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83 我冷静不了,你放开我

    “哈哈哈——”韩进看着林惜笑了起来:“你们倒是有趣,都急着替对方死!” 林惜听到他的话,手颤了一下:“我是不想陆言深死,可是我说的也没有错!你不是说过,你没有得不到的吗?可是——”

    她说着,顿了一下,视线微微一偏,看了一眼陆言深。

    男人的眼眸里面是她从未见过的神色,林惜很快就转开了视线,压着自己心底里面的酸涩:“你从来都没有得到过我,韩进!”

    她的话音刚落,韩进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他还是笑着的,可是脸上却没有几分笑意:“激将法?”

    他说着,很轻地挑了一下嘴角,“你急什么林惜,你以为你身上的炸弹是假的吗?我不过是比你先走一步,你很快就跟上来了。”

    “拆弹专家已经赶过来了!”

    觉察到陆言深的变化,沈寒很快接了一句。

    韩进动了动拿着遥控器的手:“你觉得你们能够等得到拆弹专家吗?或者说,你们就那么有信心,你们的专家能把那炸弹拆了?”

    林惜听着他的话,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

    她以为自己过来,起码能够让陆言深从韩进的手上换出来的。

    她怕死,可是比起陆言深,她什么都不怕。

    可是她忘了,她现在比陆言深好不到哪儿去。

    韩进早就料到会这样了,所以将她和陆言深两个人的后路都斩断了。

    她想到自己逃出来的过程,整个人一晃,往后退了两步,不可置信地看向韩进:“你故意让我逃出来的?”

    “真是聪明!”

    韩进赞许地看着林惜:“我说过的,跟我走或者亲眼看着陆言深死。可惜了,你选了后者!”

    林惜真的慌了,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现在要我怎么做才放过他!我不要他换我,陆言深,你回来,我不要你管我!”

    她几乎失控,看着被韩进推到悬崖边沿的陆言深,她整个人都是发颤的。

    他身后不到半步就是悬崖了,韩进就在他的跟前,只要韩进一用力,陆言深轻易就被他推下去了。

    林惜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炸弹,有些歇斯底里:“韩进,你有本事就现在按了这炸弹,我还看得起你是个男人!你这样算什么,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你做的哪一件事情是光明正大的?你追求过我吗?你跟我说过吗?你告诉过我吗?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从一开始,就是处心积虑地接近我的吧?现在你说你给我选择,你给过我什么选择?你除了威胁陆言深,除了威胁我,你还会做什么?”

    她真的疯了,被韩进逼疯的!

    刚才还是冷静得和韩进互相算计的一个人,现在却歇斯底里地怒吼着。

    沈寒看了一眼沈舟然,他们想趁着这个机会靠近陆言深,起码在关键时刻,将人拉住!

    “继续说啊。”

    韩进看着她,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油盐不进:“你的时间也不多了,不过你放心,我和陆言深现在前面等你,这一次,我会先告诉你的。”

    他笑着,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带着几分痴迷。

    林惜被他的话一噎,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下意识地看向陆言深,他也正看着她。

    他们两个人现在就像是被压在行刑台上,头顶悬了一把刀,而绳子拉在韩进的手上,他们两个人都没有选择!

    脑袋是空白的,她想过很多种办法,可是韩进下了决心,要拖着他们一起死!

    她死了没关系,可是陆言深不能啊!

    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眼泪落下来的时候,林惜也半分不觉:“韩进,我求求你,你放过他吧。你到今天,哪一件事情不是你咎由自取?你的能力那么好,明明可以活在太阳底下,可是你自己选择了活在阴影里面,这个难道也怪我们吗?”

    眼泪越来越多,林惜抬手抹了一把,“我一直都记着我们在英国刚刚认识时的样子,可是你却一直告诉我,你不是那样的。你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让我恐惧,临到头了,你都没有让我好过。”

    说到最后,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

    她只希望,自己能拖延一点时间是一点时间,最好能够给陆言深找一个空档,让他可以从那样危险的地方走回来。

    她就那么一点点的奢望,可是韩进都不给她。

    “林惜,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人,你看到的不过是我的假象。”

    他挑着唇角,有些讽刺地应着她。

    话落,韩进的视线落向沈寒的方向,笑容有些讽刺:“都到了这个地步,你们觉得我还会放过他吗?”

    这个他是谁,在场的人都知道。

    “不要——韩进,你让他回来,我跟你跳下去,我和你一起死!”

    心就算是在油锅里面炸着,也没有现在这么煎熬。

    林惜觉得自己的呼吸都上不来了,她死死地看着韩进,生怕他一动手,就将陆言深推下去了。

    “林惜。”

    一直没有怎么开口的陆言深突然之间说话了,他看着她,眼底里面是从未有过的柔和:“听话,下山去。”

    他说得很轻,从未有过的。

    林惜拼命地摇着头:“我不要,陆言深,你答应过我的啊!”

    陆言深抿着唇,看了一眼沈寒。

    沈寒对他点了点头,陆言深收回视线,右脚微微动了动。

    “你们倒是情深义重,可惜了,没机会了。”

    韩进突然开口,说完之后,回头看了一眼陆言深:“陆总,黄泉路上有你陪着,我也认了!林惜,再见了——”

    “不——”

    “嘭——”

    韩进的话刚说完,沈寒就对着他开了枪,陆言深的反应很快,往前一步,扣着韩进的手将那遥控器抢出来往一旁一扔。

    韩进伸手腹部中了弹,在陆言深移位的时候他整个人往后掉,他的手扣着陆言深,林惜冲上去想要将人捉住,却什么都捉不到。

    沈舟然也捉不到,他们离得太远了!

    唐皓同更不用说,还没找到机会,韩进突然之间就动手了。

    “陆言深——”

    “林惜,好好活着——”

    空荡荡的山谷中,是男人高亢的声音。

    她下意识地往下跟着跳,被沈寒一把往后一拽:“林惜!你冷静一点!”

    “我冷静不了,你放开我!沈寒你放开我!我冷静不了!”

    她的力气前所未有的大,沈寒咬着牙才将人往后拖开,对着沈舟然:“沈舟然!快过来压着她!”

    唐皓同打电话让人下去搜救,变故太快了,谁都没有来得及做出准备。

    林惜被沈舟然扣住手,她跟前绑着的炸弹还有不到十分钟就要爆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