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61 我只等你二十分钟

    是夜,外面的雨还在下,林惜睡得并不算很好,听到声音的时候,她马上就睁开了眼睛。

    房间里面的灯没有开,她刚想伸手去摸头顶上的开关,进来的人已经到床上,抬手捂着她的嘴:“是我,林惜。”

    男人熟悉的声音和气息传来,林惜眼眶都是热的。

    陆言深松了手,低头在黑暗中看着她:“嘘,我一个人进来的,我们先走。”

    他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为什么会摸到她的房间,还不能惊动韩进。

    林惜并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她伸手捉过一旁的外套,飞快地穿上,又把裤子换了,在陆言深重新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把鞋子穿好了。

    这些天被韩进关在这儿,她联系不到外面,也逃不出去,想到韩进说的三天之约,她这两天急躁得很。

    房间里面很黑,隔得近她才能看得到陆言深。

    手被牵上的时候,她眨了一下眼睛,忍着情绪压着声音开口:“我们走吧!”

    她的声音很低,因为走廊外面有人在巡。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两个人四天的时间没有见,情绪绷到了极点,可是谁都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能说。

    守门的两个人已经被陆言深处理了,走出门口的时候林惜把门带上了,多少也能迷惑韩进。

    她的房间是在里头的,走出门之后转了个角才到二楼的走道。

    陆言深走道边上的时候停了下来,回头压在她的耳侧低声开口:“沈寒的人还有半个小时才能过来,韩进把我引到砚山那边去了,不过很快他就会发现那里的人不是我。”

    林惜明白他的意思,今天晚上,很有可能是韩进的“请君入瓮”。

    “这里守的人很多,偏门那边一条道上都设了警报,我们走不了,这里到正门一共有二十六个人,待会儿我引开他们,你先出去。”

    他说得很快,但也十分的清晰,林惜一下子就明白了。

    她知道他的意思,两个人一起出去是不可能的。

    韩进的目标就是陆言深,留着她也是为了牵制陆言深,如今陆言深能进来,说不定韩进早就知道了,今天晚上最好的结果就是他们能够熬到沈寒的人来!

    可是谈何容易!

    陆言深这么说,显然是留自己在这儿换她!

    她张着嘴,本来憋了几天的情绪早就已经冲上眼睛了,现在被他这么两句话,更是弄得忍不住。

    林惜下意识地想说不,可是陆言深的吻来得更加快。

    他狠狠地吻了她一下,然后飞快松开,抬手摸着她的头发,压着声音让她听话:“林惜,你乖。”

    陆言深很少说软话的,她跟他在一起那么久,偶尔听到那么一两次已经是破天荒了。

    可是如今,他那双一向淡漠的黑眸低头看着她,里面不再是凌冽的冷意,而是炙热的火,直直地裹着她。

    开口说出来的话也是极其的软,跟小刷子一样,往她的心扫过去,一下子就把她所有的话都扫了回去了。

    她摇着头,还是不想答应他。

    “听话,嗯?”

    他原本掌在她脑后的手往前一移,落在她的侧脸,大拇指摸着她的眼角,将她渗出来的泪花抹走。

    好多的情绪堵在心头,可是却没有办法发泄出来!

    她只能抬手捉着他的手,在他的虎口处狠狠地咬了一口:“我只等你二十分钟!”

    林惜最大的退让就是让他一个人孤军奋战到沈寒的人来之前的十分钟。

    这是他最大的退让了!

    说完,她自己抬手抹了一把眼睛,“我什么时候都听你的,可是现在不行,在L市不行。”

    很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一双杏眸里面淌着泪,可是那眼泪的后面全都是她执拗的倔强。

    真是个傻的。

    陆言深抬手扣着她往自己的怀里面狠狠地抱了一下,然后松开,换了一只手牵她。

    时间没有给他们任何的时间去缓冲,今天晚上注定了不平静。

    “这里每十五分钟会有两个人过来,很快就有人来了,我们先下楼!”

    他们的巡查中也有交叉的一个空隙是没有人的,陆言深就是捉着这个空隙,只是可惜了,韩进这个人谨慎得很,一切都安排得十分的紧密。

    再过几分钟,或许他还没有把林惜送到门外去,韩进的人就会发现林惜房间外面守着的人已经出事了!

    走廊上的白炽灯并不是很亮,站在竹子上有些青。

    两个人轻手轻脚地走到楼梯口,脚步声就传来了,是从对面楼梯巡上来的。

    韩进这个地方是一个四合院子,像古代的院子一样,分了几进,林惜被他弄在最里面,里里外外守了三层,真的是插翅都难飞。

    可今天就算是再难飞,他也得让林惜出去!

    一楼的巡逻过了,陆言深回头看了一眼林惜:“走!”

    两个人下了楼梯,陆言深看着两队人在中间交接,看着还有二十秒左右他们就过来了。

    他贴在转角处,回头看着林惜:“我先引开他们,你待会儿从那个门出去,在拐角处藏着等我!”

    林惜下意识地捉了一下他的手,抿着唇,到底没有说什么,只是很轻地应了一下:“嗯。”

    她话音刚落,陆言深人就已经先出去了。

    他的速度很快,那些人马上刚好在交接碰头,看到陆言深有人叫了一声:“谁?”

    陆言深哪里会应他们,只是飞快上了楼梯。

    巡逻的人连忙追过去,林惜趁着没人,连忙跑向陆言深刚才指的那个门,然后在拐角处贴着。

    刚巧巡逻的人经过,林惜心跳快得很。

    很快,里面就传来声音了。

    她咬着牙,闭着眼睛让自己冷静,逼着自己不回头。

    却不想对面走过来的一队人看到她了,林惜心下一惊,在想怎么办,陆言深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牵着她就跑:“走!”

    林惜抬腿就跟着他跑,后面的人追上来,陆言深跑得很快,出了一扇门,牵着她就直直地往前冲。

    “快来人!林小姐跑了!”

    整个四合院都闹起来了,雨和风拍着脸,陆言深将她往前一推:“出去,林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