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82 林惜,回去!

    韩进去的地方离得不远,林惜越开越发现不对劲。

    握在方向盘上的手出满了汗,车厢里面,除了她急促的呼吸声,就是那绑在她的身上的炸弹在“滴滴滴”的声音。

    沈寒的电话打进来,林惜直接就挂了。

    看到韩进和陆言深的车的时候,她差点儿从车上摔下去。

    紧接着,身后传来了汽车的声音。

    林惜回头看了一眼,是沈寒他们。

    沈寒没等唐皓同将车子停下来,直接就从车上跳了下来,跑到林惜的身边,伸手拉住了她:“林惜,我不要过去,我让拆弹专家过来!”

    林惜回头看着他,伸手拽着他的手:“我不要,沈寒,韩进的目标不是我,是陆言深!他要拉着陆言深陪他去死,你松开我,让我上去!”

    她一直都不明白,韩进何必要多此一举,非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将她带走,拿她去威胁陆言深,却又要将她放下,没把她带过来。

    这一路上,她才想明白,韩进的目标从来都不是她,而是陆言深!

    他故意的,故意将她藏在陆言深看不到的地方,又故意通了视频。

    韩进这个人,自己得不到,也不会让别人得到;自己过不好,他也不会让累他的人过得好。

    他已经走投无路了,今天不过是他故意的,他就是要让她看着陆言深被他逼死!

    想到这些,林惜整个人都发颤,掰着韩沈寒的手越发的冷:“沈寒,我求求你,陆言深就在上面,他看不到我,他就被韩进骗去跳崖了!”

    沈寒知道事情有变,却没想到韩进今天是打算鱼死网破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林惜跟前的炸弹,还有半个小时,那上面每到十分钟急“滴”的一声提醒报时。

    他已经通知了拆弹专家了,可是赶过来最快也要二十分钟。

    而林惜说得很多,韩进就是仗着林惜在他的手上,而陆言深看不到,所以才会肆无忌惮。

    权衡利弊之间,林惜直接低头就咬了一口沈寒。

    沈寒吃痛,她拔腿就跑。

    唐皓同和沈舟然追上来,看了一眼他:“怎么回事?”

    沈寒看了一眼林惜已经跑远的背影,咬了一下牙:“让拆弹专家快一点!陆言深在上面,韩进也是,我们先上去!”

    林惜体育不好,跑步的气一直都不够,后来被陆言深拖着去跑步,耐力是好了,可是速度却没怎么提升。

    她活了这么长,第一次跑这么快。

    上路不好跑,又是小路,崎岖不说,下脚的地方一点儿都不平整,她摔了好几次,手心都已经破了皮了。

    可每一次她直接爬起来就跑,沈寒在后面追了几分钟才追上来。

    前面是一个半米高的小坡,林惜追着一旁的草,直接跃了上去。

    但是刚收了后面的一只脚,先踩上去的那一只脚下的泥突然松了。

    林惜猝不及防,整个人直直地往后摔。

    沈寒和唐皓同三个人刚追上来,看到林惜往后倒,沈寒和沈舟然上前就把人接住。

    林惜借着他们的力直接跳了上去,也没说话,就是往前跑。

    几个男人也没多说,沈寒他们是经过训练的,自然比林惜跑得快。

    看到陆言深的时候,他正跟韩进两个人在悬崖边上打着。

    陆言深冷着一张脸,看不出好坏。

    倒是韩进,他手上拿了一把刀,刀刃上有血。

    沈寒一眼就看到陆言深手臂上的伤口了,衣服被划开,但因为是黑色的衣服,那伤口并不是很明显,但是留心的人会看到正在滴血。

    二月末,正是草长莺飞的时候,脚下的草地绿油油的一片。

    那上面的血红色十分的刺眼,林惜刚跑上去,就看到陆言深手臂上滴落下来的血。

    “啧,人真是齐。”

    韩进抬头看了他们一眼,陆言深伸手将他手上的刀打下,他也没有挣扎,而是把手中的东西举了起来。

    陆言深的动作就生生地挺住了,站在他的跟前直直地看着他:“韩进!”

    他的声音低沉得仿若准备发怒的雄狮一样,而韩进却丝毫不怕,抬手抹了一下嘴角,看了一眼陆言深,视线落在林惜的身上:“林惜,我说过的,我说过的事情,我向来是会做大的。那天晚上你做出了选择,那今天我就把你的选择给你。”

    “韩进,把手上的遥控器放下!”

    沈寒他们都是当警察的,一眼就看出来他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能让陆言深在占有优势的时候停了手让韩进威胁,除了是林惜,也没有什么值得他这样做了。

    林惜也知道,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跟前的炸弹,抬腿向着韩进他们走过去,却被拿着枪瞄着韩进的唐皓同拦了下来:“林惜!”

    她侧头看了一眼唐皓同:“唐队长,你让我过去。”

    她就说了一句话,然后抬手推开唐皓同的手,直直地走向。

    可是韩进却不想让她走过来,反手将陆言深一推,直直推到了悬崖边:“林惜,我劝你不要过来。”

    林惜看着他的动作,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

    “林惜,回去!”

    陆言深的声音让她回过神来,她倒退了两步,隔着三米多的距离看着韩进:“韩进,你知道怎么样报复一个人才是最致命的吗?”

    她问韩进,可是却不给他开口的机会:“你以为你带着陆言深一起死,你就报复他了吗?不,你错了,你只不过是给了他一个痛快!”

    “林惜!”

    陆言深知道她要说什么,黑眸沉压压地看着她,示意她听话。

    林惜看了他一眼,视线又落回韩进的身上:“陆言深今天为什么会受制于你你也知道吧?因为我!你觉得比起你将他从这里推下去,会有你将我推下去,更让他痛苦吗?”

    她说着,不着痕迹地往前走了一步。

    沈寒拿着枪的手紧了紧,他们都知道林惜想要干什么——想将陆言深从韩进的手上还回来!

    现在的林惜比起刚才在山下显然冷静了许多,她的脸色是冷的,虽然白着一张脸,可是那双杏眸里面却十分的清晰。

    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她只有一个目的!

    “林惜!”

    陆言深几乎是怒吼地叫出来的,视线看着林惜,第一次,里面没有平静,没有黑色,而是寒戾的红。

    林惜没有看他,一直看着韩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