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496 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林惜回去洗了个热水澡,上身随意套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修长白皙的双腿上就穿了一条白色热裤,然后从冰箱里面开始翻食材。

    一个小时后,晚上八点的时间,她抬手敲响了自己家隔壁林先生的门。

    这一次,她不再像之前那样,敲了门,把饭菜放下就走,而是一直敲门,一直敲。

    林溪从书房出来就听到接连不断的敲门声,他脑海里面闪过一张脸,一个多小时前,那一张在大雨中看着他笑的脸。

    他眉头动了动,接了一杯水,仰头喝了一半,才过去开门。

    门被拉开,只有三十厘米左右的宽度。

    林惜看着他笑:“林先生没吃饭吧?刚才多亏你送我回来,我刚做的,一个人吃没意思,不如——一起?”

    她说话的声音又轻又软,一双杏眸沾着笑意直直地看着他,那白衬衫领口下的锁骨若隐若现,随着她说话的时候起起伏伏。

    林溪捏着门的手指紧了一下,下一秒就要关门,可是手腕却一紧,女人的手直接扣在他的手腕上。

    “礼尚往来啊,林先生!”

    她微微仰着头看着他,眉头眨了一下。

    林溪一分神,女人已经走进来了。

    他看着她的背影,那衬衫下不知道有没有穿裤子,只是那一双大长腿十分的抢眼。

    林溪走进去,刚想开口赶人,对方已经把东西放下,然后擦着他的肩,进了他的厨房,翻着他的餐具。

    十分钟后,餐桌上坐了一男一女在用餐。男的面无表情,女的双眼含笑,时不时抬头看对面的男人一眼。

    一顿饭不用半个小时就完了,林溪一起身,女人已经开口了:“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说着,留下一桌子没收拾的餐具给林先生。

    林先生看着女人拉开门离开了自己家,然后回头看着自己跟前的餐具,深黑的眼眸里面竟然染了几分笑意。

    林惜关了门后,人抵在门背上,抬头看着玄关上的天花板,直直笑出了声音。 陆言深虽然失忆,可他的脾气,跟没失忆前,倒是一点儿变化都没有。

    他向来都是对她,吃软不吃硬的。

    原本以为他什么都忘了,从前的那些招数一点儿用都没有,却没想到,他就这么默不作声地纵容了。

    想到自己刚才转身拿餐具时的紧张,她不禁摸了摸自己的掌心。

    没有人知道,她紧张得全是汗。

    陆言深他油盐不进,已经一个多月了,林惜在他的身边始终还是个他一眼都不会多看的路人,说不急,那是不可能的。

    更别说,那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辛可妍。

    想到辛可妍,林惜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的短信,回头把安全锁落下,进去换了一套睡衣。

    虽然这一天林惜终于进了男人的屋子里面,但她也没有借着这一次的机会得寸进尺。

    又过了两天,林惜去买菜,刚从商场出来,她就看到刚买完烟的男人。

    “林先生。”

    她推着商场里面的购物车,里面装满了东西,杏眸直直地看着他,眼底是和那一天进他家时一样的笑容。

    林溪摸了一下手上的烟盒,她又一次开口:“我买了不少东西,能帮忙搭把手吗?”

    东西确实不少,有点儿绅士风度的男人都会帮忙的。

    可惜林溪不属于那一类男人,只是奇怪的是,女人这一次倒是没有了那一天大雨拦车的固执,见他转身走,她一身也不吭。

    很快,林溪就明白了,他一回头,就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走到她的跟前,将购物车里面的东西一袋袋地拿了出来。

    两个人的关系似乎不错,女人手上就拿了一小袋的东西,其他全都到了男人的手上。

    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女人对着他扬了一下眼角。

    如果他没有理解错的话,这应该是在挑衅。

    一直到走远,确认陆林溪听不到了,沈寒才开口:“他看起来,还不错。”

    林惜脸上的笑容收了几分,“嗯。”

    两个人虽然是朋友,但都是因为陆言深,林惜和沈寒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坏体。

    沈寒这一次过来,无非是想要确认一下陆言深。

    当初那样的事情,不说林惜,他也没有办法接受。

    如今看到人好好地活着,沈寒这数月来的阴郁终于消散了几分。

    男人和女人一边说一边笑,一直到小区门口。

    林溪撕了烟盒,从里面拿了一个香烟,捏在手指间,连续掐断了好几根,他才抬腿往前走。

    水性杨花的女人。

    隔壁又传来饭香了,自从那一天吃过那个女人的饭菜之后,林溪发现自己这一天的胃口有些不太好。

    最近的天气越来越热了,他将胃口不好的原因归在这上面。

    早上七点不到,天就已经很亮了。

    这个时候的太阳还没有盛起来,阳光还是暖洋洋的,并不热。

    林溪刚跑完步回来,从安全楼梯出来,刚一抬头,就看到一前一后走出来的男人和女人。

    女人抬头看到他,脸色有些生动,抬着手没有半分的生疏:“林先生,早啊。”

    林溪视而不见地开了门,门关上的时候,他听到男人问女人:“还难受吗?”

    大清早的,男人问女人还难不难受,正常人都猜到昨晚发生了什么。

    他将门关得巨响,扯下脖子上的毛巾就进了浴室,开了冷水让它兜头淋下来。

    他看着跟前挂着的深蓝色毛巾,想起那一天,女人上了车问他要毛巾,他不开口,她径自就去翻,然后直接就用他用过的毛巾擦着自己身上的雨水。

    林溪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一双黑眸里面烧了一把火。

    他抬手将花洒关了,出去接了一大杯的冷水往下灌。

    不管用,心里面的那一股邪火还是烧得无比的旺盛。

    他将杯子放下,开了跑步机,又开始跑了起来。

    林惜昨晚偏头痛发作,这病是陆言深出事后落下来的病根,之前她每天晚上都疼好几个小时,后来几天疼一次,后来偶尔发作一次。

    很不巧,昨晚她就疼了起来。

    她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没疼了,却没想到昨天晚上突然之间发作,止疼药已经吃完了,大半夜还是沈寒帮她去买的。

    电梯门关上,沈寒看了一眼被关得巨响的门,笑了一下,“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林惜勾着唇,笑而不语。

    她今天要去寺庙,沈寒也去还愿,两个人一起去。

    林惜在山下有房子,一天来回三个小时,太累了,她就在山下住下了。

    第二天她去跪拜了,才拦了出租车和沈寒回去。

    沈寒的假不多,能抽空几天过来已经不错了。

    林惜将他送去机场,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她懒得做饭,随意在外面找了一家面馆。

    “林惜。”

    她刚推开门从面馆出去,突然之间被男人叫住。
Back to Top