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79 林惜,真是可惜了

    陆言深接到韩进的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韩进给了他们一个地址,很明显,林惜在那儿。

    但是韩进也说白了,只能让陆言深一个人去。

    林惜的身上绑了炸弹,如果韩进发现来的人不仅仅是陆言深一个人,或者不是陆言深,那么结果可想而知。

    电话陆言深是外放的,听着电话里面韩进的话,沈寒和唐皓同他们的脸色都很不好。

    谁都知道,这一次如果再让韩进逃了,那么就真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韩进逃了。

    但是林惜在他的手上,韩进这个人,大家都知道,他说得出来,自然是做的到的。

    韩进没有等到陆言深开口,直接就把通话挂了。

    房间里面,沈寒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最后是沈寒开的口:“你打算怎么看?”

    他看着陆言深,显然是在问陆言深意见。

    林惜是陆言深的妻子,陆言深帮着他们这十年来,收集证据个方面,付出了许多的人力物力,林惜一个女的,这段时间也被他们带着进这件事情里面,受了不少的折磨。

    于公而言,韩进的话他们是不可能全听的,毕竟这一次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将韩进缉拿归案。

    这么说可能有些冷血无情,将林惜放置一个命如草芥的地位,可是这个世界上,总是要有人牺牲的。

    但是陆言深愿不愿意配合,这是很关键的一点。

    沈寒作为整个案件的主要负责人,他是最为难的。

    他和陆言深之间不仅仅是朋友这么简单,于私,他自然是希望林惜安然无恙的,可是韩进这一次显然是要鱼死网破,无论他们怎么选择,都不会是个好下场。 陆言深一直低着头,看着手机,沈寒说完话之后就没有人接话了。

    过了大概五六秒,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又抖动了起来。

    这一次是林惜的号在找陆言深,要求视频通话。

    陆言深抬手点了链接,手机很快就显现出林惜被手脚绑着,胸前绑了一排的炸弹,嘴被胶布紧紧地贴着,双眼紧紧地闭着,显然是晕过去了。

    从场景上看,林惜是在车的后排。

    很快,韩进的声音就从视频里面传来了:“陆言深,你可要好好想清楚了。”

    说完,他就把视频通话挂了。

    唐皓同看了一眼沈寒,犹豫了半响,才看向陆言深开口:“韩进现在已经情绪失控了,陆言深你一个人去,也未必能够平安地将林惜带回来,我们可以——”

    “我一个人去,给我两个小时,我会把追踪器放在他的身上,两个小时不管怎么样,行动随你们。”

    陆言深开口打断了唐皓同的话,抬头直直地看向沈寒。

    主要负责人是沈寒,现在就等沈寒开口点头了。

    “好。”

    他们都知道,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个人的利益,远远都只能被放在后头,两个小时是大家唯一的让步。

    陆言深的能力有目共睹,他既然保证了两个小时,那么他就给他!

    韩进挂了视频通话之后,林惜就醒了。

    这一次他给她下的药的分量并不多,林惜晕了也就是一个多小时。

    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缠了炸弹,她的手脚全都被绑住了。

    韩进在前面开车,车上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她下意识地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嘴上被胶布紧紧地贴住了,她根本就说不了话。

    林惜尝试想把绳子解开,但是韩进早就料到她会解绳子,所以绳结绑在了她找不到的地方,绳子缠得又是前所未有的紧和密集,她试了好几次,根本就没有办法松开一点。

    五分钟之后,她只能抬起头,狠狠地看着前面的韩进。

    大概是注意到她的视线,韩进回头看了她一眼:“醒了?”

    林惜眼睛都红了,韩进这一次真的疯了!

    她身上的计时表正“滴滴滴”地响着,车厢里面韩进不说话,就只有那响声,就好像是阎罗王来收命的声音一样。

    之前她是怕韩进,但是也仅仅是因为他阴晴不测不说,行事还狠戾变态,但是她心底却从来都不觉得他真的对自己下手的。

    可是如今看到身上的炸弹,林惜的恐惧前所未有的大。

    她不想死,没有人想死的!

    而且韩进这样子对她,想必是又要整什么事情。

    她怕死,更怕韩进对陆言深下手!

    仿佛猜到她的想法,他又回头看了她一眼:“你放心,今天之后,胜负出来之后,你就不用再提心吊胆了,林惜。”

    他说着,勾了一下唇,笑得让她心底发寒。

    “唔——”

    林惜的嘴被贴住了,说不了话,整个人不断地挣扎着,可是韩进这个时候已经不再管她了。

    车子开了半个小时才停下来,林惜看向车窗外面,发现是一个很稀松的山村,房屋分部得很宽泛,通进去的路还是黄泥路,都没有修水泥路。

    车子停在了一条窄道口,进不去了,韩进下了车,将她从车里面抱出来。

    林惜不断地扭着身体挣扎着,不说她的手脚都被绑住了,就算没有绑住,她的这点儿力气,韩进一只手就能压住了。

    她的挣扎无疑是蝼蚁撼树,根本就没有半分的作用。

    韩进低头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表情,那双桃花眼没有了眼镜的阻挡之后,里面的阴沉十分明显。

    林惜不过被他看了一眼,就觉得自己的后背开始发寒。

    “唔——韩——”

    她记得双眼通红,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个时候大概是正午两点多,韩进一点儿都不怕村子里面有人,就这么大大咧咧地抱着她。

    大概走了五分钟,林惜看到一栋平房。

    韩进抬腿将门踢开,里面守了两男人,看到他的时候点了点头。

    他将她一直往里面抱,然后放在了一个房间里面,将她放在椅子上坐着,跟前放了一台和房间极其不大的液晶电视。

    韩进抬手将她嘴上的胶布撕开,抬手摸了摸她发红的唇边,眼神有几分深沉:“林惜,真是可惜了。”

    林惜被他的动作弄得浑身发寒,嘴被解放了,她低头就咬在他的手腕上。

    他仿佛没有痛觉一样,睨着眼眸看着她笑,大拇指在她的唇上压了压,最后还是她败下阵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韩进!”

    说这话的时候,林惜整个人都在发抖。

    她落到他的手上,现在被他这样扣着,要是让陆言深知道……

    林惜甚至不敢想下去,韩进却残忍地撕开她的保护膜:“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吗?”

    他一句话,就将她打入地狱,整张脸都是僵白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