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55 你以前也没有这么急

    韩进走了之后,林惜缓了好几分钟才反应过来。

    她摸了一下自己的左手,上面似乎还有刚才他拿着小刀在她的手上游走的感觉。

    刚才她真的就以为韩进要将她的手指给割下来了,倒是没想到这个人最后跟她说是一个玩笑。

    林惜虽然一直多强忍着假装很冷静,可是事实上,她也很害怕。

    刀子不扎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当然能熬得住,说到底她一路过来,都是被陆言深护着的,要真的是被韩进一刀下来,她能够忍住没有露怯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门口传来争吵的声音,她愣了一下,起身走过去。

    隔着门,她能清晰地听到在门外的成韵在跟守门的人说话。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不能进去?!”

    成韵没想到自己进去见林惜,都会被人拦着,韩进竟然防她防到这个地步!

    她刚才就已经被他气得脸色发青,现在脸上端着的笑容都没有了,脸色直接就冷了下来:“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林惜就是我弄回来的,为什么我进去见她都不可以?!”

    “成小姐,这是韩先生的吩咐。”

    不管她怎么闹,守着门的两个男人还是不松口。

    成韵环着手,看着两个人不禁就冷笑了一下:“行,我不为难你们!”

    说着,她转身就走,追着刚才韩进的方向过去。

    林惜站在门后,将这一切听得一清二楚。

    韩进刚才离开的时候提醒了她要小心成韵,成韵现在被拦在了门外。

    很显然,韩进和成韵两个人的关系也并不是她想的那么好。

    成韵一向是个稳得住的女人,两个人交手那么多回了,她都没有见过成韵有失控的时候。

    可刚才,成韵显然已经发怒了。

    她抿了一下唇,脑海里面有个想法,就是不知道成韵能不能争气点儿了。

    “韩进,你什么意思?”

    韩进刚挂了电话,成韵直接推开门就进来质问。

    他回头看着她,微微挑着眉,脸上的笑容很浅,目光让人捉摸不透:“什么什么意思?”

    成韵冷笑:“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你从林惜的口中套不出话,又舍不得下手,你凭什么不让我进去见她?!”

    她说着,上前一步,两个人隔着不到一拳的距离,她抬起头直直地看着他:“你不要忘了,林惜还是我弄回来的。”

    韩进看了她一眼,往一旁走开,取了一瓶红酒,拿着开酒器一边开着一边问她:“你觉得林惜对你会有什么话说?”

    “你怎么知道林惜对我没什么话说?陆言深他们现在的情况,你什么都不知道,捉了个林惜过来,你却迟迟不想下手。我过来找你,可不是陪着你等死的!”

    成韵算是被林惜间接激怒了,她这一辈子栽在两个男人的手上,一个是陆言深,一个是韩进。

    陆言深还算好,她回国之前,陆言深跟林惜两个人就已经纠缠在一起了。偏偏韩进也看上了林惜,现在都这个时候了,韩进这个杀人不眨眼的男人,连动林惜一根手指头都舍不得!

    她内心的恐惧和愤怒一下就被激发了,当年她和韩进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对她连句好话都没多少。

    当初她年轻,也没多想,觉得合则合,不合分。

    可到底是自己曾经的男人,他现在却当着她的面维护敌对的女人,成韵除了愤怒,更有妒忌。

    永远都不要小瞧女人的妒忌心,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女人的妒忌心也可以毁很多事情的。

    韩进显然将成韵的想法猜得透透的,他还是笑,笑得有些不以为然:“我也没有压着你陪我一起等死。”

    他说着,抬起酒杯喝了一口红酒:“还是,成小姐,你以为现在还是两年前?”

    两年前的成家风光无两,现在却被陆言深一锅端。

    韩进显然是在警告她,成韵僵了一下,也反应过来了。

    她看了一眼他身后放着的红酒杯,过去拿了一个,自己倒了一杯酒,抿了一口,才给自己找台阶:“我和林惜交过手,她防心很重,你以前在他身边深藏不露,现在再靠近她,她一句话都不会跟你说。陆言深的想法只有林惜知道,你打探不到,总不能让我试一下的机会都不给吧?”

    她说完,举着红酒杯对着他,显然是退了一步。

    韩进低头看了她一眼,举杯碰了一下她的红酒杯,“你想去试一下我不拦你,但是其他的想法,我劝你趁早收起来。”

    听到他的话,成韵仰头将红酒一口喝尽,凉笑道:“怎么,我现在还有其他想法的资格?”

    说完,她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不得不说,成韵这人,还是挺会把控人心的。

    韩进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红酒杯,笑了一下,也罢,就当是给她一个机会。

    午饭是成韵送进来的,林惜在早上靠在门上听完成韵的话,她就知道成韵一定会找机会来看自己的。

    外面的天冷得很,成韵就穿了一件裸色的风衣,踩着白色的西裤,脚下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林惜看着她走进来,把东西放在自己跟前的桌面上,抿着唇没有开口。

    “林惜,别来无恙啊。”

    成韵直接就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去,林惜脸上没什么表情:“这话你昨天就说过了,有什么你就直说,没有必要跟我绕。”

    成韵笑了一下:“你以前可没有这么急。”

    林惜冷笑:“你以前也没有这么急。”

    成韵知道她算是听到早上的时候自己跟门卫吵的事情了,她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了:“我其实没什么好急的,你跟陆言深把我推到这个地步,反正往前走往后走,对我来说,都没什么好下场。”

    “所以你现在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先死一步吗?”

    林惜脸色冷厉,开口的话就是咄咄逼人。

    她了解成韵,成韵这个女人很能忍,心里面急成热锅蚂蚁,她也还能跟你悠悠地来。

    她以前对付成韵都是伺机而动的,可是现在没有那个时间让她伺机了。

    今天早上韩进的话让她生出了几分警觉,这一次她被捉过来,恐怕不仅仅是威胁陆言深这么简单。

    成韵被林惜刺得脸色不太好:“你脾气倒是长了不少,要割你手指的人又不是我,你没必要跟我撒气。”

    “我的手指没被割下来,你的心里面不好受吧?”

    林惜又一次刺她,成韵倒是能忍的,还反击回来了:“我有什么不好受的,现在受制于人的又不是我。”

    “是啊,我受制于人,你好到哪儿去,韩进会不会真的保你,也未必吧!”她说着,看了一眼成韵的脸色,很快又接着说:“你大概不知道两个小时前,韩进离开前说了什么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