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50 陆太太,过来一下

    李森还在忙着转移财产,没等他昨晚,别墅的门就已经被警察撞开了。

    “嘭——”

    房间的门直接被撞开,他整个人一愣,“你们,干嘛?”

    “李森,你涉嫌参与一起制毒贩毒……”

    李森下意识想要反抗,视线落在一旁的电脑上,他直接操起来就对着第一个武警砸了过去。

    砸完之后他冲过去想要跳窗,却发现别墅下面已经被控制住了,他现在不过是一个笼中之鸟,无处可逃。

    他也不跳了,站在那儿看着警察过来给他上手铐。

    “走!”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李森就已经被戴上了手铐压着走了。

    走到门口,他突然想起成韵,连忙停了下来:“警察同志,你们应该手上的名单应该还有成韵吧?她就在浴室里面,赶紧进去把她拷了,别让她走了!”

    按着他的警察面无表情地开口:“浴室里面没有人,成韵已经在半个小时前驾车逃了!”

    听到警察的话,李森气得浑身发抖!

    这个贱人,他跑路的时候还不忘带上她,她倒是好了,一声不吭就自己跑了!

    而这个时候,成韵已经换了一辆车,走小道开往L市。

    林惜听说这消息的时候,不禁皱起眉:“成韵显然是过来找韩进的!”

    陆言深张嘴将她舀到嘴边的汤喝了进去,才开口:“未必,国外她是已经出不去了,L市这边现在乱得很,她可能是想要过来浑水摸鱼。”

    林惜顿了一下:“浑水摸鱼?”

    “嗯。”

    他没有多说什么,成韵自然不是会自投罗网的人,但是她去偏偏往L市这边来,很显然,是有什么想法。

    成韵确实是有什么想法,现在什么都暴露了,她出国已经出不去了,韩进现在在L市,她现在唯一还有翻盘的机会就是找到韩进!

    她可不像李森那么傻,还在慢慢地转移财产,文件下来要捉人,很显然这件事情已经掀了个底。

    韩进还在L市没跑,很明显就是L市还有韩进想要的东西。

    虽然她没想到韩进就是那个一直指着他们父女两个人的周先生,但是就她对韩进的了解,韩进也是个无利不起早的。

    他还留在L市,分明是还没到逼得走投无路的地步。

    不得不说,成韵倒是想得明白。

    陆言深他们虽然是把韩进引出来了,韩进在L市的还几个点也都被端了。

    但是真正知道韩进就是周先生的人却没有多少,他从来都不露脸行事,就算露脸了,也不会有人会指认他。

    贩毒这事情,沾上就是死,反正怎么样都是死,要死了不把韩进供出来,起码家人还能得到个照拂。

    但是如果把人供出来了,“周先生”的手段也不是谁能承受的。

    这样一对比,是个人都知道怎么选择。本来就是在刀尖上舔着血过日子的,现在被捉到了,他们也没什么想法,早死早好。

    当然,也有一些怕死的,但是怕死的都是一些小兵小将,别说周先生是韩进,就连周先生是个男的的怕是都不知道。

    这样一来,陆言深手上的东西就很重要了,不然韩进也不会千方百计把东西抢走销毁。

    只是韩进被陆言深摆了一道,拿到手上的东西根本就只有一小节的复制品。

    他看完之后,直接就把电脑摔了,脸上的笑容十分的吓人:“好得很,陆言深,真是好得很!”

    “扣扣”

    门突然被敲响,韩进低头看了一眼摔在地上的电脑,半响才转头阴沉沉地看着那扇门:“进来。”

    “韩先生。”

    “什么事?”

    他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眼神却阴寒得很。

    进来的人看了韩进一眼,就低下头不敢看他了,“韩先生,有,有个姓成的小姐找你。”

    “姓成的?”

    韩进想了想,才想起来是成韵,“带她过来。”

    成韵也是歪打正着,她五年前跟成仁贵来过这里见周先生。

    当时就是在这个地方的,不过那时候周先生带着面具,会面时间不过十几分钟,他一直坐在椅子上,穿着宽大的袍子,她连个男的女的,都不好分辨。

    得知韩进就是周先生的时候,成韵心情有些复杂。

    她和韩进之间,远没有表面上那么和谐。

    正想着,就有人过来带她往里面走了。

    成韵收敛了思绪,不管怎么样,她现在都算是和韩进一条船上的人了。

    多一个帮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相信韩进知道怎么选择的。

    “成小姐,到了。”

    那人只将她带到房间门口就走了,成韵眉头皱了一下,抬手推开门走进去。

    刚进门,就看到正在喝红酒的韩进。

    这个时候的韩进,和她认识的韩进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成韵突然笑了一下:“韩进?周先生?”

    韩进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成小姐,这就是你来投奔我的态度吗?”

    他用了“投奔”这个词,成韵的脸色很难看。

    但是韩进说得没错,她现在的处境,确实是来投奔他的。

    “听说林惜和陆言深也在L市。”

    成韵向来聪明,一点蛛丝马迹她就能猜出来了。

    果然,她刚说完,韩进的脸色就冷了下来。

    他没有立刻说话,仰头将杯中的红酒完全喝完,韩进才说话:“所以呢?成小姐是来找他们的吗?”

    “你要找的东西,我可以帮你。”

    听到她的话,韩进挑眉一下眉:“你能怎么帮我?”

    成韵笑了一下,抬腿走过去,直接坐在他沙发的扶手上,抬手摸着他的下巴,低头在他的耳侧低声开口。

    林惜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护士正在给陆言深换药。

    她坐起来直直地看着他的伤口,视线落在那还没有愈合的伤口上,双手紧紧地捉着身下的折叠床。

    “好了,陆先生的伤口恢复得不错,陆太太可以给陆先生多炖一点汤。”

    护士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吩咐着,林惜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对着护士笑了一下:“我知道了,谢谢。”

    “陆太太太客气了。”

    护士推着车出去,门落下,陆言深看着她叫了一声:“陆太太,过来一下。”

    她不疑有他,抬腿就走过去,还没站稳,就被他伸手拉到了病床上,抬头就被人堵上了一个吻。

    “唔——”

    她抬手微微推了一下他的肩膀,但是想到他肩膀上的伤口,最后还是一点点地把自己的手指蜷缩了起来,收了力气,没有再推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