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77 你也太小看陆言深了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林惜拉了一下车门,被反锁住了。

    她眉头一皱,李超拿着针管就扎了下来,她想避开,但是没避开,被他扣着手腕压在座位上。

    林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针水一点点的渗进自己的血液里面,直到针管空了。

    很快,她就觉得自己手脚开始发软,视线也有些模糊。

    李超这时候才拉开门下了车,将她从车上拉了下车。

    意识完全失去之前,林惜看到自己被带上了一辆面包车。

    李超将她放上面包车,和司机说了两句之后,又回到警车那儿,将车子继续往前开。

    面包车慢慢地开了起来,林惜被颠着,很快,她就完全失去意识了。

    沈寒让人拦截车辆查酒驾,但是一个晚上下来,却没有任何的收获。

    调了公路监控,看到载着林惜的那一辆警车开出了监控区之后的半个小时他们又看到了。

    沈寒立刻派人去拦截,只是人拦截下来,却发现那个带走林惜的人在车上,可是车上已经没有林惜了。

    他的脸色发青,将李超拷着压向警察局。

    沈舟然来的路上已经跟唐皓同说过了,唐皓同追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带子追回来,听说韩进又把林惜劫走了,而陆言深要见带子,他眉头皱了一下,但还是没有说什么,将带子关在了审讯室,出去见陆言深。

    “你想从他的口中问韩进在哪里?”

    陆言深看了唐皓同一眼,他现在的心情,因为林惜不见了而处于爆炸的边缘。

    看着唐皓同的眼神冷得就好像冰块一样,但还是开口了:“他不知道韩进在哪里。”

    听到陆言深的话,唐皓同眉头皱了皱:“那你——”

    “但是他知道韩进接下来的安排。”

    说完,他没有再给唐皓同问话的机会:“我可以进去见他了吗?”

    他面无表情,周身是阴戾的寒冷,仿佛是要去杀人,而不是去审问。

    唐皓同点了点头,让一旁的警员带他去见带子。

    看着陆言深的背影,唐皓同不禁侧头看向一旁的沈舟然:“他会不会对带子动手?”

    沈舟然拿了一个烟递给他:“你也太小看陆言深了。”

    虽然林惜不见了,陆言深现在整个人的情绪在失控的边沿,但是这个男人在越是紧急的时候越是冷静。

    现在林惜不见了,他没有急着去找人,而是来见带子,显然他有他的打算。

    “陆先生。”

    陆言深其实是没有资格见带子,但是他在这个案件中,身份很特殊,现在林惜又不见了,唐皓同松了口,只要他不做出什么为难的事情,见个人,自然不算什么。

    警员看了他一眼,见他没有说完,有些犹豫。

    但很快,他就看到陆言深拿了手机出来,拨了个电话。

    电话打通之后,陆言深也就说了两句话,他听得莫名其妙,然后就看到陆言深推门进去了。

    带子长得瘦瘦高高,斯斯文文,带着一副眼镜,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没有多少人会相信他就是韩进的心腹之一。

    但是事实上就是,带子在十四岁那一年被人卖进黑煤矿,十五岁被不到二十岁的韩进看到带走,自此的五年,他在韩进的资助下高考上大学。

    这些看起来都没什么,直到大学毕业后,他没有去任何的公司上班,而是跑来了L市做起了玉石生意。

    这些资料都是随手可以查到的,陆言深在两天前就让丁源去查了。

    而查不到的,K爷在一天前也告诉他了。

    带子双手被扣着,审讯室里面就只有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放在中间,四周都是墙。

    陆言深抬腿走进去,将手机横在他的面前,让带子一边看一边开口:“我叫陆言深,韩进今天晚上带走的女人是我的妻子。”

    他就说了一句话,带子抬头神色复杂地看着他:“你想干嘛?我不知道韩哥把人带去哪儿了,他只是跟我说今天晚上有人跟我接应,让我出去一趟。”

    带子倒是坦白,什么都说出来了,脸上的表情也十分的诚恳。

    可是陆言深是什么样的人,带子今年三十岁,帮韩进做事六年,一身的皮,他一眼就看出来带子在避重就轻。

    陆言深面无表情地将手机放在桌面上:“你和韩进平时见面在什么地方?” 带子说了一个地址,低头看着那手机里面的画面,手指扣了扣自己的手心,抬起头看着陆言深的时候却是一脸的平静。

    “他下一步想要干什么?”

    听到陆言深的话,带子皱了一下眉:“我们的人已经被你们端了,我现在根本就联系不到他。”

    “你联系不到他,那你可能也联系不到你的老婆了。”

    陆言深说这话的时候,一双黑眸直直地压着他。

    带子这些年也接触了许许多多的人,形形色色,他披了一身的皮,在不同人的面前不同的样子,从来都没有怯过的。

    但是如今,被陆言深这么看着,他莫名地觉得心口有些发虚。

    他抿了一下唇,半真半假:“他之前说想要带林惜出国的,但是现在出不了国,那就很有可能是想要把林惜藏起来,引开你们的视线,他想办法离开L市。”

    陆言深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抬手对着手机屏幕里面女人的脸点了点。 明明是隔着屏幕,带子看着他的动作,脸色还是有些发白:“陆总,罪不及妻儿,我知道我是活不了的,韩哥也必定会栽的。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已经告诉你了,请你不要为难我的老婆,她好不容易才怀上一个孩子——”

    听到带子的最后一句话,陆言深眉头动了一下,他抬手将桌面上的手机收了起来:“最后一个问题。”

    “我知道的,我一定会说,只要你不要为难我的老婆。”

    陆言深当没有听到他的话:“韩进的另外一个心腹在哪里?”

    带子僵了一下,却被陆言深的视线逼得无处可逃,抿了一下唇,他开口说了一个地方。

    陆言深没有再说话,冷着勾了一年唇,转身走了出去。

    唐皓同一只怕陆言深在里面冲动,看着监控视频一只风平浪静,他才松了口气。

    看到陆言深出来,他上前看了他一眼:“你有什么想法?”

    “等。”

    唐皓同有些惊讶,他原本以为陆言深必定会翻天地找林惜的,却没想到,他现在说等。

    陆言深确实想要翻天将林惜找出来,但是L市是韩进的地方,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韩进要藏起来,他们就算找个十年,都未必能够找得到人。

    韩进按捺不住在今天晚上动手,显然他现在翻不出L市了。

    他们现在能够做的,只能将他的手脚一点点地斩了,逼他自己出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