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71 陆言深,我们就赌一赌吧

    这样的沉默持续了整整十五分钟,一直到吹风筒的声音都停了下来,陆言深起身拔了插头,将吹风筒放在一旁。

    林惜将曲着的腿打开,转身伸手直接就抱住刚放好吹风筒回来的陆言深,低低地叫着他:“陆总。”

    她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就跟那吹风筒开到最低档的风一样,刚好能撩起那么几根发丝,十分的舒服。

    陆言深抬手覆在她扣在自己腰上的手,想要把手拉开,林惜却先他一步站了起来,直接用下巴扣在他的肩膀上,贴着他的耳侧一边吻一边叫着:“陆总。”

    声音比刚才还弱了一点,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做了什么事情欺负了她。

    林惜真的很会磨人,他没碰上她之前铁石心肠的,就算是在她跟前跌在刀尖上,他也不会看一眼人。

    可是碰上她之后,她还没动作,他就情不自禁地转头看向她了,怕她不舒服,怕她难受,哪怕是一点的难受,他都不想她受。

    传说中的软肋,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就跟她现在这样,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叫了他两声,他就没办法了,有些压不住的愤怒,还要压不住的无奈,“林惜,你是我的妻子,我还做不到拿妻子去冒险。”

    他还是拉开了她的手,扭头看着她。

    林惜收了吻,抬着眼眸直直地看着他,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了出来,然后抬起来落到他的脸上。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弄的,他左耳到下巴的地方突然有一道疤,以前都没有的,一想就知道是最近才添上去的新伤口。

    她用食指和大拇指来回地摩挲着,动作很轻,带着她指腹的柔软,来回地在那一道微不足道的伤疤上触碰,就好像是她的发尖扫过他胸口一样,陆言深握着她右手的手忍不住紧了一下。

    她收了动作,碰了一下他的双眸:“陆总,你是我的男人啊,我的陆总他不应该往后退的。”

    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应该往后退的。

    那么久,她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却跟一把烧得无比旺盛的火,一下子被她投在他的心里面。

    “晃”的一下,他整颗心都被熊熊大火给包裹了。

    他沉了沉眼眸,拉着她的手腕直接就将人压在了床上。

    陆言深的吻又凶又狠,仿佛被饿了几个月的野狼突然逮到一头羊一样啃噬着她。

    林惜哼着,有点儿缓不过气,忍不住推了他一下,他才缓了下来,在她的上唇瓣上轻咬了一下,然后移开从她的额头上一直吻下来。

    那温热的呼吸从他的鼻息间打下来,林惜整张脸都是热的,呼吸越发的急促。

    她抬手抱着他的脖子,在他低头吻自己脖子的时候吻着他的额头。

    陆言深没有说话,直接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情绪。

    他从一个小时前就压了一股火,发泄不出来,也没有办法发泄。

    他已经躲开林惜了,偏偏平日里面那么识趣的一个人,这个时候却不依不饶得让他不知道怎么办。

    他活了那么多年,碰上棘手的事情那么多,却从未像今天这样。

    前进一步并不难,可是他就是迈不出去那一步。

    可是他步步为营到今天,让他放弃,也是没有可能的,他曾经那么难,都没有哼过一声要放弃的。

    前进不得,后退不行。

    她就过来逼着他往前走,就好像是当初一样,逼着他带着她来这个漩涡里面。

    他的动作有些狠,浴袍是直接扯下来的,低头咬着她胸口的软肉的同时另外的一只手也不给她空档,沿着那紧实的小腹一直往下,探到尽头,直接就顺了进去。

    “嗯——”

    两个人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有亲热,林惜有些受不住他这样的攻势,抿着唇也扣不住那声音出来。

    听到她的声音,陆言深觉得心里面被压着的地方似乎轻了一点。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这个时候的林惜他见过很多次,尽管那么多次了,他还是百看不厌,越看越喜欢,就好像是中了毒一样,根本就脱不开手。

    他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让他食髓知味这样的一个人。

    林惜觉察到他的视线,身侧的手微微紧了一下,原本有些散的眼神视线一下子就汇聚了起来,直直地看着他。

    “林惜。”

    他抬手横在她的腰下,将人捞了起来,然后伸手将自己身上的睡袍脱了下来,提着她缓缓地落到自己的身上。

    那一刻两个人都有些怔忪,两秒过后是陆言深先缓过来的,他一边动着一边低头吻着她。

    林惜也缓过来了,抬手勾着他的脖子,迎合着他的动作起起落落。

    平日这样的一场情事,她必然会说些什么浑话来勾他,他只会说出比她更甚的话。

    可是如今,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

    林惜收紧了手,让两个人靠得更加的近。

    房间里面只有两个人急促的呼吸交缠在一起,林惜浑身开始发颤,微微张着嘴像是在哭,又像是欢愉地叫着他:“陆总,陆总——”

    一声一声的,如果是地府派来招魂的,他估计直接就被她招走了。

    陆言深沉沉地闷哼了一声,扣在她腰后的手收紧,将人往自己的身上死死地扣着,身下的动作越发的大。

    林惜快要哭了,他知道她哪里是哪里,动起来没一下都让她奔溃的,一次接着一次,仿佛不让她开口一样。

    那结实的胸膛贴着自己的后背,她完全没有力气地往后靠,微微眯着眼,手捉着他的手臂不断地收着自己的五指。

    那混沌不知的十几秒钟,她脑袋里面什么都没有,仿佛连呼吸都停止了一般。

    那集聚的颤抖刚缓下来时,陆言深扣着她的手突然收紧,低着头咬着她的唇吻。

    身下的动作也越发的快,林惜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皱着眉一次次地喊着他。可是陆言深就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一样,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三十秒,之后,他才停下来,吻也缓了下来,双唇从她的唇瓣上一开,然后转到她的脸上来来回回地安抚着。

    林惜喘着气,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侧,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谁都没有开口,这样的沉寂持续了两分钟,陆言深动了动,退了出来,然后将她抱起来走向浴室。

    温热的水从打下来,林惜有点站不稳,只好扶着他的一只手臂。

    她抬头看着他,隔着氤氲的水汽,其实看得不太清楚。

    “陆言深,我们就赌一赌吧。”

    激烈过后,她的声音带着几分喑哑,轻飘飘的,让人听得不怎么真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