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87 韩进,你赢了

    时间在这样的时候让人十分的绝望,连续四个小时的搜救,根本就找不到人。 沈寒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林惜,她的脸被吹得发红,头发凌乱,拿着手电筒一声不吭地找着,跟几个小时前那个歇斯底里的女人相比,这就好像是突然之间换了一个人一样。

    他滚了滚喉咙,想要开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换了他,在没见到人之前,都不会放弃任何的一点奢望的。

    沈舟然走过来,扫了一眼林惜,视线落在沈寒的身上,冷着脸摇了摇头。

    还找不到人。

    两百多米高的一个悬崖,这山里面还随时有野猪和狼,现在还找不到人,他们都不敢往深里面想。

    搜救的范围不断地扩大,来来回回,整个山谷都已经搜了一次,还是没有搜到人。

    晚上十点的时候,搜救时长已经超过六个小时,天飘起了雨。

    唐皓同也跑了过来,看着不远处抿着唇扒着草堆的林惜,“下雨了,她这样下去,受不了的。”

    林惜现在确实是受不了,她从一开始因为找不到人而隐隐抱着希望到如今的绝望,每经过一个地方,她都觉得自己的心口被人砍了一刀。

    疼,疼得让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雨飘了起来,她想到那个男人,生死不明。

    如果可以,她真的宁愿自己当初跟着跳下去了,也好过像现在这样的痛苦和绝望。

    “林惜。”

    沈寒走过来叫了她一下,她却仿佛什么都听不到。

    她其实现在整个人已经很不行了,一整天没有吃什么东西,早上的时候还被韩进下了药。

    在这山谷里面来来回回地徒手找了六个多小时,风吹过来,她就好像随时都要倒下来一样。

    可是她不能倒下来,她怕就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她就能找到他了!

    他答应过她,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他们生个孩子,然后白头偕老的。

    可是这件事情要结束了,但他却扔下她跑了。

    他怎么能又一而再再而三地骗她呢!

    他怎么能这样呢!

    “林惜!”

    见林惜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他忍不住伸手拉了她一下。

    沈寒其实没有用多少的力气,可是林惜整个人却晃了一下。

    那灯光映照下,林惜的脸红得有些吓人。

    他眉头皱了皱,刚想开口,却看到她抬头看着自己问:“沈寒,陆言深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是不是?他说要陪我白头偕老的,他明明说过的啊。”

    她的声音很轻,可是一开口,那眼泪跟着从脸颊流下来。

    沈寒一颗钢铁般的心,此刻却被她看得有些发胀。

    “林惜,我先送你回去,你放心,我会——”

    “不要!我不要回去!”

    她一听到他说要送她回去,整个人的情绪又开始高涨起来。

    说着,她抬手甩开他的手:“不要跟我说话了,我要好好找他,我有感觉,他在等我,沈寒,他在等我!”

    最后的话,她说得很小声,也不知道是在对他说,还是在对她自己说的。

    沈寒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说不出话。

    沈舟然看了林惜一眼,最后咬着牙转身跑远了。

    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有一个人是好受的。

    谁也劝不了林惜,也没有人有这个资格去劝她。

    他们当时拉不住陆言深,难道现在还不让她去找人吗?

    沈寒跟在林惜的身后,没有说话。

    接近凌晨,深谷里面的温度已经快降到零度了。

    林惜穿得少,可是她浑然不觉,举着手电筒一步一步地找。

    她找得很认真,但凡经过一个地方,看到有草,就一定会弯腰下去拨开来看看。

    偌大的一个山谷,她就这样一步步地去找。

    林惜晕倒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雨大了起来,稀里哗啦的,就好像是下冰雹一样。

    沈寒看着眼前的人晃了一下,他下意识地上前扶了一下人,却没想到她直接就晕倒了下来。

    他低头看了一眼林惜的脸色,顿时就发现不对了,抬手一摸,发现她的额头烫得很。

    他当机立断,直接就将林惜带走了。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搜到韩进,他还没有完全断气,送到医院的时候脑部有严重的淤血,身体多处骨折,就算醒过来,大概也只能一辈子在床上度过了。

    沈舟然和唐皓同还在山谷里面找人,韩进是被大风大雨从树上刮下来的。

    他当时摔下去的时候,应该是被一些树勾住了,缓冲了。他们在之前搜不到人,应该是挂在了树上。

    韩进没死的消息对他们来说有点振奋人心,陆言深没找到,说不定也是被挂在了树上。

    可是搜救人员冒着大风大雨搜了一次,都没有找到陆言深。

    唐皓同回去警局,沈舟然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四点多了。

    林惜体力不支晕倒了,还发着高烧,在病房里面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点滴,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沈寒去外面抽烟了,两个男人碰了头,没有说话,沈舟然接了跟烟,靠着栏杆抽了起来。

    将近十分钟,沈寒才开口:“还是找不到?”

    “嗯。”

    谁都不想多说一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们根本不知道林惜醒来之后,要怎么去说这件事情。

    可是林惜一直都没有醒过来,搜救队在第二天的早上八点多就撤回来了,因为一直下雨,天气太恶劣了。

    沈寒和沈舟然两个人自己带了装备进山搜索,连续两天,结果还是没有任何的撼动改变。

    不想放弃,可是却不得不放弃。

    两个人晚上回到市区,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医院,林惜还是没有醒。

    她的烧已经退了下来了,身体的各项指标都没有问题,她躺在病床上,面容恬静,仿佛只是在睡一场觉,只是这一次睡得有些久。

    已经一天一夜了。

    沈寒抬手摸了一把脸,夹了烟走到外头,风夹着雨,吹得他身上的夹克外套猎猎作响。

    陆言深找不到人,林惜昏迷不醒。

    这一场博弈里面,韩进成了完全的赢家。

    又过了一天,就连ICU里面的韩进都已经醒了。

    沈寒换了消毒服进去,站在他的床边看着浑身插着管子的韩进,脸上冷冽如冰:“韩进,你赢了。三个人里面,陆言深生死不见,林惜昏迷不醒,倒是你,还能睁开眼看人。”

    床上的韩进手似乎动了动,可是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就算是用尽了力气,也动弹不了半分。

    沈寒低头贴着他的氧气罩,直直地看着他:“两天了,林惜还没有醒过来,你满意了吗?”

    说完,他转身走了出去。

    门落下的时候,谁都没有看到,韩进的眼角渗出了一滴眼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