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70 现在就差最后一步了

    讨论没有结果,因为林惜没有开口,陆言深也没有继续说下去,最后沈寒打了个圆场,他们先散了,这件事情不急。

    林惜看着走在前面的陆言深,他人高腿长,平时走路的时候都是迁就着她的,这个时候他完全不迁就她了,走得十分的快,她在身后追着十分的困难。

    也不知道是不是陆言深故意的,她好几次伸手想要牵着人,但是林惜的手指刚碰上他的尾指,他就将自己的手抽了回去,然后迈了很大的一步,林惜不得不小跑追上去。

    两个人的房间在十一楼,陆言深停在电梯跟前,林惜伸手拉他在身侧的手。可是她的手刚伸过去,他突然之间就将手插回口袋里面。

    林惜眉头皱了皱,走到他身后将人抱住:“陆总?”

    她从一侧伸出头看着他,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

    很显然,陆言深在生气。

    林惜知道他气什么,沈寒他们想要拿她做饵,陆言深显然是不允许的,可是她刚才直接就打断了他的话答应了。

    见他不说话,林惜贴着他的手腕从伸进了他的口袋,摸到他插在口袋里面的手,用手指刮了刮他的手背。

    陆言深的手在口袋里面暖得很,她的指尖微凉,划过他的手背,感觉十分的明显,就好像是猫扫着尾巴从下巴过一样,撩得人心底发痒。

    他微微低头看了一眼口袋,林惜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心中一喜,口袋里面的手越发的放肆。

    口袋紧紧地贴着男人的大腿,她曲着尾指,隔着那微薄的布料划拉着。

    黑眸一紧,下一秒,林惜的手就被口袋里面大手紧紧地拽着,拉了出来,陆言深一用力,将她从身后拉到身侧,牵着她的手十分的紧。

    这怒气值不低啊。

    林惜抿了一下唇,拉了拉他牵着自己的手:“陆总,你弄疼——”

    她抬着眼看着他,原本是想要撒娇的,可是不想这个时候电梯门突然之间应声而开,林惜脸色僵了一下,生生卡主了。

    电梯里面刚好也站了一对情侣,两个人看了一眼林惜,她脸难得有些烫,正正经经地站好,不敢再做小动作了。

    林惜在外面,还是怂的很的。

    陆言深牵着她进了电梯,按了11楼,侧头看了她一眼,撩了一下眼皮。

    怂包。

    电梯门还没完全合上,刚才走出去的那对情侣的对话清晰地传过来:

    “这两个人是不是明星啊?颜值都好高啊!”

    “那个女的,感觉好艳,我一个女的都要被她看得弯了!”

    林惜长了一双杏眼,配着她的鹅蛋脸,其实并不会很妩媚,甚至会让人觉得清纯减龄。

    可是刚才她在哄陆言深,电梯门开得太突然,她的表情和眼神都来不及收回来,一下子被人看了去。

    她脸皮早就厚得跟城墙一样了,在陆言深在床上早就浑吝不计了,可是现在被外人这么说,林惜还是撑不住,本来就有些热的脸越发的烫。

    偏偏刚才还面无表情不管她怎么哄都不看她一眼的男人现在正偏着头看着她,眼底还是凉薄的冷意,但林惜却还是被他看得讪讪。

    弄了这么一出,一直到房间里面,林惜都是安静乖巧,就跟当初刚跟陆言深一样,话都不说了。

    刚进房间,陆言深就松开她了,没说什么,拿了睡袍进了浴室。

    林惜看着他的背影,抬手捂了一下脸,叹了口气。

    陆言深这两年的脾气,是越来越怪了,跟个小孩子一样。

    她装了热水捧在手上,脱了鞋子坐在沙发上,想待会儿怎么开口。

    他们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可能因为她一个人,就放弃的。

    她也知道,韩进对她,有一种变态的偏执。

    大概是因为陆言深,所以放大了韩进对她的感情,她知道韩进对她多少是有些喜欢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些天的事情,她也看得出来。

    可是韩进对她的喜欢很畸形,因为她是陆言深的女人,而他这一次是被陆言深扳倒的。

    韩进对她不仅仅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那么简单,更有一种要压倒陆言深的好胜心,她在韩进的心里面,成了他和陆言深两个人胜利的最终奖励,所以他对她不会轻易放手的。

    她能够想到这一点,陆言深自然也能够想到。

    刚才沈寒问陆言深的时候,他一句话都没有说,沉默了下来。

    别人或许不了解,可是林惜知道,陆言深一旦沉默,就代表他不赞同。

    林惜正想着,就听到脚步声了。

    一抬头,她就看到陆言深穿着酒店的拖鞋,身上裹着浴袍,一只手拿着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出来。

    他这个澡洗得有些久,她手上原本烫手的一杯水,如今已经完全凉了。

    他在躲她。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林惜有些震惊,也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陆言深走到床上分腿走着,视线一直都没有落到她的身上。

    他显然是猜到了她会来劝他的,而他向来是扛不住她的攻略,所以干脆冷战。

    林惜抿了一下唇,将手上的杯子放下,拿了浴袍进了浴室。

    浴室里面一阵的雾气,防雾镜子里面将整个浴室照得烟雾缭绕。

    她把衣服脱下,开了水,闭着眼睛让温热的水从头顶一点点地落下来,将她全身打湿。

    其实她也是个自私的女人,可是她所有自私的前提都是陆言深。

    他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才查到那么多的事情,才好不容易将韩进连根拔起,现在就差最后一步了,她不能让他前功尽弃的!

    林惜这个澡也洗得有些久,长头发她用干毛巾绞了一次还是湿哒哒的。

    她没有再在浴室里面呆了,拿了另外一条毛巾搭在肩膀上,然后将吹风听拿到手上,拉开门,直直地对着坐在床上的陆言深走过去。

    他还维持着她进去浴室之前的只是,毛巾搭在他的手上,他双手常在膝盖上,视线不知道在看什么,有些无神,又有些专注。

    如果不是因为戒烟了,这个时候她出去,估计陆言深身侧已经捏了好几个烟头了。

    她直接就爬上了床,然后把吹风头塞到他的手上:“我头发没有干,帮我吹一下。”

    她说得太寻常稀松了,倒是一点儿都听不出来两个人在拉扯着。

    陆言深抬头看了她一眼,两秒后,才伸手接了吹风筒,拉着插头去插。

    林惜已经主动坐好背过身去了,他一回来,捞起她的长发开始吹。

    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房间里面安静得有些过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