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65 我走前面

    “你放开我韩进!”

    她努力扭着身体,不想让韩进将自己抱进直升飞机里面。

    直升飞机已经开始往上升了,韩进料定她跑不掉,在她一挣的时候松了手,林惜被绳子悬在半空中。

    爬梯还没有收起来,那上面还有两个人在爬着。

    林惜想起自己塞在鞋子里面的小刀,将腿一弯,摸到那刀,飞快地将手上的绳子割了。

    韩进一开始没看到她的动作,等他看到的时候,林惜已经拉到爬梯的一边。

    刀是陆言深给她防身的,锐利程度自不必说了。

    看到韩进要动手拉她身上的绳子,林惜当机立断,直接对着自己上方的绳子一划,缠在她身上的绳子断了开来。

    韩进脸上的笑容全然不见,“把爬梯收了!”

    陆言深看到林惜半个身体悬在爬梯外面,脸色沉得很,抬手把爬梯上正在上去的两个男人一个解决了。

    沈寒随后把另外一个男人解决了,爬梯上就剩下林惜一个人。

    爬梯是软的,悬在半空中,着力点很难找。

    林惜下去得很艰难,直升机升了二十多米了,她看了一眼自己和地上的距离,叫有些软。

    陆言深仰着头看着她,他没有说话,因为这将近十米的距离,摔下来的话,很难保证不会受伤!

    可是林惜宁愿死也不想被韩进带走!

    她正想就这样往下跳,底下的陆言深突然之间叫了她一下:“林惜!”

    隔得太远了,她已经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了。

    林惜心底发颤,摸到腰上的绳子,突然想到什么,连忙把绳子绑在云梯上。

    韩进在上面收着云梯,他也怕真的把林惜摔出事了,所以没有让人再往上升了。

    亏得韩进在她腰上缠了好几圈,四五米的绳子,剩下四五米,最多就摔断一条腿!

    她当机立断,打了结之后就顺着绳子往下,陆言深意识到她的想法,跑到她的下面:“林惜,跳!”

    韩进意识到她的想法,连忙让人往上升,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林惜听到陆言深的话,想都没想,松了手,人直接就往下坠。

    男人结实的双臂紧紧地扣着她,劫后余生让她许久都没有缓过来。

    韩进在直升机门处看着,覆在门上的手不断地收紧,手背上的血管被他崩得全都凸了起来。

    突然,桃花眼一挑,他将别在身后口袋的枪拔了出来,眯着眼直接瞄准陆言深。

    沈寒一直留意这韩进的动静,虽然隔得远,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动作。可是作为刑警的敏感让他顿时就觉察到危险,他看向陆言深和林惜的同时直接扑了过去:“陆言深小心!”

    “嘭——”

    沈寒话音刚落,韩进同时开枪。

    沈寒扑过来的动作很大,陆言深抱着林惜直接摔在了地上。

    林惜惊了一下,回过神来连忙看向沈寒:“沈警官!”

    沈寒看向他们,摇了摇头:“我没事!”

    直升机已经飞远了,林惜抬头看了一眼,明明隔得那么远,她却有一种感觉,韩进正在看着她。

    想到这里,林惜浑身颤了一下。

    下一秒,人被陆言深拉着转了一圈:“有没有受伤?”

    她摇了摇头,沈寒的人追上来,汇报韩进被控制的人员一共四十七名,其中七名被当场击毙,其他的四十人都有各种不同程度的伤。

    沈寒点了点头:“先把人带回去!”

    韩进在L市的窝可以说是被捣得差不多了,只是到了最后关头,还是让他给跑了。

    说完,沈寒转身就走。

    陆言深也没有说什么,见她没有受伤,牵着她往回走。

    林惜看到他们走的方向,连忙喊停:“等等!这边有个地下道!”

    她说着,拉着陆言深走到刚才韩进带她出来的地方。

    沈寒跟过去,看了一眼,眉头一皱:“这个韩进倒是万无一失。”

    林惜没说话,刚想下去,却被陆言深拉到了身后。

    “怎么了?”

    她有些不解,这一个多小时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现在整个人都精疲力尽,思维也比平时慢了许多。

    陆言深回头看了她一眼:“我走前面。”

    她愣了一下,这时候才反应过来,陆言深是担心前面还有什么危险。

    这是韩进弄来逃生的,一路上并没有什么危险。

    八百多米的地下道,一干人走了六分多种,才从里面出来。

    从地下道上来的时候,林惜一眼就看到狼藉一片的现场。

    因为下着雨,血被冲得到处都是,腥味让她十分的难受。

    陆言深带着她上了一辆车,扔下沈寒处理现场,两个人先走一步。

    韩进藏在深山里面,车子开了两个多小时才到镇上。

    深夜的镇上安静得很,陆言深将车子停在了一家旅馆下。

    一旁的林惜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歪着头靠在车窗上,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头发又湿又乱,身上的衣服更不用说了,破了好几处,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从垃圾场回来的一样。

    他侧头看着,想到几个小时前的事情,觉得喉咙发热。

    他一直都觉得,他陆言深的女人,就是跟在他的身后撒娇骄纵的,却从未想过有一天,她要面对那些从未面对过的腥风血雨。

    她那么胆小的一个人,如今却被他逼得面对生死都能够面不改色了。

    从前她连四米多的墙都不敢跳下去,如今却在那无米多的空中毫不犹豫就跳到了他的怀里面。

    也不想想,万一他接不住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后果。

    她好像总是这样,自从跟他在一起之后,什么都不管,像是没有脑子的人跟着他往前冲,不问因果,也不问对错。

    陆言深三十多年的人生里面,从未有一天,像今天一样,庆幸当年他伸手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这是他的女人啊。

    窗外的雨下得大了起来,他将视线收了回来,把林惜的安全带解了。

    林惜这几天都在警戒中,听到“卡塔”的一声,直接就睁开眼睛,看到跟前的陆言深,怔了两秒,突然又闭着眼睛睡过去了。

    陆言深下了车,将人抱了起来,林惜动了一下,他以为她醒了,可是她只是动了动,往他的怀里面钻了钻,就安静下来了。

    不过是很寻常的一个动作,却像千丝万缕一样,渗进他皮肤,带着他的血液滚动发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