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68 那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不要!韩进你放开我!”

    陆言深听到林惜的声音很快就睁开了眼睛,抬手按亮了床头灯的同时叫着床上在苍白着脸色叫着的林惜:“林惜,醒醒——”

    她在做噩梦,眉头皱得很紧,嘴里面大声地叫喊着,额头上渗着汗。

    他叫了她几声,都没有醒过来。

    陆言深皱着眉,直接将人抱了起来,抱到怀里面,“林惜?醒醒,林惜,我在这里——”

    林惜确实在做噩梦,而那个噩梦太真实了,她甚至被困在里面,根本就醒不过来。

    梦里面是韩进逼着她拿着枪对着陆言深开枪,她拿着枪整个人都在发抖,画面一下子又闪到他在她的身后扣着她的手对成韵开枪的场景。

    来回的交接着,梦中梦,双重的惊恐让她听不到陆言深对她的呼唤。

    “你不敢开枪是吗?那我帮你,反正成韵我也帮过你了。”

    韩进的声音在她的耳边,阴沉恐怖,阴寒从她的脚底蔓延上来,浑身都是。

    “不要——我不要,你放开我韩进!韩进,你放开我!”

    “林惜——是我,林惜——”

    耳边是陆言深的声音,他的声音又沉又稳,直直地冲进来,一下子就把所有的一切打破了。

    林惜猛地睁开眼,看着头顶上的陆言深,半响才抬手抱着他:“我做噩梦了,陆总。”

    她人还是在发颤的,抱着他的手指尖一抖一抖的。

    陆言深抬手抹了一下她的脸,触手的冰凉让他的眉头一皱:“发生了什么?”

    她不是第一次做恶梦了,以前林惜被人绑走之后,他把她救回来,被惊吓到,她也是会做恶梦的。

    但是那时候也不用他开口叫她,她一下子就自己惊醒了,哪里像现在这样,他叫了她好几分钟了,她才听到醒过来,醒过来之后整个人都在发颤发凉,。

    他猜到必定是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之前他看她太累了,那几天的事情他没有问,却没想到她才刚睡着没多久,就做恶梦了。

    才睡了没有多久,外面的天还是黑的。

    灯光下,林惜的脸色有些难看。连续几天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息,她的黑眼圈和眼袋十分的明显,再加上刚才的一场噩梦,脸色苍白得十分的吓人。

    黑眸紧了一下,抬手拉开她的手,握在手上:“林惜,发生了什么,听话,告诉我,嗯?”

    他低着头,浅浅地吻着她。

    不带情欲的吻里面全都是安抚,被握着的手终于回温了。

    靠在陆言深的怀里面,林惜才慢慢地冷静下来。

    她抬头看着他,有些迟疑,可是他的目光强硬,显然是不会给她瞒着的机会。

    林惜抿了一下唇,最后还是把韩进逼着她杀了成韵的事情说了:“我把成韵杀了,是韩进握着我的手开枪的。”

    她说得很轻,就只有一句话,语气也很平静,但是谁都知道,这份平静下来,藏着什么样的恐惧。

    林惜不是第一次杀人,早就在一年前从J市回A市的时候她就动过手了。那时候她也害怕过,可是后面越来越多的事情,她的心理素质也强大了很多。

    她这一次会这么害怕,无非是两个原因:一是韩进逼着她杀了成韵;二是今天晚上她也差点儿被韩进逼着对着陆言深动手了。

    这两件事情交织在一起,才是让她最恐怖的。

    陆言深一听就明白了,想到几个小时前,韩进逼着她对他动手的时候,她整个人奔溃的样子,他就知道了。

    “没事了,那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他没有再问,再问也只会让林惜再次回忆恐惧。

    将人拢到怀里面,他一边低头吻着她的额头一边用手在身后抚着她安抚着。

    林惜闭着眼任由自己靠在陆言深的身上,嘴唇动了动,还是把扣在心里面的问题问了出口:“我们会捉到韩进吗?”

    “会。”

    陆言深回答的很快,她抿了一下唇,没有说话。

    从前她不了解韩进,所以根本不知道他是这么变态的一个人。林惜所认为韩进的变态,不仅仅是他对她做的那些事情。

    从今天晚上的事情,她就知道韩进这个人谨慎得恐怖。今晚本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是还是让韩进跑了。

    陆言深能摸出韩进藏身的地方也不容易,她们做了这么多,好不容易把人引出来了,却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让他跑了。

    韩进是一定要捉回来的,无论是对林惜还是陆言深而言,他都是一个定时炸弹。

    只是这个定时炸弹他自己会跑,所以麻烦得很。

    雨还在下,成韵被翻上来,因为这几天下雨,尸体有些难看。

    沈寒看了一眼,就让人带回去了。

    成韵估计到死都不会想到,自己的下场会是这样:被韩进压着她的情敌把她给杀了,死了之后韩进随便挖了个坑就把她给埋了。

    搜集完一切,天已经有些蒙蒙亮了,沈寒找了一个打火机,点了个烟,一边抽着一边把房间又走了一遍。

    韩进这个人,反侦察能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变态。

    浩浩汤汤的警车从山里面开出来,L市已经很多年没试过出动这么多的警力。

    天亮了一片,雨还在飘着,所以天色昏昏沉沉的。

    床头上的手机在震,陆言深眉头皱了一下,他的一只手被林惜枕着了,昨晚半夜惊醒之后再睡,林惜没有再做噩梦了,两个人都睡得十分的死。

    如果不是沈寒的电话,他估计也没有醒过来。

    “什么事?”

    他的声音很低,那边的沈寒声音也很沉:“成韵的尸体我找到了,法医鉴定出来是枪杀。韩进的那个房子我找了,没什么线索,接下来你有什么想法?”

    “等。”

    他就说了一个字,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床上的林惜突然动了一下,陆言深放着手机的动作顿了一下,见她还是闭着眼睛,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才继续把手机放了回去。

    现在才早上七点多,还很早,陆言深没有起来,抱着林惜重新睡了过去。

    这一觉,两个人睡得都很沉。

    林惜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是下午两点多了,窗帘拉上了,房间很暗,她被被子裹着,陆言深不在床上。

    她撑着床坐了起来,就看到他走过来:“醒了?”

    睡得有些久,林惜有些头疼,点了点头,哑着声音问他:“几点了?”

    “两点多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她抱了起来走向浴室:“先洗漱,然后吃东西。”

    林惜刚睡醒,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看到他转身走出去,下意识地伸手拉着他:“陆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