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52 只有对林惜下狠手

    “你们——”

    刚上车,林惜就被放开了,只是很快,绳子就落在她的身上了。

    “林惜,好久不见。”

    她一抬头,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成韵回头看着自己笑。

    林惜脸色一僵,她就知道成韵来L市不会有什么好事情的,就是万万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在菜市场让大妈给她下套。

    她千防万防,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就是去市场买个菜,就被成韵捉来了。

    “很惊讶吗?”

    见她许久不说话,成韵挑着眉又问了一句。

    她得意得就好像是当初跟她挑衅一样,林惜抿了一下唇,还是不发一言。

    她侧头看着车窗外,想要记住路线,想办法通知陆言深。

    手机在刚才推拉的时候摔在地上了,她现在又多了一个难题。

    现在想想,成韵必定是故意让人将她的手机打掉的,现在她手上什么都没有,还只有自己一个人,什么都处于下风。

    林惜收回了视线,重新看向成韵,“成小姐还真的是心大。”

    她说得讽刺,成韵来L市,不用想都知道她是来投奔谁的。

    这人前头才跟了李森,一转头就过来跟韩进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女人。

    可惜了,成韵在这个方面向来都是不在乎的,听到林惜的话,她只是抬手拨了一下头发:“你激怒我没有用,还是想想自己接下来怎么办吧。”

    林惜咬了一下牙,不再开口了。

    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停了下来,林惜以为到了,但是车门一拉开,她还没有看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头突然之间被一个黑色头套套了下来,视线一片黑暗。

    接下来的整个过程,林惜都是被套在那黑头套里面的,什么都看不到。

    车子又开了一个多小时,停了下来之后林惜又被拉上了另外的一辆车。

    接下来的路显然没有之前的那么平整了,一路上颠簸得很,林惜坐在车上,好几次都撞到了车门上面去。

    这样的颠簸持续得有些久,林惜正想着是什么地方,脖子上突然被什么针了一下。

    她眉头一皱,冷声开口:“你们给我注射了什么?”

    “怕什么,又死不了人。”

    是成韵的声音,但是她看不到她的人,也看不到她的表情,根本就猜测不到那是什么东西。

    车子又颠簸了十多分钟,林惜觉得头有点晕,她手捉着自己的手心试图然自己清醒,但是没有用,不到五分钟,她就扛不住药性晕过去了。

    这一觉林惜睡得十分的沉,一路上被人扛着走都不知道。

    辗转了好几个小时,成韵一行人终于在一个竹屋前停了下来。

    韩进看了一眼成韵,视线落在被人扛着的林惜身上,勾唇笑了起来:“那边怕是要闹开锅了吧?”

    成韵皮笑肉不笑:“那就和我没什么关系了,人我给你带回来了。”

    听到她的话,韩进才将视线放在她的身上,挑了一下眉:“你怕什么?”

    成韵被揭穿,也不慌不忙,反倒是上前站在他的跟前,仰着头直直地看着他:“我怕什么,你不知道吗?”

    她一边说着,手一边从男人那挺直的鼻梁往下,然后挑着食指的指腹沿着男人的唇片往下,压着过了他的唇瓣,又沿着下巴用指甲刮着移到了他的喉结上。

    十分浓厚的桃色意味,然而韩进站在那儿,脸上的笑容不变,一双手始终是插在两边的口袋,视线微微低着看着她:“手拿开,我不太喜欢别人的女人碰我。”

    他虽然还是笑着的,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极其的难听。

    成韵脸色变了一下,手直接扣着韩进的后颈,将人压到自己的跟前,可是就在大家的双唇都要碰上的时候,他的头却不再动了,不管她怎么用力,就是不动。

    韩进伸手将她的手拉开,“一整天的,你也不累?”

    这话,算是给她一个台阶下了。

    成韵收回了手,嗤笑了一声:“累不累,你倒是可以试试出去一趟。”

    说完,她就擦着他的肩膀往屋里面走了。

    韩进轻哼了一下,抬头看着扛着林惜的人,抽出了插在口袋的双手,“把人给我。”

    男人连忙把扛在肩膀上的林惜放到他的手上,韩进接过人,抱着颠了一下:“你不用跟过来。”

    说着,他抱着林惜就转身往里面的屋子走了。

    这是一个用竹子建的房子,带着庭院,外面围了一层四米多高的竹墙,占地很大,里面的竹屋大多数只有两层,一片连在一起,修了一条小栈道,将所有的竹屋都连在了一起。

    韩进抱着人往里面走,还穿过了一个花园才,进了一扇门,进屋上了二楼,左转走到了第二间。

    门口早就有人候着了,看到他,连忙把门打开。

    韩进将林惜抱了进去,房间不算很大,也就是三十平米左右。

    一进门有个屏风隔开了,屏风后面是一张床,床对着窗户,在床的右侧是梳妆台。

    韩进将人放在了床上,抬手把林惜身上的绳子解了下来,才坐在窗边,把她脸上凌乱的头发给拨好。

    “啧啧啧,你说你跟谁不好,偏偏要跟陆言深,嗯?”

    林惜被打了药,不睡个一晚上是醒不来的了,所以他下手一点儿都没客气,直接拉着林惜的脸颊扯了一下。

    床上的人无知无觉,要不是鼻间还有呼吸,他还以为她怎么了。

    人没醒,韩进也懒得说话,盯了林惜一会儿就出去了。

    成韵看着韩进从林惜的房间里面出来,脸色十分的不好,抬腿直接就走了上去:“你看上林惜了?”

    韩进低头看了她一眼,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和你没什么关系。”

    成韵冷笑:“韩进,你别傻了,现在这种时候,你还学人家玩什么儿女情长。你要想从陆言深的手上把东西拿回来,就只有对林惜下狠手!”

    听到她的话,桃花眼勾了一下:“你觉得要怎么样下狠手?”

    成韵愣了一下,没有立刻作答。

    两人对视了一番,成韵才似是而非地把问题抛了回去:“那就看你自己了,周先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