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60 你说你傻不傻

    话落,他转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着:“林惜,考验你们缘分的时候到了啊!”

    林惜听了,抬手捉起一旁的一盏台灯直接对着韩进扔了过去。

    可惜了,她没有什么力气,那台灯扔得又急,别说是能砸在韩进的身上,就连韩进的衣服都碰不到。

    她看着门被关上,身侧的双手一点点地收紧。

    韩进现在显然是鱼死网破了,也不管陆言深手上的东西了。

    他现在要的是陆言深的命!

    想到这些,林惜就急得很,可是她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不说她根本就不能从这个不知道什么地方逃出去,她现在被韩进下了不知道什么药,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她一点儿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了!

    成韵是韩进的人,他动起手来也一点儿都不手软。

    林惜一点儿都不觉得韩进会对自己手软,要是陆言深来了,他拿着她当鱼饵,鱼儿上钩了,她这个饵必要的时候,他也不会心慈手软的。

    他这么明目张胆地把他的计划摊到她的跟前,无非就是断定了她逃不出去,也没有办法通知陆言深。

    不得不说,韩进确实有嚣张的资本,他不动声色就把她和成韵都算计进去了。 想到昨天晚上,自己跟成韵两个在韩进的眼皮底下互相算计,她就觉得毛骨悚然。

    韩进走了没多久,就有人送吃的过来,林惜想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咬着牙什么都没有吃。

    她记得昨天晚上自己晕倒之前下的是大雨,现在外面还是在下雨,只是雨势小了许多。

    她坐在床上,不敢睡,也不敢吃东西,满脑子都会韩进离开前说的话,还有成韵死的时候的眼神。

    而另一边。

    沈寒抬手拦住了陆言深的动作,“你别冲动,韩进能派他来,这个人也不会知道什么真实有用的消息!”

    截止到现在,林惜已经被韩进带走两天了。

    陆言深整个人笼罩的寒气越发的重,沈寒派出去不少人,可是都没有查到韩进到底藏在哪里。

    陆言深昨天甚至去找了K爷,两个人你来我往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得到的结果还是不知道。

    但是今天下午,韩进的人突然之间来了,让陆言深带着东西去砚山处交换林惜。

    要不是沈寒拦着,陆言深早就把人给杀了。

    两个人都不是傻的,这必定是个套。

    人是韩进派出来的,不管怎么说,总是跟韩进有点儿关系的,顺藤摸瓜,不一定摸不到韩进。

    陆言深一直没有说话,沈寒让人把韩进的人带了出去,先开口:“韩进不会这么好心的,砚山之行一定是个圈套。但是现在他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林惜还在他的手上,我们吃亏的很!”

    “所以呢?”

    陆言深抬头看着他,一双黑眸里面全都是阴沉沉的黑。

    沈寒抿了一下唇:“我顺着人去找韩进,你去砚山,带人去。”

    他没有说话,看着沈寒,两个人对视了好几秒,陆言深才开口:“我不带人。”

    说完,他转身就出了房间。

    L市突然之间陷入了阴雨连绵的天气,林惜被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一只手臂露在了被子外面。

    窗口有一条小缝,那风吹进来,她的手已经冷得跟冰条一样。

    她坐起身,撩开了窗帘,外面的天还是黑得跟墨水一样,整个人院子除了走廊有灯光,其他地方都是黑的。

    她连续两顿饭没有吃,在这么冷的天气,虽然身上的药效过去了,但是人也饿得有些难受。

    可是韩进这个人,她不知道他会不会在饭菜里面下药。

    饭菜都被她倒到厕所里面去了,送晚饭的人看到的是空碟子,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她没有吃过任何东西。

    这样的雨天明明是最好睡的,可是林惜却睡不着了。

    她刚才是被成韵死前的那一幕惊醒的,梦里面成韵死了还死死地盯着她说不会放过她的。

    虽然是韩进逼着的,但是她也是有开枪,人到底也是她杀的。

    林惜不是圣人,这样的一个噩梦,自然会害怕。

    外面的风很大,不知道拍着什么,“哐当哐当”的,林惜把被子拉了起来,裹在身上,坐着等天亮。

    不过没到天亮,她就重新睡过去了。

    “吱呀——”

    这门是木的,被推开的时候,林惜顿时就被惊醒了。

    进来的人是韩进,他端了早餐进来。

    看到是她,林惜顿时就把力气收了回去。

    韩进端着早餐到她的床头的柜面上放着,坐在床沿睨着她笑:“中午饭没吃,晚饭也没吃,你还不饿?”

    听到他的话,林惜心下一滞,但她不知道这是不是韩进在诈她的话。

    她冷着脸,没有说话。

    韩进仿佛很满意她的反应,笑得越发的肆意夸张,半响才收了回来:“你说你傻不傻,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吗?我又没有下药,你饭菜都不吃,这么冷的天,你就不饿?”

    林惜心底气得很,可是她面上还是一派冷然,也不开口接他的话。

    见她不说话,他也不介意:“已经过去一天了,还有两天。”

    他说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唇角被她勾了起来。

    林惜的角度看过去,看不到他的具体表情,但也知道他想的不是什么坏事。

    突然之间,韩进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她。

    林惜没有防备地看进那双桃花眼,被那里面的阴翳吓得手颤了一下。

    他很快就把眼底的情绪收了回来,“我可没在饭菜里面下药,早餐吃不吃,看你自己了。”

    说着,他起身又走了。

    林惜想到他刚才的眼神,觉得后脊一阵的寒凉。

    身侧的碗里面冒着热气,肉粥的香味十分的浓,她两顿饭没吃了,真的很饿。

    韩进知道她没有吃昨天的午饭和晚饭,显然是因为她一开始竟惊醒的时候把自己暴露了。

    他的话不能尽信,但也不是不能信。

    林惜咬了咬牙,还是把粥端了起来。

    还有两天,如果这粥下了药,她今天的午饭和晚饭不吃,也是一样的,没有必要这么蠢,生生把自己饿三天!

    饭菜确实没有下药,林惜吃过早餐之后人好了很多。

    外面的天阴沉沉的,一直在下雨。

    林惜把窗户推开,视线落在韩进的身上,实在是猜不透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似乎觉察到她的视线,突然之间回头对她笑了一下。

    她膈应了一下,“啪”的一下,直接把窗户推了回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