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58 你把我放开,不要碰我

    林惜抬腿就扫过去,韩进跳起来躲开,反手就将她扣在自己的怀里面:“让你防着成韵,你倒是挺聪明的。”

    “你放开我!”

    她的双手被他扣着,林惜用手肘往后顶,但是他轻轻松松就卸了她的力气,一只手捉着她双手的手腕,另外一只手从她的手上将麻醉枪拿走,对着她直接就打了一枪。

    “你——”

    林惜没坚持几秒,人就倒下去了。

    雨越下越大,还响起了累。

    韩进将人抱了起来,有人撑了伞过来,他走得不快不慢的。

    刚进屋子里面的时候,刚好一道雷劈了下来,不知道劈在什么地方,眼前的夜色都亮了一下。

    成韵是被冷水泼醒的,一睁开眼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面,林惜在她跟前的不远处,闭着眼睛昏迷了。

    韩进站在她的跟前,手上拿了一把枪,她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是她给林惜的。

    韩进这匹狼,她早就知道跟着他没什么好下场的。

    现在到了这个地步,她也逃不掉了,来L市,无非是想要拖一个人下水。

    半年前她还顺风顺水的,但是遇上陆言深之后,就好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哗啦啦的,一下子什么都倒下来了。

    陆言深她是动不了的了,唯一能够动的就是林惜。

    可惜了,林惜的命显然大得很,在陆言深身边有陆言深护着,现在进了韩进这狼窝,这狼还是扒着爪子护着她。

    韩进不是傻的,她现在被绑起来,很显然,昨天晚上的事情不过是他在试探她。

    既然事情败露了,她也干脆不装傻了。

    “倒是没想到,你为了陆言深的女人,倒是费尽心机。”

    她说得讽刺,可是韩进却没什么变化,只是将视线从那麻醉枪上收回来,抬头看着她:“我也没想到,你为了陆言深的女人,也是费尽心机。”

    大家都是费尽心机,只是这“心机”各有不同。一个想林惜死,一个想林惜活。

    成韵笑了一下,她虽然不了解韩进,可是她了解周先生。现在自己落到他的手上,她是不指望自己能够有活路的了。

    只是死之前,总是要把事情弄清楚的:“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目的的?”

    韩进看了医院在沙发上睡着的林惜,笑了一下:“你来的第一晚。”

    听到他的话,成韵有些不甘心:“为什么?!”

    她当初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不过是跟他说了她能够帮他把林惜带回来。

    韩进不说话,看着她似笑非笑的。

    成韵不是个傻的,这么多年帮着成仁贵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她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韩进:“你真的是——”

    他早就知道她想做什么,可是这几天以来,他欲擒故纵。前天他甚至还让人守着林惜的房门不让她进去,结果她一闹,他就松了口了,她原本还以为韩进是真的想从林惜的口中知道些什么。

    现在看来,他根本就没什么兴趣从林惜的口中知道什么,他不过是耍着她跟林惜当猴子玩而已!

    可是他耍林惜不过是纵容,对她却是真的耍。

    成韵活了三十多年了,第一次被一个人玩得团团转。

    她气得整个人发抖,可是现在人为刀俎,她连生气的资格都没有。

    她侧头看了一眼在沙发上睡着的林惜,不禁冷笑:“怪不得林惜说你是个变态,你真的是个变态,韩进!”

    她骂他,可是他还是不为所动,只是举着枪微微眯着眼,看着她:“你觉得我是给你一枪痛快,还是让你多喘几口气好呢?”

    说着这话的时候,韩进是笑着的,就好像是在问朋友今天晚上把那刚钓来的鱼是清蒸好还是红烧好。

    知道了结果是一回事,真的面对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听到韩进的话,成韵的怒气被恐惧压了下来。

    “你——为什么要对我赶尽杀绝?”

    韩进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你这话可不对了,明明是你自己自投罗网,怎么就成了我赶尽杀绝了呢?”

    他说完,成韵的脸顿时就白了下来。

    沙发上的林惜突然之间动了一下,韩进侧头看了过去。

    成韵也看了过去,但她只看了一眼林惜,视线就重新落回韩进的脸上了。

    韩进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大,她却觉得自己心中的恐惧越发的大。

    果然,下一秒,她就听到韩进突然说:“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成韵整个人一僵,韩进直接过去将沙发上的林惜给弄醒了。

    林惜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被韩进从树洞里面拽出来的时候,一睁开眼,看到被绑在椅子上的成韵,还有拉着自己的韩进,自己发软的双手双脚……

    一切的事情,让她有些猝不及防。

    其他的她管不了,但是这韩进——

    林惜下意识就抬手推开韩进,韩进松了一下手,她整个人却踉跄了一下,眼看着就往前扎到地上去了,韩进拉了她一把,一下子就把人拉进自己的怀里面。

    “你放开我!”

    她动手挣扎,可是使尽了全身的力气,都没动几分。

    林惜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了,“你给我吃了什么?”

    韩进低头看着她笑:“没吃什么,我看你精神挺好的,这深山野林,万一你再跑碰上了什么猛兽,我赶不及,那就不好了。”

    他说得冠冕堂皇,明明是给她下了药,却偏偏说得是为了她好。

    林惜气得发抖,韩进却拉起她的手,看着前方的成韵:“现在有一件有趣的事情。”

    听到他的话,林惜眉头一皱,努力忽视着他的气息,咬着牙:“我对你的事情不感兴趣,你放开我!”

    可惜了她身上没几分力气,看着很大动静的挣扎,可是事实上,落在韩进的身上,就跟软绵绵的布匹一样。

    林惜又气又急,韩进选择性忽略她的怒气,直接把枪塞到了她的手上:“成韵一直想杀你,你不解决这个心头大患,能睡踏实?”

    韩进的声音不大不小,可是屋子里面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成韵顿时就失控了:“韩进,你疯了了吗?!”

    他自己动手就算了,现在却让林惜动手!

    临死之前还不忘让她膈应,韩进真的是个神经病!

    “我不像你,你把我放开,不要碰我!”

    林惜看了一眼成韵,她不是没杀过人,可是每一次都是为了自保,像现在这样,要她开枪杀人,她心里面的那一关还是过不去的。

    但是韩进根本就不给她机会,手握着她的手死死地摁着枪,就好像没有听到她跟成韵的话一样:“瞄准了,不然一枪她还死不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