事情来得这么突然,怎么会有人给他“泄漏消息”,哪个傻的不怕死?

    她吹了一声口哨,把车子拐上了高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