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91 他只要好好地活着就好了

    见李勤救不了自己,白希希又将视线落向林惜的脸上。

    她已经不年轻了,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护肤品也抹不平的痕迹,现在整个人狼狈得很,站在林惜的面前,一如当年。

    明明大家都差不多的年纪,可是林惜看起来和二十五六的女人没什么区别,但是事实上,她们都是三十多了。

    她眼底里面有恐惧、哀求,林惜的杏眸里面除了冷,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情绪。

    这么多年来,她看得太多落井下石了。

    中伤她可以,可是中伤陆言深,她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白希希真的后悔了,林惜这一场教训持续了三个多小时,被放开的时候,她的嘴边上已经被蜡滴烫得皮焦肉损了,而一张脸,因为那一桶冰块,已经完全僵硬了。

    林惜气势冲冲地来,然后浩浩汤汤地走。

    李勤见人走了之后连忙把白希希送去医院,白希希的脸部神经被冻坏了,能不能恢复还不好说。

    第二天,林惜深夜带着人去李家教训白希希的事情传得到处都是,一天之间,那些关于陆言深的传言一下子就没有了。

    而就在这件事情之后不到半个月,白家和李家的公司都被打压得无法正常运作下去。

    一连窜的事情,A市稍微有点眼色的人都知道林惜这是在杀鸡儆猴。

    白希希的事情之后,“陆言深”这三个字成了A市的一个禁忌,就连媒体,都没有敢提半分的。

    林惜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了,她坚决要去L市,不管沈寒和丁源怎么样地劝。

    她有时候和陆言深很像,决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或许有人的,比如陆言深。

    可是现在那个能够把她劝下来的人现在下落不明,而她正是要去找她。

    谁都拗不过她,丁源最后安排了六个人护着她去L市。

    林惜每天在当初出事的那一片区走访,可是大半个月下来,依旧没有一点儿的消息。

    四月中旬一过,整个四月就很快过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够坚持多久,一天一天的,找不到人,怎么都找不到人。

    这些天她每天晚上都在做梦,梦里面也没有什么,就是想起当初陆言深被韩进拉着跳下去的时候对着她喊的那一句话。

    他让她好好活着,可是他不在她身边啊,她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好好地活着。

    四月底的时候一场雨打下来,林惜去了L市隔壁的城市继续找人,那时候她正在一个很落后的村落里面,稀稀落落的房子,雨打下来的时候,林惜和跟着她的人都没有地方躲雨。

    一行人生生淋了十多分钟,浑身湿透了,才勉强在一个独居老人的屋檐下躲雨。

    当天晚上林惜就发起了高烧,小村落什么都落后,跟着她的人带着她开了三个多小时的车才到镇上,找到医院直接就送进去抢救。

    林惜高烧不下,丁源第二天天还没有亮,直接就用直升飞机将人接回去了A市。

    一路上林惜都在说着梦话,嘴里面除了陆言深就只有一句:你答应我的啊!

    她发着烧,声音喑哑不清,可是一次又一次,丁源还是听清楚了。

    直升飞机里面,丁源抹了一把脸,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林惜是陆言深唯一托付给他的,如果连林惜都出事了,他不知道怎么对陆言深交代。

    林惜这一场烧,烧了整整一个星期,高烧了两天两夜,在医院里面断断续续低烧烧了五天。

    完全退烧下来之后,她也不再提去Y省找人的事情了。

    出院的那一天,沈寒和沈舟然两个人都来了,看到林惜的时候,两个人眉头直接一皱,张了张嘴,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罗荣生和王子立两个人一直不敢露面,这一次听说林惜高烧不断,才匆匆忙忙赶了过来。

    只不过那时候林惜昏迷在病床上,对两个人来了一点儿感知都没有。

    罗荣生在A市待了三天,林惜醒来之前走了,王子立还没走。

    她出院的时候,他带了一束百合给她。

    林惜看到王子立手上的百合,想到了罗荣生,双眸微微闪了一下,伸手接过,倒也没有说些什么:“谢谢。”

    这一场高烧之后,林惜整个人好像变了。

    病好之后的一个星期,她去了一趟普陀寺,回来之后家里面多了一堆的经书。

    她也不再提找陆言深的事情了,每天吃斋念佛,好像要遁入空门一样。

    五月的A市开始有些躁动了,丁源和沈寒他们从林惜家走出来,三个男人什么都没说,率先点了一根香烟。

    “人找不到了,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是不是应该让给陆言深办丧礼了?”

    长痛不如短痛,林惜这样子下去,她撑不了多久的。

    谁都不想接受这个现实,可是已经两个多月了,快三个月了,陆言深如果没出事的话,他就算是爬,也该爬回来A市找林惜了。

    陆言深的仇家这么多,当初出了事情,碰上任何一个,下场都不会好。

    这些三个男人都懂,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有这个勇气去跟林惜说。

    短短的三个月,林惜病了好几次,现在人瘦得跟竹竿似的,脸上的表情哀莫大于心死。

    她吃斋念佛,或许心底里面是念着陆言深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活得好好的。

    这一点点的念想,谁都不敢去断了。

    丁源狠狠抽了两口烟:“沈队,陆太太她的性格太拗了,这件事情,我到现在都没想到怎么开口。”

    丁源也不是没想过的,可是每一次想要提起来的时候,他就想起那一天晚上林惜往白希希嘴里面塞冰块的样子。

    大家都沉默了下来,这件事情,又一次不了了之。

    五月小长假一过,五月五号,林惜独自一个人飞去了佛光寺。

    第二天,她打电话给丁源,她要在里面带发修行。

    丁源接到电话,张着嘴,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

    林惜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她什么都做过了,她现在唯一想的是,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因果,那么她希望自己现在诚心向佛能够让那个男人可以好一点儿。

    他不回来也没关系,他只要好好地活着就好了。

    佛光寺不设收女弟子,林惜在山脚下租了房子,每天早上五点起来念经,然后七点吃完早餐开始上去佛祖前跪拜,中午回来,午睡一个小时,然后开始抄经书三个小时。

    每天都是这样,枯燥得如同一潭死水,就好像她的心一样。

    一直到五月二十六号这一天,夏天的燥热已经开始来了,清早出门的人多了很多。

    她穿着简单的长裙,头发就用发簪固定在脑后,披散了一半,面对偶尔有人的搭讪,她一声不吭地往前走。

    “林溪,你走这么快干什么,等等我啊!”

    女生娇俏的声音传来,嘴里面喊着是她的名字,她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就一眼,林惜觉得整个世界都鲜活起来了。

    (嗯,陆总回来了,但是出了点小状况,哈哈哈!这是第三卷,这一卷完了就全文完了,这一卷是高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