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92 不要再跟着我

    林惜就那样回头看着,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地掉下来。

    被喊住的男人觉察到她的视线,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视线转到林惜的脸上,黑眸如海。

    辛可妍在后头走得慢,赶上来发现眼前的女人回头就看着林溪在哭,心底有些不悦,上前想要拉住林溪,却被男人躲开。

    她有些讪讪:“走吧林溪,我哥在上面等你呢!”

    林溪收回视线,转身面无表情地继续往前走。

    林惜愣了一下,连忙抬腿冲上去想要将人拉住,可是对方的反应太快了,她的手只捉了一把空气。

    “陆言深!”

    她不可置信地叫着他,可是男人却没有回头。

    走在前头的林溪听到身后女人的叫声,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但是很快,他就收回思绪,默不作声的继续往前走。

    他人高腿长,脚下的阶梯对他而言形同平路。

    林惜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背影,整个人都在发颤,回过神来,连忙往前追上去。 三个多月了,每一次午夜梦回都是几乎要将她淹没的绝望,她真的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

    离开的人永远都是最洒脱的,被留下来的人生不如死。

    现在重新见到陆言深,林惜的脑子是空白的,唯一的一个想法就是不能让他走!

    就算只是一场梦,她也不能够让他走!

    她这一次看着他的手,那只手从前都是将她的手扣在五指之内的,如今垂在身侧,指节一如既往的修长。

    林惜看得眼睛都是热的,抬手就捉了过去。

    她这一次的动作很快,一下子就捉到了男人的尾指。可是男人的反应也非常的快,感觉到手上的触感时,他脸色沉了一下,抬手用力直接就将捉着她的手甩开。

    而在前面走着的辛可妍也忍不住了,走到林惜的跟前,勾着眼角十分有些睥睨:“你干什么呢?随随便便碰人家的男朋友,要脸不?”

    “男朋友?”

    听到女人的话,林惜的脸色白了一下,那生死重逢的喜悦一下子就被冲开了。 她抬着眼,一双杏眸里面沁满了眼泪,那盈盈的水光中全都是不可置信和痛苦:“她是你的女朋友?”

    林溪原本因为女人三番四次的触碰心底带着火,可是如今被她这样看着,不知道为什么,那心底里面烧起来的小火苗一下子就没有了。

    他从两个多月前受伤醒来之后脾气一直都很不好,辛可妍的哥哥辛可豪说他是他们辛家请的保镖,前段时间家里面出了点事情,他为了救辛可豪所以出了意外,昏迷了半个多月。

    林溪对辛可豪的这一份说辞保留态度,不说不信,但也不说全信。

    辛可豪大概是知道他不信,就将他以前的事情全都调查给他看,他亲自去问了一遍,确实没有错。

    但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如今碰到这个女人,被她这样看着自己问辛可妍是不是他的女朋友,他更觉得不对。

    很不对,他居然觉得有点难受。

    辛可妍看了一眼眼前的女人,她之前一门心思全都在林溪的身上,以为跟前的女人又是之前那些想要上来勾搭林溪的女人,所以根本就没有多留意。

    现在多看了一眼,不禁抽了一口气。

    她也是女人,可是看着眼前的女人,见哭成这个样子,心里面也跟着难受。

    辛可妍看了一眼林溪,他向来都是最烦女人的,可是如今看着那个女人,却默不作声。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心慌,连忙开口打断了这诡异的沉默:“林溪,快点!不然我哥哥又得骂我了!”

    辛可妍的声音生生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对视,林溪收回视线,也没有回答林惜的那一句话,转身走之前就扔了一句话:“不要再跟着我!”

    他说这话的时候,周身的冷意,任是谁都不敢轻易地靠近。

    林惜整个人一晃,只觉得自己双腿都是发软的。

    看着男人和女人一步步往上走的背影,她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了。

    那个,从前只会将她看进眼底里面的陆总,如今的眼底,却没有半分她的存在。

    意识到这一点,林惜所有激烈的情绪如同被当头一棒。

    八点多的天还没有燥热起来,林惜拿出纸巾擦着自己脸上的眼泪,看着那渐渐走远的背影,咬着牙抬腿往上跑。

    她到寺庙的时候,男人和女人的背影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林惜也不急,三个多月了,她每一天晚上醒来之后都是歇斯底里的绝望,如今看到人好好地站在自己的跟前,她除开一开始的激动,现在冷静下来,剩下的全都是感恩。

    她从前不信神佛,可是如今,她信了。

    她说过,只要他好好活着就很好了,至于他到底还爱不爱她,还记不记得她,她真的,已经不敢有再多的奢求了。

    吃斋念佛了这么久,那个一直被念着的奢愿,如今终于实现了,她现在更需要做的是去还原。

    她一如既往地在佛祖面前跪拜,然后见了方丈,捐了五十万的支票,下山的时候一边往下走一边给丁源打电话。

    丁源正从达思出来,就接到林惜的电话,眉头一皱,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连忙按了接听键:“陆太太?”

    他现在,已经习惯地喊她陆太太了。

    林惜以为自己的情绪一直克制得很好的,可是她一张嘴,却没想到眼泪直接就摔下来了,声音哽咽不清,半响,才挤了一句话:“丁源,我看到他了——”

    就这么一句话,却已经耗光了她所有的力气。

    林惜不得不站下来,停在那门口,抬手咬着自己的手,浑身都在发颤。

    辛可豪刚打完电话,回头刚想找辛可妍,人没找到,就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素色衣服的女人拿着手哭得不可自抑。

    他挑了一下眉,刚想收回视线,却发现女人整个人突然晃了一下。

    那披肩的长发藏着的一张脸露出来,脸上净白无妆,一双杏眸盈盈水光,配着那发白的脸色,竟让他有几分晃神。

    他刚才没看清楚人,如今瞧见了,才发现,是这么一个美人。

    辛可豪挑了一下眉,难得有一回善心,上前递了一张手帕。

    林惜刚挂了电话,眼前就出现一张深蓝色的手帕。

    她抬起头,对上男人褐色的双眸,脸上的表情有些凉,往后退了一步,没有说话,自己从包包里面拿出手帕纸,擦脸上的眼泪。

    被人拒绝了,辛可豪不可置否地笑了一下:“我不是坏人。”

    他说着,收回了手帕。

    林惜将纸巾捏在手心,抬头看着他:“抱歉。”

    她没有多说,侧开身就抬腿往前走。

    辛可豪收回手插进口袋里面:“小姐,你要去哪儿?我刚好也要出去,送你一程?”

    “哥,你又看上了哪个美女了?”

    他刚说完,辛可妍就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林惜看了一眼眼前的女人,刚想拒绝,最后却改变了主意:“我要去国贸。”

    她说完,也不说别的,就这么看着辛可豪。

    (没有具体查过寺庙所在的地方,虽然名字真实,但是本文的所有城市都是虚构,请不要代入现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