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69 深入确认一下

    陆言深回头看着她,“嗯?”

    林惜抱着他在他的怀里面蹭了蹭,感觉到是真实的,她才从他的怀里面出来,“没有,我就是想抱抱你。”

    他低头看着她,没有揭穿她的话,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真的还是假的?”

    林惜看着他,直接就笑了:“真的。”

    说完,她推了他一下:“你快出去,我要洗漱!”

    她难得窘迫,陆言深看了她一眼,“我在外面等你,你可以洗漱完出来再深入确认一下。”

    他咬重了“深入”两个字,林惜刚睡醒哪里缓得过来,脸直接就烫了。

    不过陆言深没有再说些什么,直接就出去了。

    林惜用冷水洗的脸,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

    她把毛巾拧干,把脸上的水抹干,走出去果然看到陆言深坐在沙发上。

    窗帘已经被拉开了,但是屋内的光线也不是很好,外面还在下着雨,所以天色很沉。

    她想到刚才陆言深的话,抬腿走过去直接就拉开了他的手,坐到了他的怀里面。

    陆言深被她压着往沙发上一靠,微微低头看着她,没有说话。

    林惜现在缓过来了,自然不甘心刚才落后的一回,勾着他的脖子故意在他的怀里面乱蹭。

    陆言深脸色有些沉,偏偏她还故意往某处蹭了几下。

    他伸手直接扣着她的腰,声音也沉了下来:“不饿?”

    “饿啊,可是陆总让我再深入确认一下,我觉得我确实要再深入确认一下。”

    她说着,空了一只勾着他脖子的手,在他的肩膀上划了一下,沿着衣服就滑下去。

    不过陆言深的动作很快,捉着她的手将人提了起来,放在一旁:“吃饭!”

    他说着,把保温盒的盖子拧开。

    林惜闻到饭菜的香味就感觉到饿了,她也没了调戏他的心思,接了饭盒,低头喝了一口鸡汤。

    她喝得有些急,直接就呛了一下,陆言深眉头一皱,给她抽了一张纸巾:“急什么,又没有人跟你抢。”

    林惜看了他一眼,用他之前的话呛他:“急啊,我还得深入确认一下陆总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撩了一下眼皮,没管她的话,舀了一勺汤递到她的嘴边:“张口。”

    她怔了一下,“我自己喝。”

    他没说话,但也没有把汤勺递给她。

    陆言深让她喝了半碗汤就往她吃饭了,林惜喝了汤之后觉得没有那么饿了,吃饭的动作慢了许多。她这时候才明白他为什么会给她准备了汤,刚起来就狼吞虎咽,对肠胃不太好。

    林惜原本以为陆言深是要在这里停几天的,沈寒那边的情况她也不了解,但是韩进的窝点,必定是要收拾一番的。

    但是吃了饭之后没多久,陆言深就让她穿好衣服走了。

    这个小镇的人不多,剩下的大多数都是劳动力比较弱的人,大多数人都出去打工了。

    越野车在这样的地方十分的打眼,刚开出街道就不少小孩子伸手要摸的,陆言深开得有些慢,过了那街道才快起来。

    林惜看了一眼后视镜,侧头问他:“陆总,我们现在去哪儿?”

    大概是睡了一觉,又吃了一顿饭,她现在的气色好了不少,人也鲜活了许多。

    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先到市区。”

    她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了。

    L市大得很,这个镇又偏,路还不好走,两个人到市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

    天色本来就不好,这会儿已经完全黑了。

    车子停在了酒店前,陆言深先下的车,打了伞到林惜的那旁去接她。

    林惜刚下车,就听到沈寒的声音:“陆言深,林惜。”

    林惜知道这个事情是沈寒负责的,两个人也打过几次交道,也没有那么生疏了:“沈寒。”

    陆言深看了一眼沈寒,没有多说,显然这不是说话的地方。

    拿了房卡,陆言深却没有带着林惜回去房间,而是和沈寒一起去吃饭。

    林惜以为他们要聊什么,但是一顿饭大家都沉默得很。

    半个小时后,大家就吃得差不多了。

    沈寒带路出了包厢,到了酒店四楼的一间房间。

    门推开的时候,林惜才发现里面还有三个人,其中两个是之前见过的,这个时候本应该在A市的陈毅和沈舟然,还有一个林惜是不认识的。

    沈寒做的介绍:“这是陆言深,他的太太,林惜。”

    “这是沈舟然和陈毅,林惜你应该认识。这个是唐皓同,唐队,是L市刑警大队的队长,昨天晚上也多亏了唐队。”

    林惜有些不明白,这显然是要商量接下来的事情,但是为什么不是在警局里面,而是在这个酒店里面。

    很快,她就明白了,因为警队有奸细,还没有查出来。

    他们也不避讳林惜,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和林惜还有关系。

    “林惜,韩进对你很执着,我们觉得,他会主动回来找你的。但是我们不能打草惊蛇,接下来你必须要寸步不离陆言深。”

    说话的人是唐皓同,林惜点了点头:“我不会乱跑的。”

    “昨天晚上我追踪一下,韩进在出了L市之后就消失了,但是我们的人都在出境口守着,他现在还没有出境。韩进这个人很狡猾,我这几年连他什么样都摸不出来,这一次如果不是你们,我也不知道周先生居然就是他。”

    “根据我这些年跟韩进打的交道来看,他这段时间不会有什么动作的。他做事情很谨慎,凡事都会给自己留几条路,我们可以接着这个空档把奸细挖出来,然后逼韩进自己露面。”

    “那个人一直都还藏着,你说韩进对林惜很执着,我觉得那个人的目标很有可能是林惜,我们可以设个局,引蛇出洞。”

    沈舟然接了话,陆言深一直没有开口。

    林惜伸手握着他的手微微捏了一下,他侧头看了她一眼,一直没怎么开口的沈寒抬头看着他们:“陆总,你觉得这件事情怎么样?”

    局是好局,但是林惜是陆言深的人,她也不是警察,没有义务牺牲她的安全来引蛇出洞。

    沈寒不问林惜,是知道林惜听陆言深的。

    陆言深看了沈寒一眼,刚想开口,林惜就先一步说话了:“我觉得可以,但是韩进生性多疑,这件事情很有可能会直接把他逼得不露脸。”

    她刚说完,陆言深侧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