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59 要是你赢了,我就放你走

    “你——放开我!”

    她抬腿在他的脚上狠狠地踩了一下,可是一点儿用都没有。

    林惜抿着唇,看着跟前的成韵,这是她第一次这样平和地被逼去杀一个人,她做不到!

    “我不要,你自己的动手!”

    她冷着脸,手有些抖。

    韩进发现了:“你手别抖,我瞄不准的,林惜。”

    他一边说着一边笑,然后下巴扣在她的肩膀上,死死地扣住。

    林惜本来就没力气,现在被他这么扣着,整个人就好像是扯线木偶一样。

    成韵已经开始害怕了,她惯了杀人,韩进直接来一枪她倒是不觉得害怕,可是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磨着她,是个人都会害怕。

    更别说,她本来就是个怕死的人。

    “韩进,你这样过河拆桥,真是让人倒胃口!”

    她所说的过河拆桥,无非就是韩进利用她把林惜捉回来了,现在要把她解决了。

    其实也不对,韩进要真的捉林惜,L市是他的地盘,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早就在等这一天了,从一开始……

    想到这里,成韵双眸瞪大:“为什么——”

    她自认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韩进的事情,当初两个人是情侣的时候也是好聚好散的。

    韩进笑了一下,“没有为什么,只能怪你自己笨。”

    非要往枪口上撞。

    林惜听不懂他们两个人到底在说什么,她只想韩进这个变态松开自己,他们的事情他们自己去解决,不要将她扯进去!

    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下一秒,林惜就听到韩进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这还真的跟你有关系,林惜,要不是她想杀你,今天就不是这个局面了!”

    林惜冷笑:“你不用拿我当借口,你们窝里斗,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放开我,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就喜欢让你去对付成韵。”

    他笑着接了她的话,林惜气得眼睛都红了,可是她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力气,想动手都动不了。

    成韵不说话了,一双眼眸直直地看着韩进,看着看着,她突然就笑了:“韩进,你斗不过陆言深的。”

    “我斗不斗得过,很可惜,你看不到了。”

    说着,他低头看了一眼林惜:“你想一枪毙命,还是想开多几枪?”

    成韵脸色更加的白了:“韩进,怎么说我也帮你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有本事你就给我一个痛快!”

    “我没什么本事,斗不过陆言深了,所以现在得拿你为我的黄泉路先开个路!”

    他顺了她刚才的话,直把成韵弄得又气又怕,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林惜真的受不了韩进这个疯子了,她浑身说不清楚的疲倦,唯一有力气的就是牙口了。

    他话刚说完,她直接就在韩进握在她手上的手上狠狠地咬了下去。

    “嘶——”

    韩进抽了口气,桃花眼越发的妖娆:“看来你喜欢慢慢来的!”

    他故意曲解她的一切,林惜气都有些喘不过来。

    可是她现在比成韵又好到哪儿去,人被韩进喂了药,整个人又累又疲惫,力气使不上来,被韩进压制着,她连反抗都没有力气。

    “行,那我们就一枪一枪来!”

    他说着,握着她的手紧了一下,抬着枪直直地对着成韵。

    “韩进,你是个男人就给我个痛快!”

    成韵咬着牙,整个人都是在发颤的。

    她风光了三十多年,到头来载在一个从未想到的人的手上。这还没什么,关键是,韩进明知道她恨不得林惜死,现在却故意让林惜来动手。

    这一辈子,真的是没有什么让成韵觉得还有事情比这个更加的恶心。

    这还不算,仿佛怕她不知道自己即将死亡一样,韩进居然还开口倒数:“3—2—1——”

    “嘭——”

    一秒还不到,林惜就看到那子弹直直地打入成韵的额中。

    成韵整个人痉挛了一下,双眸瞪得死大,直直地看着她,眼底里面的痛恨就好像潮水一样往她冲过来。

    鲜血很快就从那额中流出来,从鼻翼落到她的眼睛,那眼神越发的渗人。

    林惜整个都僵一下,额头渗出一层汗,死命地挣着:“你放开我,你这个变态!” 韩进将枪往一旁一扔:“别生气啊,她好歹是把你带到我手上了,给她一个痛快也不为过。”

    他对她的愤怒视而不见,甚至曲解她的意思。

    林惜手脚有些发凉,不断地挣着,可就是挣不开。

    韩进轻易就将她抱了起来:“别闹了,你那点儿力气,还不够给我挠痒。”

    他说着,衔着笑将她抱了出去。

    又回到了之前的那个房间,他将她放到床上。

    刚被松开,林惜就撑着双手将自己推到一旁,双眸冷冷地看着他:“韩进,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刚才被他抱起来的时候挣扎得厉害,头发在脸上凌乱地散着。

    韩进看到了,伸手要帮她拨头发。

    林惜看到他的手,下意识就往后退,结果身后是床沿,没退几步,只觉得身后一空,头直直地往后摔。

    韩进伸手用力拉了她一把:“你以前对着陆言深,也是这么任性的吗?”

    他用力压着她,林惜动弹不得,抬头看着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想到成韵临死前的那一个眼神,只觉得浑身都在发寒。

    他将她的头发拨好,才松了手,摁着她强硬地将人压到床上去:“林惜,你跟陆言深不是很相爱吗?我们打个赌,要是你赢了,我就放你走。”

    林惜想都没想,直接就拒绝了:“我不赌!”

    韩进这个变态,就算她真的赢了,他也未必会放她走!

    “你急什么,好歹听我说完了啊?”

    他看着她笑,林惜受不了他的笑容,转开视线:“你出去,我想休息!”

    “我们在这里待三天,三天后有直升机过来接我。待会儿我会让人跟陆言深说,让他带东西来换你,如果他不来,你就乖乖我跟走,如果他来了,我就放你走。”

    他说得倒是公平,可是林惜却不是个三岁小孩,还会信他这一套。

    她看了他几秒,半响后冷嗤:“你根本就不会告诉他我在这里,你在诈他!”

    韩进极其夸张地叫了一声:“啊!林惜,你倒是比成韵聪明多了!”

    林惜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拽着床单。

    她猜得没错,韩进给陆言深下了个套,所谓的东西换人,根本就是骗人的!

    陆言深去了,韩进必定是让他有去无回的!

    想到这里,她浑身都发颤,抬头直直地剜着他:“韩进,你真是卑鄙!”

    他不以为然:“不卑鄙的话,你现在怕是见不到我了。”

    说着,他松了禁锢她的手,站了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不是要休息吗?那就好好休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