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86 我要去找他

    人在绝望的时候,身体的潜能会一下子爆发出来。

    林惜平时的时候力气总是比不上男人,可是这会儿,她整个人挣扎起来,根本就压不住。

    沈舟然咬着牙,拿出手铐将她拷了,然后将她的手扭到身后:“林惜,你冷静点儿!我们先把你的身上的炸弹给解决了!”

    “不——我不要,你放开我,你放开我啊!”

    她这一路上,在再苦再难,都没有这么崩溃过。

    “我们已经带人下去搜救了,林惜,你是陆言深用命换回来的,你冷静一点!”

    她实在是挣扎得太厉害了,沈寒和沈舟然两个人都没有办法让她跟着走。

    林惜听到沈寒的话,愣了一下,她勾着唇凉凉地笑了一下:“沈寒,你们放开我吧,让我跟着他下去吧,我不想让他一个人啊!”

    她的陆总啊,从出生到她到他跟前前,都是一个人的啊!

    沈寒跟沈舟然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直接就把人扛了起来,往山下走。

    “我带她下去,你带人下去山谷搜索,陆言深在韩进的身上放了追踪器,先找到他们掉下去的地方!”

    沈舟然看了一眼林惜,点了点头:“得,没多少时间了,你赶紧的!”

    他们都不敢废话,陆言深没出事还好,要真的出了事,要是他们还不能把林惜保住,那真的是对不起他了!

    沈寒扣着林惜往山下跑,刚到半山腰,拆弹专家也来了,视线往林惜身上的炸弹的计时器一看,还不有不到六分钟的时间。

    “沈队,麻烦你先撤离。”

    这里是山里面,人不多,也没有拉警戒线,但是拆弹专家还是不让他们其他人员靠近。

    沈寒没动,扣着林惜:“她的情绪失控了,我不能走了,走了你控制不住她!”

    林惜亲眼看着陆言深被韩进带着跳下山谷,她现在整个人都是奔溃的,身上的炸弹对她来说,还不如炸了才干脆,哪里会去配合让人把它给拆了。

    要不是因为她,要不是因为她身上的这个炸弹,陆言深根本就不用受那样的罪。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你看着自己的爱的人从自己的跟前受伤、死亡,更加的绝望。

    她所有的冷静都是在陆言深好好的前提下,可是现在,他怎么能好好的啊。

    那么深的悬崖,她光是看一眼,都觉得双腿发软。

    那么高的地方,她也想自欺欺人,可是这个世界上,不是谁都那么幸运,能够碰上奇迹的。

    “沈队,你这样——”

    拆弹专家有些不赞同,沈寒冷着脸:“少废话,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

    要不是陆言深,他们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够把韩进这个人给揪出来。

    他们蛰伏了将近时间的时间,他在明,陆言深在暗,不动声色间,陆言深到底做了多少,只有他知道。

    当初决定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做了必死的决心了,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出事的人回事陆言深。

    他能够理解林惜的心情,他现在也比不林惜好受,他认识陆言深快二十年了,他救过他两次,如今,他要是连他爱的女人都保不住,他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

    “林惜,你冷静一点儿,你不把这炸弹拆了,你怎么去救他!陆言深答应过你的事情,他一定会做到的!”

    也不知道是哪一句话掐中了人,被他扣着的林惜终于不动了。

    她闭着眼,人被按在那草地上,眼泪不断地从眼角流出来。

    沈寒在一线,见过那么多生死离别,却从未像今天一样让他痛苦。

    那计时器上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天色有些暗,拆弹专家将那炸弹的装置小心翼翼地拆开。

    眼看着还有两分钟,他冷静地将线分清楚,沈寒抿着唇,一张脸跟他的名字一样。

    林惜的双手在身侧,拽着身下草,咬着牙,双唇发颤得厉害。

    “等等——”

    沈寒看着专家准备动手,他不禁皱了一下眉:“韩进这个人奸诈得很,你要小心他会不会给你下了套。”

    他不怕死,他只是怕林惜出事。

    在场的,无论是沈舟然还是他或者是唐皓同出了事,他都没这么痛苦。

    陆言深当年选择从商,这些事情本来就不该和他有关系的,可是他还是掺和进来了,如今连林惜,都被带着进来。

    谁都可以出事,可是林惜真的不能出事!

    专家看了他一眼,又仔细检查了一翻,眉头一皱,手上的线已经换了。

    时间已经不多了,这一次,他很快就动手了。

    “滴——”

    计时器上的时间停在了29秒上,沈寒松了口气,松了松手:“林惜,好了,我们——”

    “滴滴滴——”

    他话还没有说完,那时间突然之间加快,林惜刚睁开眼,只听到“嘭”的一声,耳朵失聪了将近一分钟,她才反应过来。

    脸上和身上都是粉色的粉末,沈寒的脸也好不到哪儿去。

    觉察到被韩进玩了,沈寒抬手直接就将那所谓的炸弹从林惜的身上拉扯了下来。

    扯下来后,他抬手想扔,最后却想到要做证据,只好扔给专家:“收好!”

    说着,他将林惜拉了起来,“你怎么样?”

    林惜回过神来,大概是经过那么几分钟,她冷静了许多,只是开口的时候,几乎说不出话来:“我要去找他!”

    这个“他”是谁,沈寒自然是知道。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了,沈寒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好。”

    于公,他不应该带着林惜去找陆言深的;可是不管于公于私,他们都欠着陆言深和林惜的。

    如果不是林惜,他们不会这么容易收场的。

    韩进这个人,偏激得很,落网了,也要拖几个垫背的。

    如果没有林惜在,韩进的目光就不会全落在陆言深的身上了,他和沈舟然他们,谁死谁生都不好说。

    早就在出事的时候唐皓同就已经带着人到山谷底下找了,这天色一暗,搜救的难度就加大。

    根据追踪找到了追踪器,可是韩进没找到,陆言深也没找到。

    林惜跟着沈寒走了两个小时,山谷已经完全黑下来了,阴风阵阵,她一声不吭地找着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