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89 这都是他当初教她的

    人死灯灭,并不仅仅是四个字这么简单。

    韩进死了,所有的一切事情只能这样匆匆地落下帷幕。

    这一起长达十二年的缉毒终于结束,因为案件太大,地域跨度也大,犯案人员太多,这一起案件还没有一审就引起了广大的社会关注。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之内,被缉拿的二百三十八名毒贩各自被判了该得的刑罚。

    L市的三月天还是喜欢下雨,一直到四月份,才真的天晴下来,雨天一个月也就那么一两回。

    陆言深依旧是下落不明,但因为陆言深的身份特殊,他失踪的消息被掩盖了下来,但是A市却早已经掀起了云涌,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说陆言深已经死了,尸体被深山里面的野兽拖走了,所以才会找不到。

    林惜在韩进死了之后的一个星期突然之间就病倒了,被丁源强硬地带回去了A市。

    她的病十分的奇怪,各项检查都是正常的,可是她就是失眠、头疼,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她的体重一下子就降了十斤。

    陆言深早就在三个多月前,从A市到L市之前就已经把所有的准备都做好了。他大概早就想到有这么一天,所以财产和股份个方面,全都在之前就转到林惜的名下。

    但是林惜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打理陆言深的那些产业,陆言深从二十二岁那一年选择经商,一直到现在,十多年的时间,A市的盘根错节都有他,他的产业大大小小,几乎遍布G省。

    丁源也明白了陆言深当初临走时将他留在A市的想法,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帮林惜打理。

    传言传出来的时候,林惜还在医院里面,她想回去L市找人,但是向来唯命是从的丁源让人守着她,她被困在医院房间里面,半步不离。

    丁源也不是非要将她困在那儿,只是她是陆言深交代下来要照顾的人,所以就林惜现在的身体状态,他是完全不可能让她跑去L市的。

    他跟了陆言深这么多年了,现在陆言深出了事,不要说林惜不愿意相信,他也不愿意相信。

    丁源始终相信,有一天,那个男人会出现在他的跟前,像从前一样,问他林惜怎么了。

    L市那边他一直都派人去打听,也没有放弃在周边搜救。

    陆言深现在失踪了,很有可能是被人救走了。

    而A市这边,他要看好陆言深转到林惜名下的几间公司,还要照顾好林惜。

    他也有些分身乏术,所以有些时候,免不了会出纰漏。

    林惜闹了几天之后也安分了,她现在没什么想法,只希望自己能快点好起来,然后出去找陆言深。

    所以这些天她已经安分了许多,晚上吃完饭在坚守下到楼下的花园散了一会儿步,回去看了一个小时电视,然后洗澡就打算睡了。

    丁源给她安排的是私人医院,各项服务都好。

    她其实没睡着,对面门的一个男人不知道在闹什么,几个护士匆匆地跑进去检查哄人。

    她房间里面的灯已经关了,护士以为她睡着了,说话的时候没注意,就说了一句“以前觉得她配不上陆总,现在想想,她也挺厉害的,人都走了,偏偏她还坚持着不信,唉,换了我,早就绝望了。”

    人都走了。

    就这四个字,林惜一下子就睁开眼睛了。

    那时候晚上十点多,丁源接到林惜的电话顿时就赶去医院了。

    比起刚被沈寒和沈舟然压进来医院的时候,林惜这会儿仿佛恢复了正常,只是她脸上的温和和笑意好像全都不见了。

    “陆太太?”

    丁源敲了敲门,林惜直接就拉开门让他进来。

    她的脸色很冷,给他装了一杯热水:“最近A市有什么大事?”

    丁源跟了陆言深这么久,林惜和陆言深两个人在一块也好几年了,他对林惜自然也是了解的。

    最近A市里面的传言他当然听过了,已经让人去处理了,可是嘴长在别人的身上,他不能把别人的嘴给缝了起来。

    听到她这么一问,丁源掂量了一下,还是坦白了:“陆太太,我已经处理过了,这事情你不用管那么多——”

    “谁说的?人你查出来了吗?”

    林惜直接就断了他的话,一双杏眸直直地看着他。

    丁源愣了一下,有种错觉,这是陆言深。

    “刚查出来,人我还没有来得及去处理。”

    传得厉害的他自然是打压了,可是源头,他还没有来得及,也没想好要怎么处理。

    他跟了陆言深这么多年,陆言深对他不仅仅有知遇之恩,更有救命之恩,现在出了事,马上就有人编排陆言深,他自然不可能轻而易举就放过了的。

    这些年跟在陆言深身边,手段他不少,他想亲手去教训人,却没想到林惜先知道了。

    “我现在就要见人!”

    林惜十分的坚决,丁源一看,发现她的衣服已经换好了。

    她的脸色有些白,这些天林惜配合了,虽然头还是疼,睡眠也是不好,但起码精神气好了不少。

    他抿着唇,在衡量,林惜却不给他机会:“丁源,你叫我一声陆太太,这样的事情,你难道还想让我置之不理吗?”

    换了谁,都没有办法忍受别人这样妄议自己爱的人的生死。

    她在A市有权有利,为什么要咽下这口气?

    丁源没有再犹豫:“我马上让人去安排。”

    “不用安排,你带上几个人,我们直接去他家!”

    那人既然敢说出这样的话,就应该有胆量承受后果。

    林惜的底线是陆言深,可是现在有人踩她的底线,她手里拿了刀和枪,为什么还要让人踩?

    丁源愣了一下,但也没有多说什么:“那,我安排几个人,陆太太你稍等。” 林惜没说话,她站在那儿,跟一塑雕像一样,浑身上下都是冷的。

    陆言深不在她身边,她就把自己活成了陆言深。

    锱铢必较,有仇必报,这都是他当初教她的。

    丁源很快就安排好人了,上车的时候,他把资料递给林惜:“陆太太,这是白希希的资料。”

    林惜翻了第一页,脸色更加的难看,车厢里面的光线很暗,丁源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却能感觉到她降下来的气压。

    丁源收回了视线,让司机开快一点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