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88 如果他真的死了,我也不会活下去了

    林惜做了一个梦,梦里面陆言深站在那山谷下完好无事地看着她笑。

    她拔腿就跑过去,想要抱他,可是他却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的笑意收了起来,看着她的视线是冷的:“林惜,你又不听话了。”

    他的眉头微微地皱着,就好像是当初她在冬天的时候赤着脚在地板上来回走动被他发现之后的表情。

    她觉得自己眼眶都是热的,站在他的跟前几乎不敢靠近,“我以后都听话,陆总,我以后都会好好地听你的。只要你好好地回来,我以后——”

    “陆言深!”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人就不见了。

    林惜睁开眼,看着头顶上白晃晃的天花板,她直接就坐起了身:“陆言深!”

    沈寒推门走进来,看着床上的人,抬手按住了她的手:“林惜,你还在打点滴。”

    她已经昏迷了三天快四天了,这些天都是靠着营养液支撑的。

    听到沈寒的话,她怔忪了半秒:“陆言深呢?找到了吗?”

    她一开口就问陆言深,沈寒一句话都应不上来。

    见他不说话,林惜顿时就明白了,她侧头看了眼自己被扣着的左手,上面扎着针头,顶上的点滴还有半瓶。

    她伸手就想把那针头拔了,可是沈寒先一步觉察到她的意图,伸手扣住了她的手:“林惜,韩进找到了,还没死。”

    他的一句话,让林惜整个人都僵了下来:“你是什么意思?”

    “韩进找到了,现在在ICU。”

    林惜眨了眨眼:“那陆言深了?”

    沈寒抿着唇,沉默着。

    “我去找他,韩进都找到了,陆言深怎么可能找不到!”

    她看着沈寒,失控地叫着。

    沈寒怕她把针头弄掉了,只能死死地摁着:“林惜,你冷静一点,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了,快四天了!陆言深他已经失踪了四天了,我们已经找了一次又一次了,但是还是找不到人!”

    谁也不想接受陆言深出了事,可是又应该怎么去解释什么都找不到这个结果。

    他和沈舟然两个人到现在都还没有放弃去找人,就在两个小时前,他们都还是在山谷里面找着的。

    可是一次又一次,找不到人,就是找不到人。

    他抬起右手摸了一把脸,“林惜,我和沈舟然一直在找他,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会找到他的!”

    “我也想去找他!”

    林惜冷静下来,只是抬着头看着他的双眸里面全都是眼泪。

    沈寒自认自己并不是一个心热的人,这么多年了,女人的眼泪他见了没有一千也有五百,却从未有人像林惜这样的,让他心头又酸又涩的。

    “你的身体太差了,林惜!”

    他没有明说,但是不允许的意思十分的明显。

    “我只想找到他,沈寒,不管是生还是死,我只想找到他!”

    她眼睛一眨,眼泪就掉下来了。

    沈寒转开头,声音有些沉:“林惜,你应该理智一点,你不能先倒下来。”

    理智?

    她现在已经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够让自己理智下来了,她也理智过,可是过了这么久了,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沈寒还叫他理智,她怎么能理智!

    “外面下着大雨,你之前高烧到四十一度,你现在不能出去。”

    说着,他顿了一下,“如果你想见韩进,我可以安排你去见他。”

    林惜怔了一下,颓然地坐回去床上:“我要去见他。”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见他,就是想要去看看他。

    “我帮你安排。”

    她没有再说话,侧头看着窗外的雨:“他们还在搜救吗?”

    沈寒没有瞒着她:“两天前已经把人撤回来了,我和沈舟然还有唐皓同这几天都在找他。丁源前天带了人过来,一直在找。”

    一直找,可是就是找不到人。

    林惜闭了闭眼:“沈寒,他一直都是命大的。”

    “嗯。”

    有点自欺欺人,可是也总比真的绝望好。

    丁源是在陆言深出事的第二天带人到L市的,他一声令下,几十个人去山谷搜人。

    可是陆言深就好像失踪了一样,怎么都找不到人。

    听到林惜醒了,他从那边赶回来。

    丁源推开门的时候,护士正给林惜拔针。

    “陆太太。”

    这一次,他不再是叫她林小姐了。

    她和陆言深两个人的关系终于可以公之于众了,可是他现在却不知道去了哪儿。

    林惜抬头看了一眼丁源,回答得十分的艰难:“丁源。”

    丁源跟在陆言深身边这么久了,是下属,也是朋友,如今这样,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陆太太,陆总只希望你好好的。”

    听到丁源的话,林惜凉凉地笑了一下:“我挺好的。”

    如果死不掉也算好的话,那她真的是挺好的。

    丁源抿了一下唇:“我们的人一直在找陆总,这么些年,陆总碰到各种各样险恶的事情都没有事,这一次也不例外的。”

    明明知道是安慰的话,可是她还是像是捉着救命稻草一样:“他会没事的。”

    她低着头,默默地念着。

    丁源抿了抿唇,终究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转身退了出去。

    沈寒说安排林惜和韩进见面,大概是想要分散林惜的注意力,他很快就做好安排了。

    韩进现在已经从每天醒来一两个小时到四五个小时了,沈寒特意安排在韩进清醒的时候让林惜进去的。

    韩进还在ICU里面,不过医生说了,再过两天,韩进就能转到普通病房了。

    林惜在床上昏迷了三天四晚,虽然不至于弱柳扶风,但是整个人的状态也好不到哪儿去。

    韩进这个时候是清醒的,她进去的时候,他就睁着眼睛,直直地看着她。

    他不在笑了,那双桃花眼里面也没有了那些阴戾。

    可正因为这样,林惜更想抬手将他脸上的氧气罩拔下来。

    凭什么呢?

    凭什么这样的人还能够活着?

    就算是生不如死,他也不应该活着!

    林惜看着他,如他所愿,那猩红的眼眸里面全都是恨意:“韩进,你赢了。陆言深到现在都找不到,如果他真的死了,我也不会活下去了,所以,你赢了。”

    旁边的机器正“滴滴滴——”地响着,韩进看着她,眼眸在转着,似乎想说什么,可是他却什么都说不出口,林惜也不给他机会。

    医生和护士很快就进来了,这个世界上,就算你父母都恨不得你死,大概也就只有医生和护士想要你活着了。

    韩进被抢救了回来,林惜刚走出门口,人就往下一摔,沈寒过去扶了她一下。

    林惜重新站好,摇了摇手,什么都没有说,一步步地往前走去。

    十二天后,韩进用唯一能动的手将水果刀放在脖子上,在半夜用脖子夹着水果刀自杀,凌晨四点推进抢救室抢救,凌晨五点半宣布抢救无效死亡。

    (唉,想想韩进,觉得他也挺可怜的。幼年被人虐待,不到成年就被亲生父亲带去给生意伙伴性/侵。活了三十五年,唯一爱过的女人跟他说如果他的对手死了,她也不会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