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62 你倒是对自己狠得下心

    可是林惜出不去,因为她手腕被人一捉,韩进带着十多个人从门口进来。

    陆言深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林惜已经被韩进拉到身后去了。

    韩进的人都在这儿,凑起来都有一个营了。

    林惜下意识地要往陆言深的身边去,可是身后很快就有两个人扣住了她。

    她抬腿踢向韩进:“你放开我,韩进!”

    韩进回头看了她一眼,视线落在她的脸上,脸色皱了一下:“啧啧啧,林惜,你找镜子照照你现在的样子,听话,男人的事情你别掺和进来!”

    听到他的话,林惜突然想到成韵,只觉得心头一颤:“你要干什么,韩进!”

    她冷静不下来,陆言深虽然站在其中还是好好的,没被压着,也没被绑着。

    可是那一圈的人围着他,别说他手无寸铁,就算是拿了一把枪,也没办法逃出来。

    林惜知道自己现在是跑不掉了,可是她也不想跑掉了,她只想过去陆言深那边,而不是在韩进的身后!

    可是她身后站了都是韩进的人,两个人扣着她,一个人捉着她一边的手臂,别说挣脱跑过去,就算是想动一下都困难!

    韩进的目标是陆言深,现在陆言深来了,他脸上的表情带了几分兴奋:“陆总,好久不见啊。”

    陆言深脸上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也没多久。”

    听到陆言深的回答,韩进直接笑了起来:“请陆总来一趟不容易。”

    “我来一趟也不容易。”

    两个人你来我往,林惜在韩进的身后,几乎把唇咬破了,也没有把两个人挣开。

    她也不再动了,视线直直地看着陆言深。

    大概是注意到她的视线,他微微偏了偏视线,安抚地看了她一眼。

    林惜抿了一下唇,看了一眼韩进。

    “陆总这么大费周章把我拖出来,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陆言深看着他,眼神和平日没什么区别,尽管这么多的人围着他,黑眸里面也没有半分的异样:“没什么,单纯看你不顺眼。”

    “陆总真是喜欢说笑话,既然你不说,那我也不问了。”

    韩进说着,突然之间挥了挥手。

    林惜看到原本只是站在陆言深周围的人突然之间都围了上去。

    有人伸手扣在陆言深的肩膀上,他动了一下,似乎想要将人卸开,但韩进却卑鄙地开口了:“陆总,你反抗我也无所谓,但是林惜她,我之前没舍得动一根手指头,可现在,就不一定了。”

    他说着,手上突然多了一把刀,一说完,刀在林惜的脖子上游过。

    那刀锋尖利,很快就在林惜的雪白的颈项中划了一条痕,血瞬间就伸出来了,在灯光下,十分的刺眼。

    他的动作很快,林惜只感到很轻的一下疼。

    陆言深眼眸一沉,没有动。

    上前扣着他的人压着陆言深的肩膀,抬腿对着他的腿弯踢了过去。

    陆言深纹丝不动,仿佛一尊雕像一样站在那儿。

    林惜看得心头如同被什么剜着一样,可是她却什么都不能做,更不能哭。

    那个向来高高在上的男人,如今什么都反抗不了,全都因为她!

    她要是再控制不住自己,只会让陆言深更加的不堪。

    韩进看着陆言深,突然笑了一下,抬腿直接走上去,“我拿刀的力气,可是不怎么会控制。陆总,我不是很喜欢别人说话的时候和我平视,你觉得呢?”

    他说着,抬腿对着陆言深的腿弯处狠狠地一踢,陆言深面无表情,一只脚跪在了地上。

    “陆总!”

    她咬着牙,还是忍不住。

    无论是十五岁那一年第一次看到陆言深这个男人,还是二十五岁那一年看到这个男人,他永远都是走在别人瞻仰的路上。

    哪里像今天,被韩进狠狠地踢在地上,虽然腰杆还是挺得无比的直,可是就那一只跪下去的脚,却足够让林惜撕心裂肺了。

    那是陆言深啊!

    他怎么可以去跪别人,他怎么能被人这样侮辱!

    “韩进,你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你这样算什么男人,你除了拿我去威胁他,你还能干什么!”

    她一直克制、冷静,可是现在,她却根本冷静不下来。

    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眼泪流下来,双眸红得就好像是血一样。

    韩进回头看了她一眼,似乎对她的这个反应有些惊讶,微微挑了一下眉:“你好像,很想知道,我是不是个男人?”

    他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当着陆言深的面,气得林惜整个人的脸色直接就白了下来。

    他笑了一下,回头又看向陆言深,居高临下的,脸上的表情有些诡异的阴冷:“这种感觉真不错,想来陆总一直都是俯视别人的,没有仰视过吧?你感觉怎么样,还不错吧,偶尔也弯弯腰?”

    陆言深看了一眼林惜,“韩进,你对林惜的爱,就这些?”

    他说着,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勾起了几分讽刺。

    韩进眼眸突然阴戾了下来,抬手摁在了陆言深的肩膀上:“我对林惜的爱,陆总就不用担心了,毕竟以后,有的是时间证明!”

    那是陆言深之前受伤的地方,伤口刚愈合,韩进的大拇指就抵在上面,狠狠地往里面掐。

    林惜觉得自己都快要疯了,她看着那个单腿跪在地上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了,“陆总,你记得,你答应过我的!”

    比起刚才,她如今的声音平静了很多。

    “林惜!”

    “你倒是对自己狠得下心,咬舌头不疼?真以为这么容易就能咬舌自尽?”

    韩进的动作很快,手扣在她的双颊旁边,林惜不得不张开嘴。

    但是她刚才是下了力气,咬舌自尽自然不是那么简单,真正死的并不是把舌头咬下来就能死了。

    可是舌头上的血管密集,咬舌之后很难止血。

    她也是在赌,赌韩进对自己到底有几分感情。如果但凡有一点,她舌头咬下来,韩进不可能光看着她失血而死的。

    她刚才是用了狠劲了,舌头没咬断,却也真真实实地咬了一下,疼得有些麻。

    他用力地掐了一下她的脸颊才松的手,林惜冷笑了一下:“比不上你,韩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