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94 真是不要脸

    “你好,林先生,听说你的名字读音和我一模一样,我叫林惜,珍惜的惜。”

    她走到他的跟前,收了伞,伸出手,看着他的眼眸就好像浸了水的棉花,又湿又软,能泡着人的心。

    林溪看了一眼她的手,女人的手很好看,骨节纤细,匀称有肉,有那么一瞬间,他想伸手过去捏捏。

    但他不太喜欢招惹女人,只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然后越过她迎着雨幕走了出去。

    林惜看着他的背影,抿了一下唇,不知道怎么就笑了。

    仿佛是听到她的笑声,男人的脚步有一丝的停顿,只是不明显,很快,他就接着步伐往前走。

    第二天一大早,辛家迎来一个意外之客。

    丁源昨天接了林惜的电话之后,马上就派人来这边调查了,很快,结果就出来了。

    人是陆言深,只不过是如同林惜说的那样,他失忆了,谁都记不住,就连自己是谁都记不住。

    林惜不想他来打搅陆言深,她这么说,自然是有她的打算,他过来不是来打扰陆言深的,只是来给辛家打个预防针。

    辛可豪去过好几次A市,只不过没有和丁源打过交道,陆言深也只是闻名而不见。

    如今看到丁源,他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两个人都是浸润商场多年的人,你来我往之间,话都是在客套的,可是暗地下的意思已经在谈陆言深的事情。

    陆言深当初出了事,因着仇家太多,丁源找人的动作也不敢太大,但是但凡有一点儿交情的,他都已经摆脱下去了。

    陆言深的消息能瞒下来,辛家在R市的地位可见一斑,他们找人找了三个多月,全都因为辛家,现在辛可豪轻描淡写地把责任全都推在了一个失忆的人的身上,丁源肚子里面憋了一股火。

    不过他跟着陆言深十几年了,多少是学会了他的不动声色。

    “丁总,你也说了,陆总他向来都是不听人言的,他要留在这里,也不是我们能够做决定的。”

    丁源冷笑:“辛总说得不错,也就是说,陆总要走的话,也不是你们能做决定的。”

    他这一回一点面子都不给,辛可豪脸上的笑容收了收。

    脸皮没撕破,不过也差不多了。

    从辛家出来,丁源打了个电话给林惜。

    林惜刚从货架上拿了一瓶黄豆酱,看到丁源的来电,一边侧着头夹着手机一边过去挑蔬菜。

    两个人没聊多久,林惜挂了线,又买了其他的东西,然后去结账。

    出来的时候依旧是一个人,手上除了一个包包,什么都没有。

    她远远就看到买烟的男人了,这一次,她没有走过去,隔着不到十米的距离,衔着笑直勾勾地看着他。

    她的视线太过明显了,林溪没有办法忽视。

    他将烟放进口袋里面,抬头只看了一眼林惜,就转身走了。

    六月的风有些热,傍晚的霞光十分的好看。

    林溪靠在阳台的栏杆上,手捏着香烟,他低头看着,视线落在那掉在地上的烟丝,突然想起今天下午那个女人看着自己的眼神。

    手上的动作大了一点,他觉得风太热了,进了屋里面。

    落地窗没有关,隔壁家的饭菜香味太浓了,林溪看了一眼桌面上刚送过来的外卖,突然觉得没有胃口。

    “扣扣”

    门突然被敲响,他眉头动了一下,人却没有动。

    门外的人仿佛料定他就在这里,又敲了一下房门。

    林溪起身去开门,脸上的神色十分的冷。

    一开门,就看到女人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前,手上端了两碟菜,尽管用保鲜膜包住了,但是他还是能够清晰地闻到那香味。

    “没吃饭吧?刚做的,林先生试试?”

    她抬着眼看着他,眼角微微地勾起来,十分的撩人。

    他第一次这么渴望吃一样东西,但是女人眼底的意思十分的明显,林溪脸色又沉了一分。

    “嘭——”

    门被他直接关上,林惜被声音震得发丝飘了飘。

    她也不恼,将手上的两碟菜放在他的门前,又敲了敲门,“菜我放门口了,你要是不吃,就扔了吧。”

    男人比她想象的还要难搞,林惜第二天出门买菜的时候,发现那两道菜一如既往地放在门口。

    她摸了摸鼻子,想到当初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让她和他在一起,不禁勾着唇笑了起来。

    林溪昨晚半夜出去的,隔壁屋子的饭菜香味让他吃不下外卖,半夜辛可豪找他,出门的时候他看到地上放着的两道菜,这么热的天,难得还没有馊。

    不过他只是看了一眼,就走了,昨晚的事情不大,在辛家吃了个早餐才回来,刚从楼梯口出来,他就看到女人低头在笑。

    这个时候没有人,就她一个人,她显然不是故意笑来勾人的。可是他看着,觉得心头的燥热就好像外面发狠的太阳一样,有点浪。

    林惜很快就觉察到身后的人的注视,她回头看了一眼,见到来人是他,眉头微微一挑,眼底是毫不掩饰的惊喜:“吃早餐了吗,林先生?”

    后面的三个字她仿佛是含了水说出来的,字正腔圆地被她放慢速度,落到人的耳朵里面,就跟凉冰冰的波子棋滚进来一样。

    她太过自然了,林溪收回视线,开了门径自进了屋里面。

    走了二十三楼,不累,就是身上都是汗。

    他直接就将身上的T恤脱了,往一旁的衣篓一扔,进去浴室开了冷水。

    冰凉的水从头顶下来,林溪体内的燥热却比刚才还盛。

    这个女人真是要命。

    林惜又一次被关在门外,她也不在意,将地上的两碟菜捡了起来,端了回去。

    之后的一日三餐,她都不厌其烦地做了双份,只是男人一如既往。

    从前是他一步步往她的身边走过来的,林惜虽然知道他冷硬难靠近,却不知道,真的这样的难以接近。

    时间一下子就晃到了六月中旬,这天越发的热。

    听到辛可妍的敲门声时,林惜第一时间就拉开自己家的门走了出去。

    她穿着一套灰色的家具服,长发挽在身后,素颜寡淡,眼神轻飘飘地往辛可妍的脸上落下去,视线却冷得很。

    辛可妍看到林惜的时候,脸色僵了一下:“你怎么在这里?”

    林惜没说话,就这么直直地看她。

    辛可妍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被看得有些发虚,她用脚踹着门:“林溪,你给我开门!我有急事找你!”

    门打开,男人穿着黑色的运动裤和黑色的短T恤,手抵在门边上,手臂上的线条一下子就将林惜的视线抢了过去。

    她的眼神毫不掩饰,辛可妍看到,脸色有些青:“真是不要脸!”

    (这一卷基本上都是高甜,宝宝什么的都是这一卷,算是交代细枝末节,如果不想看,其实昨天晚上就可以当成结局了,意犹未尽,也算不错。两人的开始不太好,所以我想在这一卷让林惜倒追,看着陆总跟自己较劲,也挺有意思的,作者想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