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90 更过分的还有

    不到二十分钟,车子就在一幢别墅前停了下来。

    晚上十点半,算不上多晚,也算不上多早,李家别墅还是灯火通红。

    李勤今晚刚应酬回来,喝了不少的酒,白希希刚给他喝了醒酒汤,人没完全反应过来,就看到丁源和林惜带着一堆的人闯进来了。

    白希希今年三十六岁,八年前白家和李家联姻,六年前生下一个女儿,四年前生了一个儿子,这段时间刚好女儿和儿子都在白家,她看到林惜和丁源的人进来,直接就尖叫了一声:“啊!你们干什么,大半夜的闯进人家的家里面,这是犯法的!”

    李勤今年四十,李家家境不错,却还够不上和陆言深打交道,勉强就和丁源有过那么几次的交集。

    他虽然是醉了,但也比白希希懂事得多,看到丁源带着人来,马上就意识到事情不对了。

    视线再落到林惜的身上,脸色更加不好。

    现在A市谁不知道,陆言深名下的所有财产都在林惜的名下,陆言深当初在这个城市什么地位,林惜只会过之而无不及。

    “丁秘书,这大晚上的,你和陆太太过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

    丁源刚想开口,林惜直接就对着白希希走了过去。

    林惜净身高一米六五,这两年跟着陆言深训练,虽然也是三十多岁的女人,可是身材紧致,丝毫看不出年纪。

    再加上她这一年多以来经历的事情,人都是杀过的,如今的眼神盯着白希希就有一种刀剑出鞘的冷:“谁给你说,陆言深死了的?”

    她这段时间身体不好,再加上被这样的传言气得不行,一开口,声音又低又沉,整个大厅的气氛顿时就凝固了下来。

    白希希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被林惜吓得脸色发白:“什么陆言深死了?这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老公,我——”

    “没关系?”

    林惜勾着唇冷嗤了一下,逼得白希希连连地往后退:“两天前你打麻将,自己说过的话,不会是忘了吧?”

    说着,林惜将手上拎着的资料一翻,面无表情地把那里面的字一字一句地读了出来:“嗨呀,我说你们是不是傻?陆言深的财产都到林惜的头上了,说什么出了意外失踪了,也就你们才信,我有个朋友上个月刚好去L市那边,听说尸体都被找到了。估计就是林惜怕压不住A市这边的公司,才编出来骗人的。”

    她念着念着,声音越念越沉,一双杏眸里面的冷意沾上了几分阴戾,白希希整个人都发抖,下意识地看向一旁的李勤:“老公,我——”

    “啪——”

    林惜直接就把那资料往白希希的脸上一甩,她的指尖在发抖,除此之外,丝毫看不出来她现在处于奔溃的边沿:“你拿个朋友说陆言深的尸体找到了?”

    说着,她抬手直接就扣住白希希的下巴,抬着她的头逼着她看着自己。

    白希希现在哪里还有当初造谣时的意气,看着林惜从未有过的恐惧。她发现,现在的林惜,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谁编排都可以的林惜了。

    她跟林惜是高中同学,白家的家境算是不错了,但是比起林家到底还是差了一大半。

    林惜家境好不说,人长得还好,是学校里面公认的女神。

    她们以前读书的时候也会编排林惜,但是林惜从来都是不管的,不管她们怎么说,她好像都那样,不屑一顾。

    她暗恋的男生喜欢的人就是林惜,年少的时候憎恨她,后来年纪大了,现在成家了,早些年听说林惜过得落魄,她心里面有种变态的畅快。

    林惜并没有得罪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林惜好过。她们那时候的女生里面,十个有九个都是这个想的,只不过一直到这个年纪了,还这么想不开的,就只有她罢了。

    后来又听说了林惜和陆言深的事情,见她在A市被陆言深护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再想想自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她老公李勤,连和陆言深吃顿饭都够不上,她心里面就一直暗暗地等着林惜倒霉的一天。

    等了几年,终于等到了,听说陆言深失踪了,她看不得林惜好,心里面更想陆言深死了。

    虽说陆言深就算真的出事了,在A市也没几个人敢真的动林惜,但比起从前,自然是差多了。

    况且造谣一张嘴,别人都对陆言深的事情讳莫如深,独独她,恨不得嚷嚷着让全世界都觉得陆言深死了。就算是没死,她也想让别人以为陆言深死了,那些看不过林惜的,赶紧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抱怨。

    她只是没想到,林惜没被人报到头上,就先来找她了。

    那话一字不差的,是她说出口的。

    她现在脑袋一片空白,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老公:“老公——”

    不管怎么说,白希希都是李勤的妻子,作为男人,但凡有点儿骨气的,都不能看着自己妻子被人这样欺负。

    李勤也算是有点儿骨气的,但是他刚想过去,丁源的人就拦下他了:“李总,你想清楚了,陆太太,是不是你们李家和白家得罪得起的。”

    丁源轻飘飘的一句话,李勤的脸色就白了。

    白希希更是整个人都软了:“我,林惜,我,我就是嘴贱,我没有别的意思——”

    “嘴贱?”

    林惜看着她冷笑:“成年人犯了错,是要承担责任的。你嘴贱也好,故意的也要,话从你的嘴里面说出去的,你就该受得住后果!”

    她说着,回头看了一眼丁源:“让人拿两桶冰来,准备一些蜡烛还有胶布!”

    丁源看了一眼身后的人,那人马上就去准备了。

    白希希不知道林惜想要干什么,但是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她被吓得直接就哭了出来:“林惜,看在我们同学一场,你,你放过我吧!”

    白希希顿时就哭了,林惜嗤了一声:“同学一场,你说这些话的时候怎么就没想着是同学一场?”

    “陆太太,你要的冰块和蜡烛准备好了。”

    林惜点了点头,接过镊子,压着白希希的手动了动,改为掐在她的两颊之间。白希希意识到她想干什么,要挣扎,丁源带来的人很识趣地就将白希希扣住了。

    林惜夹了冰块,直接就往她的嘴里面放。

    “呜呜——”

    白希希不断地挣扎着,林惜冷着一张脸,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

    一直放不下冰块,她让人拿胶布给她,然后封住了白希希的嘴。

    A市的四月不算冷,但是晚上也还有点余冬的温度。

    “你可以咽下去,你咽一块,我就加一桶。”

    林惜的话让白希希的动作停了下来,那冰块在她的嘴里面,冷得她整个人都发麻。

    林惜又让人点了蜡烛,将蜡烛滴在她的角边。

    白希希痛得拼命挣扎,可是被人摁着,她根本挣扎不了,她将求救的视线看向李勤,李勤额头上的青筋四起:“陆太太,白希希她虽然嘴贱,但你这样也太过分了吧?!”

    “太过分了?”

    林惜侧头滴着蜡的手顿了顿,侧头看着李勤:“更过分的还有,李总要试试吗?”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底一片的冰冷,李勤浑身一颤,不敢再说些什么。

    白希希是咎由自取,理亏在先,怨只能怨她,碰上了现在处于谁碰动谁状态的林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