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95 谢了啊,林先生

    听到辛可妍的话,林惜只是勾着唇笑了一下,然后环着手靠在自己的门边上睨着眼前的一男一女。

    林溪的脸色很冷,视线在林惜的身上扫了一眼,然后落在辛可妍的身上:“什么事?”

    那双黑眸里面写着不耐,辛可妍被他看得心口一跳:“这里不好说,我进去说。”

    说着,她要往里面走。

    林惜听着,不禁轻笑了一声。

    男人抬头看了过来的同时,飞快地往后退了一步,将门挡在了辛可妍的跟前,意思很明显,不让她进去。

    “这里说。”

    他面无表情,根本就不给辛可妍半分的余地。

    辛可妍铁青着脸,不能对着林溪发火,就将矛头指向了林惜:“你都是喜欢偷听别人说话的吗?”

    林惜的脸上的笑容没有变:“这里是你家?”

    她一句话,辛可妍脸色越发的难看。

    而等着的男人显然已经没有耐心了,“没什么事就回去。”

    他说完,显然是要关门。

    可是辛可妍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连忙伸手拦了进去。

    要不是男人的动作快,她的手早就被那门给夹青了。

    “有,有事!”

    林溪看着她,不说话,但是眼神里面的意思很明显。

    辛可妍咬着牙,到底还是把自己过来的意思说了:“下个星期我生日,你会来吧?”

    “不一定。”

    男人的话音刚落,门直接就被关上了。

    辛可妍站在那儿,愣了一会儿,半响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她想到一旁的林惜,转过头想要把火气发泄在林惜的身上,却没想到,回应她的,同样是“嘭”的一下,关门声。

    辛可妍的脸色很不好看,林溪给她脸色看就算了,凭什么林惜这个女人还给她脸色看?

    但是人已经进屋里面了,她这个时候就算是再吵再闹也只会丢她自己的脸。

    跺了一下脚下的高跟鞋,辛可妍青着脸走了。

    回到辛家,辛可妍的气还消不下来,把手上的杯子直接就扔了,刚好被回来的辛可豪碰上了。

    辛可豪虽然宠妹妹,但他不是无脑宠,辛可妍这种矫情无理的行为,他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杯子得罪你了,要摔了它这么狠?”

    听到辛可豪的声音,辛可妍脸色变了变,火气消了几分,却还是没有完全消。

    她抿了一下唇,“我心情不好。”

    辛可豪扯了一下嘴角,抬手拉了一下自己跟前的领带:“看出来了。”

    “那个林惜是什么来头?”

    哥哥三番四次提醒她不要对林惜乱来,这是她今天受了气也只是跺跺脚就走的主要原因。

    可是一想到今天那个女人在笑自己,辛可妍就没有办法咽下去。

    听到她提到林惜,辛可豪的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她不是你能碰的人。”

    见自家哥哥的脸色不对,辛可妍语气也收敛了几分:“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哥你要这么忌讳她?”

    辛可豪抬眼看着她,冷笑了一下:“她是林溪户口本上的配偶。”

    他一句话,辛可妍的脸色就白了。

    “不——不可能,他明明——”

    辛可妍不信,或者说不是不信,她只是不死心,怎么可能!

    她观察过林溪,他手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戒指的痕迹,如果他结过婚,怎么可能会连戒指的痕迹都没有!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们的关系也好不到哪儿去!

    辛可妍想到这里,心又松了一下。

    就几秒,辛可豪就将自己妹妹的心思完全看明白了。

    他兜头就给她泼了一盆冰水:“你不用想了,这几个月,你见过林溪眼睛落在哪个女人的身上?”

    这一次,辛可妍是如坠冰窟了。

    她怎么都不可能忘记之前林溪看到那个女人时的神情,虽然还是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他的视线却在林惜的身上停了好几秒。

    这是从未见过的,就连她,林溪最多就是看一眼,多一秒都没有。

    这个事实,让辛可妍无法接受。

    而那搅乱一切的始作俑者此时此刻正在宽敞的大厅里面起起伏伏地做着俯卧撑。

    来来回回已经做了三百多个了,却不见他的眉眼动一下。

    林溪想到刚才,女人倚在门口看着自己笑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头有些痒。

    他加快了上下的速度,不让自己继续想这件事情。

    七月份一来,夏天已经走到中间了,城市的街道间就好像是蒸笼一样。

    林惜连续给林溪送了半个月的饭之后,她就收手了。

    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不能太惯着。

    她现在也不再是一天到晚都在屋子里面守着隔壁男人的动静了,重新开始了三天回去一次跪拜和抄经书。

    林溪现在出门已经看不到门口放着做好的饭菜了,他没吃过一次,可是现在看不到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收了地上的视线,他抬腿往前走。

    电梯就在前面,进去的时候,他往自己隔壁的门看了一眼,什么动静都没有。

    男人的眉眼动了一下,脸色沉如水。

    这座城市已经连续一个半月没有下雨了,一场倾盘大雨下来,林惜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从出租车下来,她走到门卫室的下躲雨,来来往往的车辆,有好心的业主停下来问她需不需要帮忙,她都摇头拒绝了。

    夜色渐渐降临,黑色的越野车开进眼底,林惜眉眼一动,抬头直直地看了过去。

    越野车里面的男人注意到视线,偏头和她对视了一眼。

    外面的还是斜风大雨,林惜仿佛没看到一样,抬腿径自走了过去拦在了他的车前。

    雨一瞬间就将脸和头发打湿了,林溪看着拦在自己车前的女人,食指微微曲了曲。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不到一分钟,林惜整个人就湿了。

    “嘭——”

    巨大的关门声,男人撑了伞下车,看着她,脸色很冷:“上车。”

    林惜达到目的,杏眸敛着笑意:“谢了啊,林先生。”

    说着,她一点儿都不客气地钻到他的伞下,刚想往他的身边靠近,他却躲她如瘟神,身体往伞外一站,把伞撑在她头顶,却愣是没有让林惜碰到半分。

    林惜挑了一下眉,不再做小动作。

    上了车,林惜一点儿都客气:“林先生,有毛巾吗?”

    林溪看了她一眼,没动。

    见他不回答自己,林惜干脆自己找,然后真的就让她在后车厢里面翻出一条深蓝色的毛巾。

    林溪看到她手上的毛巾,眼神动了一下,林惜看着他,勾着唇笑得特别的开心,拿着毛巾开始擦自己身上的雨水。

    那毛巾有些湿意,一看就知道是刚才被用过的。

    那上面是男人浓烈的味道,林惜的手颤了颤,她眼眶一热,双手紧紧地捉着毛巾放在腿上,侧着脸看着窗外的大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