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78 林惜,游戏开始了

    林惜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床上,房间里面很阴暗,她看不到阳光,只有不远处的一盏白炽灯在亮着。

    药效刚过去,她现在整个人还有些不对劲,手脚的力气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头也有些晕。

    “吱吖——”

    铁门被推开,进来的人和她预料的一样,是韩进。

    韩进之前给她的心里阴影太大了,看到来人是他,林惜下意识地缩了一下。

    他将她所有的动作都收尽眼底,走过去将手上的托盘放在不远处的桌面上,走到床边,手插在口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嘴角衔着笑:“又是我,惊喜吗,林惜?”

    林惜皱着眉,没有回答他的话:“你逃不掉的,韩进。”

    韩进笑了一下,将手从口袋里面抽出来,弯腰帮她解绳子。

    他解得慢条斯理的,一边解着一边说:“我说过了,你逃不了的,林惜。”

    他将她的话还了回去,低头看着她似笑非笑。

    韩进将她手上的绳子解了了,林惜跳下床,刚跳下床,她就发现不对了,自己脚上被他用铁链锁住了!

    她低头看着自己脚下的铁链,脸色白了一下,刚好这时候他抬头看着她,似乎很欣赏她的反应:“送给你的礼物,喜欢吗?”

    林惜被他看得心底发寒,身侧的手紧了紧,忍着恐惧:“韩进,你真是个神经病。”

    他笑了一下,不可置否。

    “我原本以为陆言深会把L市翻了来找你,倒是没想到,都一整天了,他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听到韩进的话,林惜有些心惊,她没想到自己居然一睡就睡了整整一天一夜。

    说完,韩进站了起来,“吃的在桌面上,你要是还想活着见到陆言深的话,我劝你还是吃点东西。”

    韩进这个人,捉摸不定,林惜不知道他这一次又想干些什么。

    他现在已经被圈在L市里面了,像韩进这样的人,他不可能忍受得住一直都在暗处的日子。

    可是都这个时候了,他居然还闹了这么多的事情,就是为了将她掳走。

    他不会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将她在这里困一辈子吧?

    仿佛猜到她的想法,下一秒,林惜就听到韩进开口:“你觉得,我把你在这里关一辈子,陆言深会不会疯掉?”

    林惜浑身一僵,脸色比刚才还要白了一点。

    她从前胆小怕事,后来跟了陆言深,只有别人怕她的时候,现如今,却被韩进三番两次吓得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看到她的反应,韩进直接就笑了出来,然后一边笑着一边往外面走。

    林惜的脚链不短,起码十五米长,整个房间她怎么活动都行。

    但是她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再逃了。

    她就算是有通天的本领,也不可能将这脚下的脚链给劈开。

    看到韩进走出去,她总觉得这一次韩进跟之前的前两次将她掳走不一样。

    她的内心十分的不安,因为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林惜忍不住开口叫住了他:“韩进!”

    韩进刚拉开门,听到她的声音,回头看着她:“怎么?吓到了,觉得跟着我比跟着陆言深好?”

    林惜看着他,总觉得韩进不一样了,她眉头皱了一下,直直地看着他:“你爱我吗,韩进?”

    她说得极其的慢,他听得一清二楚。

    听到她的话,他突然之间笑了起来,回身走到她的身边,低头看着她,桃花眼里面尽是笑:“爱啊,这样的话,你会跟我走吗,林惜?”

    他眼底的笑意收了起来,看着她让她有那么一秒钟的错觉,他是认真的。

    可是下一秒,他突然就笑了起来,抬手掐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了起来。

    意识到他的想法,林惜偏开了头。

    韩进的吻落在她的脸颊,他松了手,看着她的眼眸带了几分阴寒,但脸上却又是带着笑意的:“这么讨厌我啊?”

    他说着,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脸颊。

    林惜心口一颤,抬手拍开了他的手:“你不爱我。”

    他脸上的笑意收了,只有那桃花眼里面的阴寒:“你知道就好,所以——”

    说着,他顿了一下:“你安分一点儿,不然你死在这儿了,陆言深连你的尸骨都找不到。”

    说着,他转身就走了。

    这一次,他走得很快,铁门被他“哐”的一下带上了,巨响。

    韩进出了门没有走远,靠在墙上,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上面还有刚才落在林惜脸上的触感。

    他看了一会儿,突然之间笑了,笑着笑着,脸色突然又冷了下来。

    韩进走了之后,林惜研究了一会儿自己脚下的脚链,知道自己是没有可能打开的了。

    桌面上放着一碗粥和一碗饭还有两碟菜,林惜看了一眼,想到韩进最后的那一句话,还是过去把粥端了起来。

    吃完粥之后林惜绕着房间走了一圈,发现这个房间没有窗户,里面的空间大概四十平米左右,是一个小套间,沙发床什么都有。

    韩进晚上又来了一次,送吃的,这一次他倒是没有说些什么。

    林惜被关在这样的地方,就连时间都分辨不出来,她不知道白天黑夜,因为每一次韩进送过来的吃喝中都是粥和饭供她选择,她就连是什么时候都分辨不出来。

    为了怕自己不知时日,林惜数着韩进送餐的时间,大概分辨是白天还是黑夜。

    这样被关了两天之后,韩进这一次再进来,倒是没有立刻离开。

    林惜坐在沙发上,那脚链拖在她的身旁,十分的刺眼。

    韩进站在她跟前半米的位置,低头看着她:“林惜,还记得那天晚上我说过的话吗?”

    她抬头看着他,眉头皱了一下,一时之间没有想起来。

    他看着她突然之间笑了一下:“我说过的,跟我走还是看着陆言深死在你的面前,你选一样。不过看来,你选的是后面。”

    听到他的话,林惜大惊:“你想干什么?”

    他笑而不答:“你猜猜我想干什么?”

    “韩进,你已经逃不掉了,做这些有什么用?”

    她实在是不明白,他有这个闲工夫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为什么不用这样的时间去逃跑,说不定这个时候,他已经跑掉了。

    猜到她的想法,他之间开口:“我活了三十六年了,倒是没试过输得这么惨的,林惜。”

    他什么都输了,在陆言深这个男人的手上。

    林惜隐隐地觉得韩进要做些什么,可是她实在猜不出来,只知道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林惜,我跟你最后玩一个游戏。”

    游戏是什么,他没有说,看了她几秒,然后转身就出去了。

    “韩进!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在他的身后叫他,可他就好像没听到一样,直接关了门。

    这几天林惜吃的东西都没什么问题,所以午饭送过来的时候,她也没有想那么多。

    直到吃完饭,她才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时候,韩进推开门走了进来,低头解了她脚下的脚链,抬头摸了一下她的脸:“林惜,游戏开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