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72 我也会害怕的

    可是事实上,这声音却比什么都重,直直地砸在陆言深的心上。

    他没有开口,低头看着仰头看着自己的人。

    水在两个人的头顶不断地落下来,隔着那分散的水帘,他清晰地看到她双眸里面不可撼动的坚决。

    林惜扶着他手臂的手微微动了一下,继续开口:“他已经是穷寇了,但是我们现在不能不追。我们占了百分之九十的赢面,不能连那百分之十的输面都害怕的。”

    她说着,顿了一下,头一动,直接靠在他的胸口上:“陆总,我也没有那么伟大的。”

    如果不是因为他,她不会做这个出头鸟的。

    “林惜,我说过,我也会害怕的。”

    他再强大,也始终只是一个人,是个人,就有弱点。

    从前他是没有弱点的,可是有了林惜之后,他就有了。

    “我知道,所以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明明谁都不知道结局是怎么样的,偏偏她就那么笃定,他们就已经赢了。

    “我相信你的。”

    这最后的一句话,最终让他一句话都反驳不了。

    她就是有这样的本事的,在关键的时候,能够对他一招毙命。

    他领教过了,每一次碰上这样的事情,她都能够顺利地说服他。

    当初留下来也是这样的,如今拿她去布局,也是这样。

    她总是这样,让他又爱,又恨。

    “林惜——”

    他说着,似乎叹了口气:“我答应你,我们一起开这个赌局。”

    或许是因为刚才的那一场激烈的爱,或许是因为别的,他的声音低沉得很,就好像是有什么在喉咙里面抠着一样。

    林惜勾唇笑了一下,重新抬头看向他:“我以后都不会再任性了。”

    这一次之后,他说什么,她都会听他的了。

    他低了低眼眸,一边帮她清洗一边冷哼:“在不该听话的时候听话,这有什么用。”

    她理亏,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笑。

    陆言深扯了一张大毛巾,将人裹好,然后抱了出去。

    闹了这么一场,两人都有些累了。

    意见统一了,有什么事情,就明天再说。

    韩进短期内不会有什么动作,这几天他们都不需要提心吊胆,这一觉是林惜这一个月以来睡得最为好的一次。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天放晴了,房间里面的窗帘还是拉实的,但是外面的阳光很猛,房间里面不同前些天的暗沉。

    林惜转了个身,眯着眼睛去摸床头上的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她才将手机放回去,自己闭着眼睛没有马上起来。

    不远处的陆言深将她的动作全部都收尽眼底,看到她又重新闭着眼睛睡过去之后,抬腿就走了过去。

    林惜还有些困,刚才看了一下时间,发现才八点多,不算晚,打算再睡一个小时才起来,却不想自己突然之间被陆言深带着被子抱了起来。

    “我困——”

    她知道是陆言深,眼睛都没睁,只是抬手推了一下他的胸口。

    陆言深抬手掐着她的鼻子,林惜缓不过气,只能睁开眼,有些气:“陆总,扰人清梦不好啊!”

    林惜刚睡醒,声音还有些嘶哑,哑哑的,尾音却又翘翘的有些娇。

    陆总不吃她这一套:“先吃早餐,再睡。”

    这段时间林惜都不怎么吃早餐,她肠胃本来就不太好,好不容易调回来了,陆言深自然不会让她再继续糟蹋。

    林惜看了他一会儿,见他脸色冷硬,态度十分的强硬,只好点头:“哦。”

    明显是带着气的。

    陆言深被气笑了,将被子从她的身上拉了下来,然后抬手拿过一旁放着的大衣,抬着她的手把大衣穿好,才将人抱去浴室:“洗漱完了出来吃早餐。”

    昨晚两个人虽然是闹了两个多小时,可是睡得也不算晚,十点多十一点不到就谁了。

    林惜睡到八点多,这都睡了九个小时了。

    林惜看了一眼镜子里面的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昨晚被陆言深浇灌了,还是因为睡得好,镜子里面的那一张脸显然红润了不少。

    她看了一会儿才伸手拿牙膏牙刷开始洗漱,十分钟后走出去,陆言深已经把早餐在茶几上放好了,见她走出来,招了招手:“过来吃早餐。”

    洗了脸之后,林惜已经完全清醒了,闻到鸡肉粥的香味,肚子里面的饥饿感瞬间就冲上来了。

    她踩着拖鞋走过去,端起粥,发现陆言深靠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她眉头动了动:“陆总,你几点起来的?”

    陆言深睨了她一眼:“七点。”

    很明显,他已经吃了早餐了。

    林惜吃了一勺粥,摇了摇头,没有再问。

    早餐吃完也还不到九点,陆言深看了一下手机,然后抬头看着她:“回去床上继续睡?”

    她抽着纸巾擦着嘴,也不觉得囧:“现在不困了。”

    陆言深也没有再在这儿问题继续纠缠下去,“过来。”

    林惜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抬腿走了过去:“怎么了?”

    他没说话,将人拢到怀里面之后将她的大衣扒了下来,又把她里面的那一件睡衣拉了一半下来。

    她偏头看着他,这时候才发现陆言深是在检查她肩膀的伤口。

    就几秒的时间,陆言深已经将她肩膀上的纱布解下来了。

    昨天晚上两个人都有些情难自已,洗澡的时候又没有注意,林惜的伤口边缘有些发白了。

    陆言深的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侧身拿过消毒水和纱布,给她重新处理了一次。

    林惜都不怎么敢说完,完了之后,她想起陆言深跟自己一样,身上也有伤口。

    身上其他的伤就算了,肩膀上的枪伤,被韩进那样狠心地一按之后,已经裂开了。

    “好了。”

    他把她的衣服重新穿好,低头看了她一眼。

    林惜却没动,抬手拉他身上的衣服:“你的伤口,我也帮你处理一下。”

    大概是见她刚才乖顺,陆言深倒是没说什么。

    林惜用笑剪刀剪开那纱布,把纱布拆下来,看到伤口的时候眉头一皱:“我们去一趟医院吧,陆总?”

    他的伤口不是小伤,不是这样处理一下就好了,现在都有点出水,情况很不好。

    “不用。”

    他想都没有想就直接拒绝了。

    林惜抬头看着他,眉头皱得很深:“不行,要去医院!”

    他没说话,但也不动,人往沙发上一靠,态度很明显。

    林惜被他气得有些发颤,低头又看了一眼那伤口,脸色越发的不好。

    她抬起头,也没说话,只是眼睛已经红了。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最后陆言深先开的口:“林惜,你是捏着我七寸往下打的吧。”

    她从他身上下来,没有应他的话。

    那样对付他,确实是吃准了他心疼自己,可是事实上,也真的是因为她心疼,心疼得快想哭了,才会双眼发红的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