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66 怎么可以那样,陆言深

    林惜是被陆言深叫醒的,她这几天都睡不好,每天一入夜就困得很,可是又害怕会出什么事情,她一直都保持着高度的戒备状态,半睡半醒才是最消耗人的精力的。

    今天晚上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林惜绷着的神经在摔在陆言深怀里面的时候就断了。

    在车上的时候她本来还想着问陆言深有没有受伤的,结果刚上车没多久,她就撑不住了,直接睡过去了。

    听到陆言深在叫自己,林惜眉头动了一下,直到又听到一声,她才睁开眼睛。

    陆言深放大的脸印入视线,林惜呆呆地看了他半响才反应过来:“陆言深?” 她刚睡醒,声音喑哑不清的。

    他伸手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来:“先洗澡,你淋了雨。”

    “嗯。”

    她抬手搂着他脖子,低声应了一下,没有再说话,任由他抱着自己去了浴室。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林惜到现在,都还没有办法完全转过弯来。

    而且韩进现在逃了,还没捉回来,她心里面有些不安。

    韩进对她,在实际上,也没有做些什么。

    但林惜现在对他却已经有种本能的恐惧了,这个人真的太恐怖了,无论是成韵的事情,还是陆言深的事情。

    他捉着人的弱点,一次次地往里面灌硫酸。

    林惜真的是怕了他了。

    热水从头上落下来,她已经好几天没有洗过这么畅快的澡了。

    虽然韩进没有将她的人身进行禁锢,但是对林惜而言,在那样的一个地方,不要说是洗澡了,就连吃饭,她都是胆战心惊的。

    这个澡洗了整整半个小时,洗完澡出去的时候,陆言深刚跟沈寒打完电话。

    看到她出来,他挂了电话,“我去洗澡,你先吃点东西。”

    林惜点了点头,侧头一看,桌面上放了不少吃的。

    今天晚上几乎将她掏光了,林惜看着那冒着热气的热粥,又看了一眼浴室的门,那里已经传来水声了。

    她把头发扎了起来,收了脚坐在沙发上挑了一碗粥捧了起来。

    外面还在下雨,这样的夜晚完全没有月色,她看了一眼窗外,很快就收回视线了。

    陆言深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林惜看了一眼,是沈寒的电话。

    她想了想,怕有什么急事,对着浴室里面的陆言深叫了一下:“陆总,是沈警官的电话!”

    隔着一扇门和水声,陆言深的声音不太清晰:“你接一下。”

    林惜顿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按了接听键,“喂,沈警官,是我,林惜。”

    那头的沈寒似乎愣了一下,“林惜,是你啊!那正好,你知道成韵去哪儿了吗,我们好像没发现她?”

    听到他提起成韵,林惜脸色僵了一下,拿着手机的手也下意识地紧了起来:“成韵死了,你们找不到她的尸体吗?”

    成韵前天晚上出事的,韩进应该不会费心思去处理她的尸体。而且那儿就是深山野林,随便找个地方抛尸就是了。

    那边的沈寒缓了两秒,才开口:“我明白了。”

    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

    陆言深刚好从浴室里面出来,洗了头,却没有擦干净,林惜转头看过去的第一眼就是那从他眼角滑下来的水珠。

    她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看着人过来,半响都没有反应过来,还是拿着手机坐在那儿怔怔地看着他。

    陆言深低头看着跟前的人,眉头微微一挑,伸手将她手上的手机拿开,“看什么?”

    林惜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将视线从他的领口收回,“你的伤口怎么样了?” 她还记着韩进那个变态对他做的那一下,当时她整个人几乎都要疯了,可是她整个人都被人扣着了,根本就动弹不得。

    陆言深倒是没有瞒着,直接把衣服脱了下来。

    大大小小的伤口,一下子就映入眼帘了。

    林惜眼眶一下子就热起来了,只是突然之间,她肩膀突然疼,陆言深把她发衣服扯了下来。

    肩膀上的伤口还在渗着血,不碰到的时候不觉得疼,所以她都快忘了,自己被韩进插了一刀。

    幸好韩进最后收了点力气,没有真的把刀往她的皮肉里面捅。

    但是伤口也有半厘米的深,一厘米的长度。

    看着她肩膀的黑眸一深,陆言深附身勾过一个袋子,拿了消毒水和棉签,往开始帮她处理伤口。

    而他肩膀上的伤口,已经裂开了,也在渗着血。

    除了那肩膀上的伤口,还有腹部也有刀伤,还有手臂上,大大小小的,都是新的伤口。

    她看得实在是难受,就连自己肩膀上的疼痛都忽略了。

    林惜伸手比在他的伤口上,眨了眨眼睛,压着情绪哑声开口:“陆总,把棉签给我一点吧,我帮你上点消毒水。”

    声音从喉咙里面挤出来,十分的低,仿佛随时都要沉下去一样。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先处理好你的肩膀。”

    他说着,把东西放好,拿了纱布上来帮她缠上:“不要沾水。”

    他的动作又快又轻,林惜虽然感觉到疼,却也不是十分的明显。

    比起陆言深身上的伤口,她身上的伤口根本就不算什么。

    林惜一直抿着唇帮他处理身上的伤口,幸好都不是很严重的伤口,只是看着有些吓人。

    他的皮肤一向就是在男性中比较白的,所以那些伤口十分的明显。

    “张嘴。”

    她跪着帮他重新绑扎那肩膀上的枪伤,他突然之间递了一勺粥给她。

    等林惜处理好陆言深身上的伤口的时候,她不知不觉,已经吃了一碗粥了一碗饺子了。

    陆言深把剩下的几个煎饼和一碗粥吃了,林惜帮他把衣服重新套上,抬手摸了一下他的脸,想到几个小时前,他在韩进跟前跪下的样子,只觉得心头好像被一只手紧紧地拽着一样。

    他也不说话,抬头看着她,任由她动作。

    林惜看了他将近一分钟,突然之间低头就对着他微薄的双唇吻了下去。

    陆言深刚吃了粥,唇是热的,林惜抱着他的脖子,吻得又凶又狠,眼泪从她的脸上滑下来,最后落在两个人相触的唇上。

    抱着她的手微微紧了一下,陆言深将人紧紧地扣在自己的身上,收了势,却没有完全放开她,只是贴着她的唇问:“哭什么?”

    他的声音有些沉,显然也是压着情绪的。

    他这么一问,林惜整个人就奔溃了,“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那样,陆言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