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73 两个人的矛盾

    到医院的时候,陆言深接了个电话。

    林惜在一旁,很快就听出来是沈寒的电话。

    昨天的事情虽然不算是不欢而散,但是也没有什么结果。这两天韩进没什么动静,但正因为韩进这两天没有动静,所以他们才不能够坐以待毙。

    警队里面有内奸,现在就连是L市里面的人,还是沈寒带着去的人都不知道。

    沈寒自然是想要把内奸拽出来的,但在最短的时间找出内奸,林惜是个关键。

    昨天晚上他们特意没有多说,就是把空间留给了林惜和陆言深。

    沈寒这个打过来的电话显然是想要打探陆言深的决定的,陆言深回电话的时候侧头看了一眼林惜,也没有多说什么:“我现在在医院,下午三点再见一次面。”

    说完,他就把电话给挂了。

    林惜推开车门下了车,牵着他去挂号。

    今天医院的人不少,这些天林惜已经习惯了去到哪儿都先观察一番。

    排队的时候她就已经将周围的人都看了一遍,确认没有不对劲的人之后才收回视线。

    伤口处理室的人不多,但是里面有一个年轻人手臂擦伤很严重正在进行清洗,陆言深得等他完了才到。

    两个人等了半个小时,护士才让他们进去。

    纱布刚拆开,护士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抬头看着站在一边上的林惜:“陆太太,你先生这样也太胡闹了,这伤口……我看不仅仅裂开了一回了!”

    她说着,拿了镊子,要把那些坏死的肉夹出来。

    林惜看不得这样的场面,只能转过头:“我之后会好好盯着他的。”

    “陆先生的伤口虽然没在致命的地方,但是这也不是普通的伤口,陆太太,你得多注意!”

    陆言深坐在那儿面无表情的,护士自然是不敢跟他说,所以就把话全都指向林惜了。

    林惜抿着唇,除了应说,其他话一句都憋不出来。

    她看着那伤口,别说是护士,就算是她自己,看着都有些恼火。

    但是这有什么办法,要让陆言深从这事情退出去,完全交给沈寒,那断然是不可能的。

    十五分钟后,两个人才从医院里面出来。

    林惜在他开车门的时候伸手就把钥匙拿到了手上:“我来开,陆总。”

    这刚处理好的伤口,能养一天是一天,开车也是需要动胳臂的。

    他看了她一眼,最后也没说什么,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林惜路痴在这个时候发挥得十分的出色,半个小时后,还是陆言深坐回去了驾驶座。

    她扣着安全带,还是不死心,拿出手机:“陆总,我开个导航,能回去的,你让我再开一次吧!”

    他偏头看了她一眼,嗤笑:“这话你说了不止一次了吧?”

    听到他的话,林惜抿了一下唇,扭头看向车窗外。

    她也不想的,刚才来的时候她没仔细认路,现在回去根本记不住。开了十五分钟之后她开了车里面的导航,结果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也开错了,越开越远。

    到了后来,陆言深都不知道去哪儿了,他直接就让她停车,换他过去开。

    两个人这么一闹,回到酒店已经是十二点多了。

    陆言深约了沈寒他们下午三点,两个人吃了顿饭休息一会儿之后又一次出门了。

    这一回几个人再凑到一块儿,就是直接商量要怎么引蛇出洞了。

    警队里面藏了一个炸弹,查不出来,沈寒和唐皓同他们几个人现在都是提心吊胆的。

    陆言深这一次来,说明已经赞同了让林惜去做诱饵,引诱出那个奸细或者是直接把韩进引出来。

    两个人一到,唐皓同直接就说了:“我觉得韩进现在还在L市,他极有可能去的一个地方就是A市,毕竟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L市这边其实已经差不多了,我觉得可以将林惜送回去A市,而沈寒和陆言深,你们可以按着追踪到的韩进的路线过去。陆言深不在林惜的身边,韩进必定会按捺不住的!”

    他说着,顿了一下,看向陆言深:“当然,我和舟然会寸步不离地跟在林惜的身边的。”

    说完,他直直地看向陆言深。

    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将林惜送回去A市,他们也可以有明目回去,模糊韩进。

    如果韩进要对林惜下手,自然会挑陆言深不在的时候。

    只是这也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或者这对于陆言深而言,他不能在林惜的身边,自然是不行的。

    所以唐皓同的话刚说完,沈寒和沈舟然他们都看着他。

    林惜低着头,没有发表意见。

    其实她也有顾虑,她不是怕自己危险,她只是怕万一她回去A市了,韩进根本就还在L市,而陆言深在这里,唐皓同和沈舟然两个人都护着她回了A市,这边自然就弱了许多。

    她是担心陆言深!

    “不可以。”

    大家等了半响,却没想到等到陆言深的否决。

    沈寒刚想开口,却发现陆言深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眉头动了一下,没有立刻开口。

    陆言深看了一眼身侧的林惜,才把没有说完的话接下去:“韩进防心很重,将林惜送回去A市虽然说得通,但如果你和沈舟然两个人跟着她回去,韩进的人知道了,他必然知道这是个圈套。”

    他说着,顿了一下,看向沈寒:“我明白你们的意思,要让林惜落单离开我,这样能够逼出韩进或者逼出他的人。眼下就有一个时机,明天我和林惜到局里面找你们,到时候,大家见机行事。”

    “你的意思是——”

    唐皓同想问下去,却被沈寒的眼神制止了。

    五个人的商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最后以陆言深莫名的话结束。

    林惜今天基本上没有开口,一直被陆言深牵着回了酒店的房间,她才开口:“陆总,明天我们要做什么?”

    他抬手将外套搭在沙发上,才回头看着她开口:“吵架。”

    “吵架,我们好好的为什么——”

    林惜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说到一半,她就明白陆言深的意思了。

    她和陆言深吵架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冷战却也不是没有过。只是之前两个人冷战,都是小事,她偶尔低一低头,或者他软一软态度,两个人就敞开话头说过去了。

    但是陆言深来L市这件事,对于两个人来说,一直是有矛盾的,只是那矛盾在大是大非之前,被强硬地压了下来。

    林惜不希望他一个人在这样的危险中,而他不希望她跟着踏进这样的危险。

    更何况是经过了韩进那样的一件事情,两个人的矛盾,怎么样,也应该激化一下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