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53 你大可以试试

    林惜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天是黑的,头沉得很,身上盖了两张棉被,一动,她就感觉到逼人的冷意。

    周围静悄悄的,她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才发现斜上方有个窗户。

    开了窗,林惜才看到外面是个类似花园的空地,周围是廊道,亮着灯,除此之外,她也看不到什么了。

    林惜小心翼翼地把窗户关了,皱着眉小心地挪着步伐到门口。

    门是往里开的,林惜刚把门开了一点,突然走廊的灯就亮了起来。

    门口守了两个男人,这还不是最变态的,最变态的是,除了她手上的这一道门之外,外面还架了了一层镂空的门,那门的锁是在外头的,她从里面根本就开不了。

    怪不得她身上的绳子都被摘了,原来韩进根本就不担心她能跑掉!

    “林小姐,现在是晚上,外面冷得很,你还是把门关上吧。”

    话是挺好的,就是那人说得十分的硬。

    林惜听不出半分的好坏,她看了门口两个人一眼,抬手把门关上了。

    房间里面太黑了,她想找找有没有什么东西能有用的,摸了一会儿才摸到开光。

    白炽灯亮了起来,林惜才把房间里面的一切看清楚。

    只是这个房间里面太简陋了,连个钟都没有,更别说什么能让她拿来防身的。

    防身。

    想到这一点,林惜连忙弯下去摸了摸自己的鞋子,摸到里面藏着的小刀时,她才松了口气。

    这小刀从陆言深塞到她的鞋子里面,她就一直都带着,这段时间虽然消停了几天,但是她也没放松警惕。

    像现在这样,又被韩进给弄回来了,她不能总是坐以待毙。

    林惜又开窗看了一次,这屋子建得高,一层起码四米多,两层加起来就九米了。

    下面是什么不好说,要是跳下去把脚给崴了,她别说跑,能走就不错了。

    从窗口逃出去显然是不切实际的门口守了人,刚才她开门的时候已经把人惊动了,林惜最后决定先按兵不动。

    这件事情里面又多了一个成韵,韩进这个人诡计多端,林惜跟他都没怎么交过手。如果单单是从韩进身上入手,她一点儿胜算都没有。

    可现在不一样,这事情她想找个机会,看能不能从成韵的身上找到突破口。 房间里面没有暖气,这又不知道是什么鬼地方,林惜才在床下站了十几分钟,就冷得直发抖。

    她咬了咬牙,最后还是爬回去床上。

    医院里。

    沈寒看着坐在病床上浑身戾气的陆言深,半响,才开口:“菜市场说有人拐带小孩,保护林惜的人进去的时候林惜已经被人带走了。

    那是个旧市场,没有装监控,我们追查不到。

    “成韵呢?”

    “成韵进入L市之后我们就跟丢了,L市内我们已经找不到韩进。”

    “给我办理出院手续!”

    说着,他直接就起身穿衣服。

    沈寒眉头一皱,过去伸手压在他的肩膀上:“你这伤口才多少天?你疯了?!”

    他抬手直接扣着沈寒的手腕:“成韵跟林惜不对盘。”

    他没有多说,只说了一句,直接就动手将沈寒拽开。

    沈寒眉头一皱,直接给他动起手来:“陆言深,你冷静一点儿!”

    “我很冷静!”

    他侧身躲开沈寒捉他的手,勾着唇冷笑:“我如果不冷静的话,你现在连跟我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沈寒手一缓,最后还是妥协了:“我给你办出院,你不要轻举妄动,韩进把林惜弄走了,他不可能就把人弄走那么简单。”

    陆言深冷嗤了一下:“但愿如此。”

    谁知道呢,狗急了还会跳墙。

    韩进现在被逼得无路可逃了,难保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天大亮,门口有动静,林惜一下子就醒了。

    进来的是一个女人,手上端了吃的,放下直接就走了。

    林惜捞过一旁的外套穿上,下去看了一眼被放在屏风后面桌面上的东西,眉头皱了皱。

    韩进他现在到底想干什么,她什么都不清楚。

    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她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天冷本来消耗得就快,桌上的粥冒着热气。

    林惜很饿,可是她却不敢吃。

    天人交战了一番,门再次被推开,这次进来的人是韩进。

    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

    韩进先是看了一眼桌面上的热粥,然后才抬头看向林惜:“你这么怕我?”

    他说着,往她的方向走过来。

    林惜往后退,脚打在身后铺着毛毯的椅子上,没有路可以退。

    “你不要再走过来了,我们并不熟!”

    韩进倒是停了下来,还往后退了两步,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去,手搭在椅子的扶手上,抬头看着她:“你不吃早餐吗?”

    他一脸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看着她,林惜身侧的双手紧了一下,低头和他对视着:“啊生知道你是做什么的吗?”

    “他当然不知道。”他笑了一下,抬手碰了一下那粥的碗壁:“你再不吃的话,这粥就要凉下来了。”

    林惜还是不为所动,他耸了一下肩:“你放心,这粥干干净净的。”

    僵持了几分钟,林惜还是把粥端起来吃了。

    一味的僵持没有用,不管是陆言深过来救她,还是她自己逃出去,都是要力气的。

    她吃得有些急,一边吃一边看着走在那椅子上的韩进。

    韩进一直看着她,见她看着自己,勾着唇在笑,搭在扶手上的手曲着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

    不到五分钟,林惜就把那碗比寻常饭碗大的粥吃完了。

    韩进闭了眼睛,坐在那椅子上,已经有一分多钟没动了,不知道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在假寐。

    她从一旁抽了张纸巾,抹了一下嘴角,决定先开口:“你捉我没有用,陆言深不会把东西给你的。”

    韩进没有睡,听到她的话,他直接睁开了眼睛,桃花眼里面含着笑:“是吗?”

    他说着,突然之间身体往前一倾,林惜僵了一下,却还是忍住了没有往后撤。 “你大可以试试,而且你现在这个境地,就算把东西拿到了,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她刚说完,韩进突然之间站起了身,直直走到她的跟前。

    林惜连忙站了起来,只是刚起来,他抬手就将她推了回去。

    他勾唇带笑地附身看着她,按在她肩膀上的手让她发疼。

    她抿着唇,闭了眼睛,半句话不说。

    韩进见她这个反应,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浓,压着她直接靠在她的耳侧:“那我们打给赌试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