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67 可是陆言深,我是你的妻子

    他那样的一个人,怎么能说跪就跪啊!

    他是陆言深啊!

    林惜自己捧在手上都舍不得让他低半分头的,却没想因为她而在韩进的跟前直接就跪下了。

    她只要想起那一幕,就觉得自己整颗心好像被人扔进了油锅里面一样煎炸,难受得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形容。

    走到今天都是她自己选择的,她也不后悔,就算韩进那一刀真的就往她心口里面插进去,她也不会后悔。

    可是她一闭上眼,就想到他被韩进踢着腿弯跪下的情景。

    他可以不跪的,男人的铮铮铁骨,却因为她在韩进的手上,只能闷声不吭地跪下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林惜真的从来都没有这么的难受过!

    她忍不住,也不想忍。

    眼泪不断地落下来,整个人都是发颤的。

    这几天的恐惧和不安,还有对陆言深的心疼交织在一起,就好像是冲涌而来的洪水,一下子就把那堤岸给冲垮了。

    怀里面的人在不断地发颤,眼泪从她的脸上落下来,又顺着她的下巴落在他的脖子上。

    又滚又烫的,就好像要烧到人的心口里面去。

    陆言深的喉结动了一下,想要将怀里面的人拉开来,可是林惜却抱得越发的紧。

    他有些无奈,在外再怎么冷静自持,回头一看到她奔溃就觉得无措,不知道该怎么样,最后也只能恳求一样叫着她:“林惜,我没事。”

    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沉稳,只是冷冽中带了几分别样的情绪。

    林惜手动了一下,滑落到他的领口,捉着他的衣领,抬头顶着满脸的泪水看着他:“你总是跟我说没事,我都没有听你说过一句难受,或者是疼。”

    她说着,顿了一下,看着他的目光里面全都是满当当的心疼:“可是陆言深,我是你的妻子,你在外面可以和强大,但是我希望,你可以,稍微的,在我的跟前,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

    这个世界上没有超人的,他也是血肉之躯。

    可是他总是说没事,但怎么可能没事。

    那是刀啊,是枪啊,是血啊,都是真真实实的!

    但他却说不疼,她第一次对他这样习惯的强大感到无能为力,她想分担,却不知道要怎么分担。

    好像两个人在一起那么久了,从前是他护着她的,如今也还是他护着她。不管做什么事情,她在他的跟前,永远都是不用想不用管,只要被他牵着往前走就好了。

    她是什么都不用想不用管了,可是他却什么都要想什么都要去管。

    从前就算了,他在A市里面,就算着真的受了挫折,也不会多大。但如今哪里还比之前,他明明自己也害怕,却从来都不告诉她,每天在她的跟前就是一片盛世繁华,胜券在握的样子让她觉得事情真的好简单。

    可是这些天的事情,哪一件不是告诉她,哪里有那么多的胜券在握,不过是他咬着牙啃下来的一点点优势!

    她知道不能怪他,也没什么好怨,但是心口就好像是被谁塞了一团什么,堵得她十分的难受。

    她还哭着,说出来的话有些喑哑不清。

    陆言深却从那双眼眸中看明白了她的想法,他叹了口气,侧身抽过纸巾,一边帮她擦着眼泪,一边开口:“林惜,我承认我也会害怕,但并不是害怕我会死,也不害怕我会受伤。”

    他说着,拿着纸巾擦着她眼底下的手微微顿了一下,低着头直直地看着她:“我只是害怕你会受伤,害怕你一个人会害怕。比起这些,其他的事情对我来说,都微不足道。”

    他是男人,是他的夫,“夫”字是“天”字顶上还要出头一点,这就说明了他要为她撑起一切,为她撑开一片天。

    刀划破皮肉的时候当然会疼,子弹穿过胸膛的时候更是不必说。可是再疼,也会有不疼的一天。

    可是他的妻子,他的女人,他的林惜,他接过手的那一天,就该是被他好好护着的。

    他的话很清晰,几十个字的一句话传到林惜的耳朵里面,她抿着唇,抬手直接就捧着他的脸亲了过去。

    陆言深抬手扶在她的腰侧,防止她从沙发上摔下去,纵容地任由她在自己的脸上胡乱地吻着。

    半响,林惜才停在他的唇上,狠狠地咬了一下。

    刚开口的时候是狠的,可真的咬下去的时候,却到底还是没舍得下力气。 最后贴着他的唇瓣抬着眸看着他,有些不满,有些埋怨:“陆总,你这样大男子主义一点儿都不好!”

    见她冷静下来,陆言深松了手,跨过她的腿弯和腰侧,将人抱起来,一边走向床一边开口:“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

    他就是这样强势、霸道,可是林惜,你还能逃吗?

    将人放在床上,他伸手拉过被子盖在她的身上,抬手在她的眼角边上用大拇指抹了抹,“睡觉吧。”

    他说完,自己也上了床。

    这几天,谁都没有休息好。

    每天晚上都在自己身侧的人突然不见了,他就好像是一头暴躁的雄狮,哪里还能心静如水地休息。

    林惜原本以为他让自己先睡,他可能还要过去和沈寒那边帮忙,却没想到他掀开被子也躺了进来。

    她下意识地往他的身侧靠过去,大手从她的身上搭过去,找到她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扣着,下巴压在她的头顶,制止了她的转动:“睡吧林惜,我在这里。”

    他的声音有点沙沙的,能听出其中的疲倦。

    她也很累,大家都很累,除了外面的雨在不知疲倦地下着,两个人在熟悉的气息下很快就入睡了。

    夜半的L市恢复了平静,谁也不知道,几个小时前到底经历了一场怎么样的残忍。

    至于天亮以后会发生什么,大概只有天亮之后才能够知道了。

    还在雨中奋斗的沈寒想抽烟,摸了手机出来,发现进水了,已经打不了火了。

    他抬手直接就将手机往不远处的树干扔了过去,韩进逃了,成韵的尸体没找出来,他窝了一肚子的火。

    “沈队!找到了!”

    手机刚在树干上弹了一下摔到地上,沈寒就听到有人跑过来叫自己了。

    他眉头微微一挑:“带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